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42章 身兼数职

第42章 身兼数职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02-14 00:02:09
套话是个技术活,  但庄绵扬不负所望,自己就接着话茬说了下去。

        他唯恐童工误会顾彦明和游绮的关系:“童工啊,你可别多想,  游哥和顾彦明关系是复杂了点,  但还没复杂到你们这种地步。”

        “”

        宁沏放弃解释了,  等庄绵扬叫来服务员加上一套餐具,  不客气地点完单后,才问:“我和顾彦明哪复杂了?”

        “不复杂么?”庄绵扬有点讶异,很快了然道:“也对,你本来就没把他当回事,不过有段时间来往还挺密切的。”

        宁沏喝东西掩饰无知:“是么,什么时候,  忘了。”

        “高中那会儿他天天跟着你啊,  你忘了?对了,当时大家都说,  游家打算给你养条狗呢。”

        “噗咳咳咳!”

        庄绵扬说得轻描淡写,宁沏却是吓得不轻,险些被红酒呛到!

        什么叫养条狗?

        财经杂志有一期专门刊登了顾彦明的人生经历,  顾彦明深得游氏赏识的开端,  要源于他大学期间给游氏集团的邮箱发的简历。

        简历很优秀,  更优秀的是顾彦明附带了一份对集团未来发展规划的建议,内容深刻而合理,  因此才被注意,否则他一个本科生根本拿不到游氏的offer,这足以说明顾彦明的优秀,  而且任职期间,  顾彦明又成功拿到了硕士学位。

        但听庄绵扬的意思,  顾彦明被录用,不是因为他足够优秀,是因为游老爷想给儿子养条狗?

        脑中想起顾彦明的霸总气场,宁沏简直惊呆了!

        庄绵扬啧啧感叹:“伯父应该是想给你培养个得力副手,从小培养忠诚度那种,可惜看人的眼光不行,顾彦明这白眼狼翅膀一硬就飞了,养不熟!”

        如果抱着给游绮培养未来副手的心思,比起高学历多经验的老油条,尚未毕业的顾彦明确实是更好的选择。

        一张年轻的白纸,单纯好掌控。

        宁沏勉强想通了,接着用老办法套话:“你觉得他为什么飞?”

        庄绵扬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端起来喝了口,借此瞥了好几眼对面的‘宁沏’,眼神黏糊糊的,写满了可惜。

        “不知道啊,我也纳闷,我还以为他打算这辈子赖在游家呢,毕竟他不是咳,那个啥你么,难道游伯父生病后和他说什么了?”

        宁沏追问:“说什么?”

        “我瞎猜的,游哥,顾彦明没告诉你为啥辞职?”

        “”

        游绮本人说不定真知道为啥,然而宁沏只能继续喝酒,假装没听到。

        顾彦明在游氏工作四年,期间经历过不少大事,包括游老爷的离世,游老爷离世后,顾彦明便离开了游氏,庄绵扬的猜测倒不是空穴来风。

        宁沏瞥了眼对面仍在走神的游绮,接着打探:“对了,游咳,我爸生病时,是顾彦明在照顾?”

        事情太过久远,庄绵扬回忆了好半天:“不算吧,他接管了几个大业务,白天在公司,晚上去跟伯父汇报情况什么的,我探望时撞见过几次。”

        很不确定地说完,庄绵扬才问:“游哥,你当时在国内吧,你不知道?”

        “忘了。”

        庄绵扬嘀嘀咕咕:“你记忆力不是很好么?没少和我翻旧账”

        宁沏凉飕飕横了他一眼,庄绵扬非但没吓到,心跳还漏了一拍。

        游哥瞪他这一眼,感觉多少有那么点娇俏?

        奇了怪了!

        庄绵扬摸摸额头又使劲揉眼睛,没发烧也没眼花啊。

        另一边,宁沏其实想问问当初顾彦明和游绮具体的相处模式,但作为‘游绮’,就很难问出口。

        纠结之下,他瞥向游绮,正对上一双探究的目光,游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神,问:“好奇?”

        当着本人的面套话,宁沏有点尴尬,下意识否认:“没。”

        “没有你问什么,我就在这你去问他?”

