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30章 声色犬马

第30章 声色犬马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01 14:29:04
晚上七点多钟,  司机一路向西,开进k市出了名不夜区,传闻里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娱乐场。

        宁沏第一次光顾这里,  以前他只从同学口中听说过,  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向往这种热闹的场合,周洛然等人每每提起,  都是一副欲罢不能的表情。

        他透过车窗好奇地看着街道旁浓妆艳抹的新潮男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  好像太朴素了点。

        顾彦明一如往常的高定西装搭配镶了钻石的袖扣,典型上流人士的扮相,  他坐在顾彦明身边,比起金丝雀,更像个小助理。

        这样正好,  要是他被包装成千恩万宠的金丝雀,  反而要感受旁人异样的眼光。

        宁沏再次转头望向窗外,  五颜六色的光影在眼底掠过,  映出的唯有几分好奇,顾彦明无声看着他的侧脸,  见他这么平静,  被带来这种地方都没感到不安,表情难免有些复杂。

        不知道该说宁沏单纯的没脑子,还是因为太相信他。

        顾彦明倒宁可宁沏吵闹些,  而不是一味的配合,此刻宁沏表现的越温顺懂事,他才越不甘心失去这个调教了一年玩具。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一间陈野名下的大型酒吧,  怎么看都不是正经聊工作的场合。

        酒吧一间三层布局的夜场,  一层是普通的夜店,  二层是贵宾所在的半透明ktv包厢,透过玻璃能将一楼的风景一览无遗,甚至能看见一些穿着宽松的客人胸前的风光。

        三楼则是一些空房间,美其名曰为醉酒的客人提供住宿条件,实则方便于酒精催化下荷尔蒙激发的男男女女来一段露水情缘,整套服务体贴又周到。

        陈野所订的包厢在二楼,晚上九点,宁沏跟在顾彦明身后迈进包厢,再次见到了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包厢里除了陈野,还有一个年纪大约十□□的男孩子,长相很是妖冶,远远看去,竟隐约透着几分游绮的影子。

        宁沏微微睁大眼睛,进门后看了一眼陈野,之后几乎都在盯着男孩瞧。

        陈野不会和顾彦明一样,是个单恋游绮的变态吧。

        陈野懒散靠在沙发上,男孩半靠在他怀里,少年人的体格软得像没有骨头,瞥向宁沏的眼神开始带着好奇,见宁沏一直盯着他,又挑衅似的盯了回去。

        “呦,可算来了。”陈野毫不留恋地推开怀里的少年,灼热的目光定定落在宁沏脸上。

        宁沏尚未察觉,顾彦明却皱起了眉,下意识挡了一下,陈野挑了挑眉,表情反而更愉悦了。

        他玩味道:“小顾总,都带来了还舍不得?看来之前给你伺候得不错啊,养多久了?”

        顾彦明没理会他的戏谑,带着宁沏在一侧沙发坐下,陈野一双手肘撑着大腿,凑近继续打量宁沏。

        “今天比上周脸色好看多了,长得真是标志。”说着话,他突然转头掰过身边男孩的脸,之前还觉着姿色不错,对比之下,瞬间就差了点滋味。

        男孩被捏着下巴,又被嫌弃的甩开,表情有一瞬间的难堪,下一秒便垂头遮掩了起来,这些有钱人都不晓得尊重人,宁沏同情地看了男孩一眼,却没多嘴说什么。

        他恐怕自身都难保。

        顾彦明完全没把闲杂人等放在眼里,在外仍是那副笑面虎的模样,不痛不痒地应付了一句。

        “我们会所的服务生长得都不错。”

        陈野似笑非笑:“你确定他是个服务生?”

        顾彦明反问:“不然呢?”

        陈野哼笑了声,也懒得和他辩驳,顾彦明对游绮那点心思圈子里人尽皆知,养个小情人也畏畏缩缩不敢承认,让他很是看不上。

        “呵,那让你家服务生来服务服务我。”他朝宁沏招手:“先把酒倒上,上次有人捣乱没喝成,这次是不得你敬我才说得过去?”

        陈野一见面,果然立刻给了他个下马威,报复会所他没喝的那杯酒。

        男孩很有眼色地倒了两杯酒,和会所那天一样,是淡黄澄澈的香槟。

        宁沏坐姿僵硬,下意识看向顾彦明,见顾彦明点了点头,心中有些失望。

        晚上白准备晚餐了,一点效果都没有,冷血!

        宁沏试着推辞:“对不起,我不太会喝酒。”

        陈野嘴边仍挂着笑,只是笑容渐渐转冷:“我有问你会不会?”

