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44章 我会跳车的。宁沏:真烦人。……

第44章 我会跳车的。宁沏:真烦人。……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29
宁沏刚缓过来一,  闻言喉咙间刚压下去的痒意猛地升起,再次剧烈咳嗽起来,同时给游绮神警告。

        目相对,  游绮抓了抓头发,底飞快掠过一抹烦躁,  却终是压下了起床气。

        他无视被骂懵了的庄绵扬,  径直走到宁沏后,拍了两下他的后背。

        “感冒了?”

        宁沏又咳了两下,小声说:“没有,  你好好说!”

        “麻烦死了。”

        “还不是因为你才换的!”

        游绮不说了,扯旁边的椅坐下吃早餐。

        他旁若无人,而被骂懵了的庄绵扬直瞪,  不敢置信道:“童工,你、你骂我?!”

        他怎么说也是个富家公,童工好大的胆!

        庄绵扬对宁沏很有好感,  但偶尔也会怨怼宁沏使唤自己那次,  今的宁沏就让他回忆起了那段不好的经历。

        实际,游绮不止骂他,  还想揍他。

        凌厉的神刚刚浮现,  宁沏就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游绮垂下,将巧克力酱抹在面包,  恶狠狠地塞了嘴。

        “骂你怎么了?你本来就皮痒!”宁沏善解人意地替他骂了:“管好你的嘴,胡说八道什么。”

        庄绵扬委屈死了:“他骂我你还护着他,  你还敢说你没谈恋爱!”

        搁往常庄绵扬肯定不敢这么质问,因为感应到今‘游绮’温和的气场,他才胆大到没边。

        见为实,  庄绵扬见到这么多,误会也是理所应当。

        宁沏百口莫辩,闷头继续吃饭:“闭你的嘴!”

        庄绵扬‘切’了声,朝程忆澜使了个‘我说得是真的吧’的神,程忆澜看看游绮,又看了宁沏,一时无言。

        别人不知道顾彦明和游绮微妙的过去,程忆澜却是多少知道一些,而宁沏和顾彦明关系匪浅,游绮和宁沏交往,程忆澜既感到惊异,又隐约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

        消化半晌,他淡定道:“恭喜。”

        宁沏一噎,郁闷抬头:“我们真没谈恋爱!”

        一直被人冤枉,宁沏无奈到疏忽了演技,言语间多少流『露』几分本,语气委屈巴巴的。

        他是委屈,游绮听着却像撒娇似的,端着咖啡杯的手一抖,洒了几滴咖啡。

        被迫ooc的确很让人恼火。

        游绮咬牙提醒道:“用不着跟他们解释。”

        宁沏转头瞪去,想问你是不是不知道和你交往多麻烦?

        一旦消息传去,不光他在k大要被围观,说不定还会被类似顾彦明二号三号的存在盯!

        程忆澜这会儿竟也附和道:“不用解释,我之前就猜到了,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音刚落,几人的目光一齐转向他。

        庄绵扬问:“你猜到他们会交往?吹牛呢吧!我看见他俩在一起懵了!”

        程忆澜笑得神秘,他本就长着一张高深莫测的脸,说什么显得意味深长:“那是你蠢,游绮一直很在意他么,会所聚会那次全程帮他头。”

        庄绵扬人傻了,他怎么不知道,当时游哥不是说不认识童工吗???

        程忆澜见庄绵扬一脸‘你在胡说八道’的表情,又看了同样愣住的宁沏,叹气道:“你想占便宜被谁踹了?陈野也被怼的好惨。”

        音至此,程忆澜笑眯眯看向宁沏:“你突然问我顾彦明和陈野的事,原来是因为担心他啊。”

        对着程忆澜的笑脸,宁沏好半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僵硬转动脖颈去看游绮,看见了一张难看成铁青『色』的脸。

        相较庄绵扬那个傻,程忆澜和游绮的关系要平些,如果两人真在交往,他的调侃非但不尴尬,反而能打消宁沏的尴尬,然而两人根本没在交往。

        经程忆澜这么一提醒,不止庄绵扬恍然大悟,宁沏也如梦初醒。

        游绮有帮过他头?

