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51章 扫把星甩不掉。

第51章 扫把星甩不掉。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31
因为签了保密协议,  宁沏只说打工,没有细说打什么工,而价值一千万的工作,  容不得宁家人不多想。

        宁小弟认定顾彦明盯上了他哥的美貌,要挟宁沏和他谈恋爱,  哥哥为了爸妈,  才不得不给顾王八‘打工’。

        为此宁澈背里不知咒骂了顾彦明多少回,如今乍一现宁沏出轨,错愕的同时,  隐隐觉得有点解气。

        出轨可太酷了,他都没想过。

        不愧是他哥!

        宁沏听到宁澈的问话,差点被口水呛到:“胡说什么!”

        “哥,  知道,肯定是顾王八对你不好,不是你的问题。”宁澈理由都帮宁沏找好了,  宁沏看着他反以为荣的表情,  打从里一阵无语。

        出租车到达公寓楼下,两人相继下车。

        公寓楼下亮着几盏明黄路灯,  几只小猫分布在小花园四周打盹,  听见动静,  只是动了动软软的耳朵。

        回的路上,宁沏竭力纠正弟弟的三观:“叫他顾总,  是咱们做错事在先,不要对顾总这么大敌意。”

        宁沏虽然偶尔会在里抱怨顾彦明变态,  但从没抱怨过顾彦明对他不好,实在得寸进尺,三年一千万,  两人不走,顾彦明对他好才叫麻烦。

        就像游绮的判断一样,他很怕甩不的麻烦,明明白白的交易关系,扯什么感情。

        宁澈想得倒没么复杂,他觉得爸妈从小就偏他,对哥哥不怎么上,现在哥哥长大了,还要替爸妈背锅,顾彦明都『逼』迫宁沏和他在一起了,凭什么不好好对他哥?

        要是样,还不如

        宁澈忍不住嘟哝:“个老流氓,就该把爸妈抓进改造。”

        “”

        宁沏转宁澈,无声看了他半晌,抬手『揉』『揉』他的脑袋,把头亚麻『色』柔软头『揉』得『乱』糟糟的:“爸妈真是白疼你了。”

        宁澈义愤填膺:“成年人就应该己负责。”

        “把这句话默背一百遍,以后惹出麻烦己负责,可不要找。”

        宁澈顿时蔫成霜打的茄,虚声说:“才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呢”

        宁沏酒吧时不到七点,回到公寓经是九点多了。

        乘坐电梯到了七楼,他拿出钥匙锁,同时不忘叮嘱道:“刚才的话可千万不要在家里说,爸妈会哭的。”

        宁澈敷衍了两句,进门后耐不住东张西望起来,架势就像乡下人进城,但他不是感叹,纯是好奇。

        宁澈来过这间公寓一次,还要追溯到一年前,几次想来都被宁沏推脱掉了,不想也知道是顾彦明的‘功劳’,以至于他对顾彦明的印象更糟。

        当现公寓里只有一张床时,宁澈顿时炸了锅,嗓都破了音:“哥,你和家伙一起睡???”

        宁沏进门后先洗了手,担宁澈没吃东西,这会儿正在厨房研究有什么能做的,闻声随口解释道:“一个人住,顾总不留宿。”

        “呼”

        宁澈仿佛临近爆炸撒了气的气球,有余悸拍着胸脯说:“幸好,可不想睡他睡过的床。”

        厨房里,宁沏略一走神,总觉得这段句话耳熟,仔细一想,简直跟游绮第一次来时的情况一模一样。

        冷不丁想起游绮,他有点烦。

        最近和这家伙交往过密,以至于无论做什么,大脑总是非主观联想起对方,想起来烦闷。

        宁澈在屋内转悠了好几圈,连顾彦明专的客房都进参观了,没现奇怪的玩具才放下,跑到厨房门口追问情况。

        宁沏一边做饭,一边以打工的名头含糊应付他,宁澈见问不出所以然,只好转话题打听游绮。

        “哥,家伙是谁?他知道顾王八吗?”

        宁沏切菜的动作一顿,面不改『色』道:“哪个家伙?你骗的个?”

        宁澈想黏他,怕他切到手,在一旁紧张兮兮的盯着看:“不是,个黑面鬼,把你嘴唇咬破的家伙。”

        “不准给别人起奇怪的外号。”手里拿着菜刀,宁沏没法扶额,却忧患意识十足强调:“起了也不准当着人的面叫!”

        宁澈帮宁沏记了被咬嘴唇的仇,里的小算盘都打好了:“为什么不能叫?”