        “我没问。”

        “嘴硬。”

        庄绵扬一句也听不懂,但不妨碍他近距离围观。

        今天的游哥又和平时不一样,童工咄咄逼人,游哥没发火不说,气势上还明显被压了一头,谈恋爱也太神奇了吧。

        庄绵扬不想围观,他想加入!

        “游哥,你们在说啥啊?你还没解释呢,为啥和童工吃饭,还有周四那天咋回事啊?你去英雄救美了对不对?”

        游绮看向庄绵扬,宁沏太了解他了,一个表情就知道他要骂人,赶紧在桌下踢他。

        你别乱来!

        宁沏用眼神警告。

        开始很犀利强硬,对视两秒,游绮表情越来越冷硬,宁沏又一点点软化了下来,心里吐槽着麻烦,闭了下眼,再睁开时便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你别乱来,求你了。

        片刻后,游绮烦闷撇开视线,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算是妥协了。

        “走了,他买单。”

        不骂人,游绮就懒得再废话,他起身就走,宁沏赶紧跟上,两人相继离开,突然得庄绵扬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了,人都没影了!

        白吃了庄绵扬一顿饭,宁沏心里过意不去,离开餐厅后讪讪道:“这样不好吧”

        餐厅在二十层,右侧是下楼的电梯,游绮走在前头,步伐极快:“哪不好?”

        宁沏:“就是突然丢下他付钱。”

        他和庄绵扬实在不熟,也没什么交易往来,因此有种占了人家便宜的感觉,可游大少爷显然不理解小平民的斤斤计较,反问道:“他付不好,我付就好了?”

        宁沏想说aa,但转念一想,餐厅是游绮选的,要不是游绮搞事,这顿昂贵的晚餐根本不用吃,就把话噎了回去。

        算了,就该他付!

        他没说话,游绮就当他默认了,但买单这种事最能彰显亲密性,越不熟才会越客气,宁沏这样一点也不客气地推给他,意外让他挺受用的。

        毕竟,养兔子不就是这么养的么。

        傍晚时分,两人回到游家,在管家讶异的注视下,宁沏轻车熟路地去了客房。

        幸好他周二没课,明天不用旷课,老老实实待一天,等着换回来就行。

        没什么事做,宁沏便先洗了澡,从浴室出来,屋里多了个不速之客。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

        和顾彦明相处一年,宁沏习惯了家里随时被人闯入的不

        适,几次交换后,他竟渐渐习惯了用别人的身体洗澡,以及游绮的不请自来。

        几米之外,游绮正斜靠在沙发上看书,发梢湿润,显然也刚洗过澡,他刚从浴室出来,那双水汽氤氲的双眼懒洋洋望了过来。

        “洗完了?”

        “嗯。”宁沏含糊应了声,想了想,也挪到沙发坐下,好奇问:“你在看什么?”

        游绮动作一顿,他只是拿本书做样子,根本没看进去,于是合上书封示意宁沏自己看。

        封面上印着一串外文名,是本他没读过的名著。

        距离身体恢复还有将近二十四小时,宁沏想着,总得找点事情打发时间,便礼貌问:“游绮,我能去书房拿几本书看吗?”

        游绮瞬间了然:“想打发时间?”

        “嗯。”

        “上次不是自己锁了一天么,这次用打发时间了?”

        宁沏眨巴着眼睛,只当没听见。

        这话没法接,上次是太生气了,这次虽然也生气,但多少麻木了,再说跟这大少爷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

        等半天没等到狡辩,游绮一脸无趣地说:“书房就在隔壁,自己拿。”

        宁沏‘哦’了声,去书房找了两本感兴趣的书,挑了十分钟才回来。

        回到客房,游绮仍慵懒靠躺在沙发上,安逸得就像在自己房间,淡淡瞥了眼他手里的书就收回了视线。

        宁沏犹豫了片刻,走到沙发坐下,自顾自看起了书。

        在游家,他总没法赶游绮走,好在刚八点钟,他也不急着睡觉。

        客房里安静异常,时不时响起书页翻动的声音,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分不清是谁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五分钟后,宁沏轻声问:“你和顾总关系不好么?”

        游绮翻了页书,连眼皮都没抬:“别提他。”

        “刚才在餐厅,你不是说可以问你么?”