        好像真的有。

        是每次过程游绮很恶劣,折腾得他心累,以至于他下意识忽略了结果,仔细想想,好像还有很多次。

        宁沏神一晃,陷入回忆,庄绵扬却不淡定了,他的关注和别人不一样:“靠,游哥!你早和顾彦明的人有一腿了?你、你这样不是小三儿么”

        游绮:“”

        宁沏:“”

        程忆澜:“”

        无意之中,庄绵扬一语惊醒梦中人。

        在宁沏和顾彦明协议行期间,游绮非要『插』一脚,好像确实有种第三者『插』足的感觉。

        宁沏莫名想笑,狐狸精,男的。

        不过准确来说,他这个替才是『插』在两人之间的工具人。

        游绮忍耐了一早,终于被庄绵扬惹到极限,蓦地摔杯站起,气息凛然,神情凶戾:“去你妈的!你”

        宁沏倏地起,捂嘴的动多少有轻车熟路。

        然而宁沏此刻脑一团浆糊,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庄绵扬人,有些无措地看着游绮,游绮想甩开他的手,见状动一顿,想起自己当下的份,牙齿咬得咯吱响。

        他能揍陈野和顾彦明,也能把庄绵扬揍得下不了床,现在就是最想揍的时候。

        冰冷刺骨的视线生生看了庄绵扬五秒,庄绵扬抻着脖回望,看不惯‘宁沏’恃宠而骄!

        “你瞪我干什么,我跟游哥说呢,我又没招你,你骂我几次了,有『毛』病吧!”庄绵扬也很委屈。

        如果视线能杀人,估计庄绵扬已经死千八百回了,宁沏开始同情他了,真是个傻孩,死没够啊。

        他能想象晚庄绵扬的惨状了,游绮没准跑去庄家揍他。

        可能也是想起庄绵扬是个白痴,游绮收回视线,沉声说:“别管他们,楼。”

        不想压抑本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见旁人,不见心不烦,游绮说完就走,宁沏晚他几步,楼前不忘把牛『奶』喝光,巩固人设:“没事就滚,我没谈恋爱,嘴不想要了就去造谣试试,庄绵扬,尤其是你!”

        庄绵扬又被瞪了一,缩了缩脖,往程忆澜后躲。

        他说游哥是小三,游哥瞪他已经谢谢地了,倒是童工,脾气真大!

        程忆澜看着两人的背影,右皮狂跳,心中很是疑『惑』。

        庄绵扬倒霉不意外,他也要倒霉?

        抛下两人,游绮直接回了卧房,宁沏在门口转了一圈,犹豫半晌,终是一个人回到客房。

        游绮心气不顺,他不想去触霉头,再说程忆澜那一番在前,宁沏也迈不开脚去。

        他现在有几分肯定了,游绮貌似可能好像真的对他产生了兴趣。

        之前他还自我安慰过也许是游绮被拒绝不甘心,才会做些奇奇怪怪的举动,现在他安慰不了了,也不愿面对游绮。

        问就是尴尬!

        交换的时间是下午五,中午宁沏下楼吃饭,庄绵扬人已经走了,游绮没现,宁沏犹豫了一下,嘱托管家送去房间,吃完后又缩回了客房。

        晚五,体准时归原主,宁沏再睁开,处洁白的浴室,前则是洗手池前的镜。

        镜的脸有些苍白,互换的后遗症下,他双腿发软险些摔倒,手臂及时撑住了洗手池,心忍不住抱怨。

        明知道要换回来,游绮还站着,他因为知道站不稳特意坐在沙发。

        而且游绮在浴室,八成是刚过厕所,宁沏不自在了一瞬,顺便洗了个手才去。

        他在床边找到手机解锁,确认游绮没以他的份『乱』发消息后,一颗心脏放回胸口,换被佣人洗好的衣服就准备走了。

        拉开房门,宁沏吓了一跳,游绮也刚好走到门口,两人险些撞了个正着。

        游绮下打量他:“现在回去?”