        宁沏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事是过不去了,一边祈祷喝完就结束,一边默默端起了酒杯去碰陈野的杯子。

        然而陈野却没动,反而示意他身旁的男孩端起杯子喝了,用这小小的举动来告诉宁沏,我请你喝酒是给你面子,给脸不要脸就是这个下场,敬我你都不配,以此让他认清不过和男孩一样就是个玩物。

        不管陈野怎么想的,宁沏自己可没那么认为,喝酒的对象从陈野变成男孩,他还稍微松了一口气。

        对方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喝光了,说明里面应该没加什么东西,宁沏慢半拍地喝了。

        喝完,他看向顾彦明,用眼神询问:可以了吧?他今天的任务应该完成了吧?

        让他再次失望的是,顾彦明明明和他对上视线了,却丝毫没给他回应,英俊成熟的面容满是冷硬之色,好像他又做错了什么似的。

        宁沏怀疑是因为刚才那句推辞,让顾彦明也觉得丢了面子。

        这些人总是这么难伺候,一个不顺心就甩脸色。

        他刚放下酒杯,陈野忽然说:“再给他倒上。”

        男孩顿了顿,一言不发地倒酒,酸溜溜的目光穿过额前的碎发直刺宁沏,宁沏嘴角抽了抽,怎么还没完没的喝。

        顾彦明仍旧没说话,看样子是默许了,宁沏端起酒杯,捕捉到男孩嫉妒的目光,有些纳闷。

        他问:“你要一起吗?”

        这眼神,好像很想一起喝的样子。

        男孩一愣,以为宁沏在反讽他,恼羞成怒地端起酒杯,仰头喝光后一抹嘴,挑衅瞪向宁沏,像是在说陈总不过多让你喝一杯,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想喝就喝!

        这种玩具之间‘争风吃醋’的戏码一向是上位者的最爱,陈野含笑看着这一幕,没有斥责男孩擅作主张,这是他前两天刚找来的玩物,新鲜感还没过。

        宁沏被瞪得不明所以,隐隐感觉和对方脑回路可能不在一条线,慢吞吞喝光了酒,第二次放下杯子,陈野竟然又说了一句:“满上。”

        “”

        酒里的确没下东西,对方打算以量坑人。

        顾彦明看向陈野,嘴角的笑容淡的微乎其微:“陈总,别把小孩子吓坏了。”

        陈野示意男孩倒酒,端起男孩的酒杯抿了一口:“我偏要呢,顾总,你管的有点宽啊。”

        打从宁沏进了包厢开始,陈野便将对方划分为自己的所有物了,连带看顾彦明这个前主人都很碍眼。

        顾彦明笑容凝固,他垂下眼,眼中飞快闪过一抹阴鸷,接着缓下语气说:“今天不是要聊合作的事,事情还没谈妥,这就是陈总的诚意么。”

        陈野冷笑道:“再让他喝一杯就聊,顾总真是恋旧,刚喝几杯酒而已就变脸了。”

        他着重强调了‘刚’字,注意到顾彦明竟因此而青了脸色,不由真生出了趣味。

        用宁沏来交换合作,在陈野看来也是顾彦明占了便宜,顾彦明决定的还算果断,没想到事到临头,看着怪舍不得似的。

        他算是看透顾彦明的人之一,顾彦明在没任何背景的前提下爬到今天的位置,心肠必然阴狠狡诈,如今竟然也会为了个玩物变脸,简直就是一大奇景。

        隔音很好的包厢一时陷入安静,透明的玻璃墙外是一楼闪烁灯光下热烈舞动的人群,却缓解不了室内紧张的气氛。

        宁沏眼观鼻鼻观心,他只用听顾彦明的,顾彦明不应承,他就当听不见。

        两人僵持的功夫,他甚至走起了神,妖艳男孩注意到他涣散的瞳孔,顿时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

        要是两个大佬为了他互不让步,他早乐开花了好不好!宁沏怎么这么淡定,这时候不应该茶言茶语几句缓和一下气氛,再不动声色地向双方暗送秋波,争取两手抓么?

        一场无声的战斗最终以顾彦明妥协落幕,宁沏被迫喝了第三杯酒,他没忘叫上男孩一起,放下酒杯时,白皙的双颊已经染上了一抹红晕。

        喝完酒,他朝自己的‘废物’老板请示:“顾总,我想去下厕所。”

        顾彦明还没说话,陈野先拧起了眉。

        宁沏打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是副淡定空白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清楚自己的处境还是有恃无恐,陈野经验丰富,光从他拒绝喝酒的举动就断定这不是那种毫无性格的玩物。

        担心到嘴的小鸭子趁机跑了,在顾彦明答应后,陈野对男孩说:“你跟他去,看紧点。”

        声音毫不掩饰,不光男孩能听见,宁沏也能听见。

        顾彦明轻笑一声,提醒道:“陈总,这是你的店。”

        陈野不为所动,他的店也架不住有些性子烈的直接翻窗跳楼,以前不是没有过前科。

        宁沏和男孩相继走出包厢,反手关上门,宁沏左右望了望长长一条走廊,天花板上很隐晦地架了几个监视器。

        “厕所在哪里?”他问男孩。

        男孩出了包厢就拉下了脸,双手插兜,很不耐烦地指向左侧:“麻烦死了。”

        宁沏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虽然他觉得这个人奇怪,但不影响他打听消息。

        他边走边继续问,语气寻常的好像两人多熟似的:“你来过很多次吗?”