        “是么,忘了。”不提这个还好,一旦提起,游绮若有所思道:“你这软包子模仿我倒是模仿得很像。”

        无论是在公寓还是在餐厅,用他的身体后,宁沏的言行举止也会变化,游绮乐得如此,要是宁沏用他的身体讨好顾彦明,惯着庄绵扬,他才真要崩溃。

        换位思考,对比宁沏的考虑周到,他的我行我素好像确实过分了点。

        游绮眼眸微闪,看了宁沏一眼,抿着嘴唇没说话。

        正巧,因为他说到‘模仿’两个字,宁沏一时心虚,也不再问了,屋内再度陷入沉默,又过了十分钟,游绮突然把书丢到一边,拿出了手机。

        手机刚收到一条消息,是沈亦辰发来的。

        游绮不知道住在宁沏隔壁的家伙叫什么,但宁沏说了在给隔壁辅导功课,所以看到消息的瞬间便想起了那道阴沉瘦弱的人影。

        【沈亦辰:学长,明天可以补课吗?下课后互相提问的游戏明天可以换我问吗,我也想多了解学长一点。】

        游绮本来不想搭理的,莫名联想起了宁沏知道后生闷气的样子,皱了下眉,问:“顾彦明知道你打两份工么?”

        宁沏以为他所说的第二份工是两人的交易,有些恼火道:“我都让你保密了他怎么可能知道!而且我给你弄又不算打工。”

        游绮愣了下,下一秒弯起了嘴角,一副心情舒畅的样子。

        “你帮我不算打工?”

        “当然不算!”宁沏一本正经。

        给工钱才算打工吧,何况就算游绮给钱,他也不打这种工。

        宁沏想法很直男,游绮却意识过剩了。

        自从在餐厅遇见庄绵扬,从庄绵扬嘴里听到‘谈恋爱’三个字后,他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宁沏拒绝他的包养,到底是真的不愿意,还是只是厌恶包养的方式。

        如果是后者,那换成庄绵扬所说的关系呢?

        为了解决身体问题,游绮考虑了一晚上要不要和宁沏谈场恋爱,这会儿又陷入思绪,偏偏宁沏这时补充了一句。

        “咱们只算交易,私下交易,根本算不上打工,而且你今天都变相违约了,所以下周我不帮你了,不然不公平。”

        “”

        没等他做出决定,一盆冷水陡然浇下。

        谈恋爱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游绮这才想起一件险些被他遗忘的事,宁沏这破兔子好像说过,不喜欢他这种类型。

        去他妈的。

        还算明媚的心情顿时由晴转阴,游绮目光冷冽,看着还在较真的宁沏,那张嘴巴还在喋喋不休动个不停。

        宁沏说:“而且要是顾总查出你的身份后跟我翻脸,或者直接就炒我鱿鱼,那咱们的交易就作废了。”

        等到明天,顾彦明发现游绮是他失忆前的白月光,自己就是个替代品,而且这个替代品还背着他把白月光邀请到家里,翻脸绝对是轻的,所以宁沏早早做好了准备。

        如果顾彦明打算解除协议,他也不会再委屈求全了,先被卖了又被开除,就算是他也受不了这个委屈。

        这一年多他已经尽力了,没保住父母,只能说是老天不允许,父母犯法是真,承担责任并不委屈。

        事已至此,虽说失败的主要原因在游绮,宁沏竟有一种释然放松的感觉。

        “互换身体很不方便,所以到时候你还是找别游绮!”宁沏险些破音。

        没等他说完话,游绮忽然倾身,但他吃过教训,手疾眼快地捂住了嘴。

        同样的亏他不会吃第二次!

        温热的呼吸浅浅打在手背上,游绮嘴唇停在一厘米的距离处,眼底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闭上你的嘴,用你帮我安排么?”

        宁沏用力摇头,是他多嘴了行不行!

        游绮看了他半晌,话音突然一转:“现在还想知道我和顾彦明关系如何?”

        宁沏顿了顿,这次犹疑着点了点头。

        他当然想知道,就算即将失业,好奇的种子也埋了一年多,早就生根发芽了。

        “想知道就问。”

        游绮冷冷一笑,举起手机给宁沏看沈亦辰发来的消息:“为了你说的公平,这种互相问问题的游戏,咱们也来玩玩?”  w  ,请牢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