        不回去干嘛,宁沏干巴巴地应声。

        问完游绮却没让路,门框空间有限,宁沏想绕绕不开,于是重复道:“游绮,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啰嗦什么!”

        “那你让开啊。”

        游绮突然抓了抓头发,问:“顾彦明怎么回事?他失忆了知道你们什么关系么?”

        宁沏看了他翘起的头发,克制住捋顺的冲动说:“本来不知道,我告诉他了。”

        “你脑水了?”游绮带着怒火:“他把你忘了你还凑过去干什么,赶着找虐?”

        宁沏皱起眉头,有生气。

        他情绪其实很少外『露』,顾彦明一年多没见过他闹脾气,可是游绮太气人了,所以他总忍不住生气。

        “顾总把我记成他男朋友了,我能怎么办。”

        游绮表情一怔,语调拔高:“他没忘了你?”

        宁沏说:“算吧,不过他记错了。”

        游绮倏然沉默下来,顾彦明连他忘了却没忘掉宁沏,还把他记成男朋友,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想起顾彦明和陈野交易那次最终反悔,以及顾彦明昨的神情,游绮看着宁沏那毫无所觉还赶着往凑的样,心情异常焦躁。

        被他沉沉看着,宁沏先败下阵,转开题问:“对了,我手机真有定位么?”

        “有,拆了。”

        关于两人的协议内容还在调查中,尽管烦躁得很,游绮也没再追问,让开路说:“走,我送你。”

        宁沏大吃一惊:“你送?”

        走在前头的游绮偏头斜睨,淡淡问:“司机不在,我开车送你,你想走回去?”

        宁沏哑火,那还是送吧。

        “顾彦明看见怎么办?”

        游绮嘲弄道:“怎么?害怕他发现我们偷情?他不是已经看见了么。”

        宁沏再次无言以对,没错,顾彦明已经看见了。

        “他知道你是我学长,别的还不知道。”

        闻言,游绮挑了挑眉,倒是对他刮目相看了:“你打算一直瞒着,想得倒是挺美,把顾彦明当傻耍。”

        这有难听,宁沏狡辩得很无力:“我没耍他,我这样又不算违约,要不是你”

        后面的宁沏没再说,实际,要不是帮忙解决问题的对象是游绮,他老板的心人,他是帮忙又没谈恋爱,确实算不违约。

        就因为这个人是游绮,被发现的后果才比违约更严重。

        他不再说,游绮也不再问。

        两人前后来到车旁,宁沏想坐后排,游绮却黑着脸说:“我是给你开车的?坐前面。”

        有两个人,副驾驶没人的,驾驶座的人确实很像司机。

        宁沏意识到这,老老实实坐了前排。

        认识到现在,他从来没见过游绮自己开车,这种大少爷生来就被人伺候着,他难免怀疑游绮的技术。

        “你有驾照么?”宁沏问。

        游绮瞥他一,探扯过他耳后的安全带,在他前低声问:“你有脑么?”

        后排坐习惯了,宁沏一时忘了这茬,游绮凑过来时他整个人僵住了,淡淡的香味一股脑钻鼻腔,胸口被带扣紧,挤了他刚吸的空气。

        宁沏尴尬地朝后靠去:“我会系。”

        游绮轻飘飘地奚落:“是么,我以为你没脑呢。”

        啪嚓一声,安全带扣好了。

        宁沏睫颤了颤,正想放松,抬却正对了游绮的睛。

        安全带系好了,游绮却没有退开,一双漂亮微微低垂着,目光方向清晰而灼热,空气瞬间就变了味道,变成了他清淡的香味。

        没气氛扩散开,宁沏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突然开口:“我会跳车的。”

        游绮目光向,看见他坚决警惕的神,轻笑了声:“记得对那老男人更严格,要喝水么?”

        宁沏别开望向窗外,觉得游绮笑起来的样有欠打。

        “不要。”

        游绮又笑了笑,殷红的嘴角弯起,好心情地退回了驾驶位:“不要算了。”

        车内没人回应,宁沏仍面朝车窗,反光镜映的人影撇了撇嘴。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烦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