        “关你什么事!”男孩呛了回去,呛完又意识到这是个宣告地位的机会,改口说:“对啊,陈总带我来玩好几次了!”

        “哦”

        “你哦是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新来的就可以跟我嚣张!”

        宁沏脚步顿了顿,拐进厕所后没有进去,他径直走向盥洗室,镜子里映出张嫣红一片的脸。

        他酒量还算不错,但很久不喝,冷不丁喝下三杯,身体上仍出现了反应,不过紧接着在他脸旁又冒出一张更红的脸,男孩明显比他不胜酒力,不止脸红,说话都有点大舌头。

        宁沏打开水龙头,手心沾上冰凉的水流,扑了扑发烫面颊说:“我不是新来的。”

        男孩脑袋的确有点发昏,但理智犹存,听到宁沏狡辩,他嗤笑一声,屁股靠上洗手台边。阴阳怪气地讥诮道:“得了吧,陈总看你那眼神恨不得当场把你吃了,你唬谁啊你。”

        宁沏忽然转过头,一脸严肃:“你也这么觉得?”

        男孩一怔:“啥?”

        他其实也感觉出了不对劲,那个气氛与其说是陈野把他叫来找面子解气,更像是逗弄一个新得的玩具,顺便向顾彦明示威。

        顾彦明不会是打算违背协议,把他卖了吧?

        宁沏敛眉沉目,思考起顾彦明违约的可能性,但他想不明白卖了他的理由。

        且不说人能不能用金钱衡量,三年一千万在宁沏看来已经很值钱了,哪里会想到陈野财大器组,直接拿几个亿的合作来定义他这个普通男大学生。

        而且他也不晓得陈野是个比顾彦明更变态的变态。

        在他思考的时候,旁边酒精上头的男孩也在盯着宁沏思考。

        和宁沏不一样,男孩已经认定了眼前这位是来和他争宠的新人,他是自愿跟的陈野,就是吃这口饭的,所以开始瞧见宁沏才会提起境界,因为宁沏一看就和他装号,长得又是他不具优势的小白花款,有钱人都喜欢外纯内骚的反差感。

        可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认命了,看着看着,他竟然也开始觉得这家伙长得真赏心悦目,难怪陈野眼珠子离不开。

        陈野喜好特殊,今天肯定要吃到嘴的,晚上说不定要玩三,而且有些金主就喜欢在旁看戏。

        男孩不自觉朝宁沏凑近了一点,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目光渐渐迷离起来。

        “喂”他叫了宁沏一声,声音有点喑哑:“反正已经这样了,要不然我们先熟悉一下。”

        宁沏这时拿出了手机,准备实行紧急方案。

        他其实不是很慌,如果顾彦明真想卖了他,协议都作废了,更别说什么保密协议,他肯定和顾彦明鱼死网破,把顾彦明找他当游绮替身的事昭告天下,第一个就告诉游绮,到时候还不知道慌的是谁。

        但眼下还不确定,宁沏在以此威胁顾彦明和暗戳戳联系游绮之间犹豫,万一顾彦明没这个打算,前者就相当于自爆,相比之下,后者要稳妥一点。

        他飞快做出决定,编辑一条短信发给游绮。

        【07:半个小时之后如果我没给你打电话,你能不能来帮我一下?我用一个秘密交换。】

        他算是看透了,资本主义只能被资本主义打败,就像顾彦明在陈野面前伏低做小一样,会所那天,陈野被游绮摔了一脸扑克牌,屁都没敢放一个。

        编辑完消息,他读了一遍,感觉没什么感情,游绮个抖s不一定会搭理,又在后面加了个‘求你’。

        宁沏又读了一遍,感觉这次差不多了,便打算发过去,之后再加一个兔子表情包,没等按下发送键,腰间突然缠上一双细白的手臂,有人从后抱住了他。

        “?!”

        他手一抖,一身寒毛炸起,手机啪叽滑落进了洗手盆!

        镜子里,男孩尖细的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被他发现后一点也不慌张,反而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几根手指暧昧地在他腰腹间搔刮了两下。

        “你抱起来好舒服啊。”  w  ,请牢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