        宁沏一正经答:“他会打死你。”

        宁澈:“?”

        游绮个小眼的家伙,来就惦记着宁澈骂他的事儿呢,宁澈再敢上招惹,不打死他才怪,顾彦明都遭不住一拳,更别说小鸡崽似的宁澈。

        宁沏怕他作死,宁澈却误会成了两人分手的不太愉快,瞥了眼宁沏伤痕累累的嘴唇,中暗暗狠,嘴上却不再提游绮了。

        两人一起吃了顿夜宵,相继洗了澡,一想到能和哥哥一起睡,宁澈就雀跃的不,早早就钻进被窝里装乖宝宝,而宁沏洗过澡后却没急着回卧室,拿着手机径直走阳台。

        五月初,因为前一日下过一场小雨,晚风里透着一丝清爽凉意,恰巧能中和刚洗过澡后身上的水汽。

        宁沏舒服吹了回晚风,想了想,先给顾彦明打电话,在顾彦明的询问下语气如常应付了几句,便提出明天一起吃晚饭的邀请。

        电话头,顾彦明愣了半晌,眉宇间刚流『露』出欣喜『色』,想到什么,情绪飞快冷却下来,问:“你有话对说?”

        这次轮到被抢话的宁沏愣了:“对,你怎么知道?”

        顾彦明笑声低沉有磁『性』,此刻却透着淡淡的无奈:“宁沏,你每次约都是有事要说。”

        而且每次都会砸他一个大‘惊喜’,让他陷入兵荒马『乱』手足无措。

        不过这次顾彦明笃定己不会再『乱』了阵脚,失忆前的情况,这些日他经断断续续了解得差不多了,不管宁沏要说什么  ,只要给他时间挽救就。

        宁沏不知道顾彦明在想什么,闻言只觉得无辜:“顾总,你说过没什么事不准给你打电话。”

        不止说过,还是勃然大怒说的,顾彦明失忆了,他没失忆,而且很长记『性』。

        顾彦明再度陷入沉默,没再说什么,表示他来订餐厅后,便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宁沏很是忧虑。

        快一个月了,顾彦明竟然还没恢复记忆,没被游绮威胁的话失忆是好事,现在显然风掉转,这就成了件麻烦事。

        而且归根结底,失忆也是游绮砸出来的,两桩麻烦加在一起,想着想着,宁沏中难免对某人出怨气。

        真的扫把星。

        他打手机看了遍一个小时前读未回的消息,直接拨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后被接通,话筒头很安静,游绮似乎也离了酒吧。

        “到家了。”宁沏说得闷闷不乐。

        被晾了半晌的游绮语气却更阴沉:“一个小时了,别告诉你刚碰手机。”

        宁沏睁眼说瞎话:“手机没电了。”

        明知道他在撒谎,游绮现在懒得计较,里却记上了一笔,以后再慢慢算。

        他问:“把顾彦明甩了没?”

        宁沏看了眼时间,看了眼繁星点点的夜『色』,眼皮直抽:“今天没说,这都几点了,不适合谈这事儿吧。”

        话筒端一阵沉默,片刻后,传来游绮焦躁隐忍的声线:“快点。”

        直白的催促,催促的原因不言而喻,宁沏脏冷不丁快跳了两拍。

        他调查了游绮一年多,一直以为以游绮的傲慢程度,在感情上肯定也是不耻于宣泄表达的,却没想到游绮也能这么的不要脸。

        他『舔』了『舔』隐隐作痛的嘴唇,『乱』如麻,语气却佯装平静:“这一个月的关系要怎么拟协议?”

        游绮现在听见这两个字就烦:“谈恋爱拟个屁的协议,你脑进水了吧!”

        宁沏脑没进水,却属实懵了一瞬。

        没有协议就代表没有条条款款的要求和规定,以他的角度,就是收走了□□,然后丢给他一张白卷。

        他知道相比当替身,谈恋爱的关系要更宽松灵活,也想过钻空让己轻松点,但没有协议,上哪找空钻?

        他有点慌神,脱口而出问:“没、没有协议到时候要做什么?听你的话就?”

        游绮听见这句更烦:“艹,你他妈哪次听的了?”

        骂着骂着,他突然笑了出来,意有所指道:“不着你扮傻装乖,有得是办法『逼』你张嘴,别在膈应,挂了。”

        说是要挂,游家书房里,游绮一手懒洋洋翻阅文件,另一只手仍将电话举在耳边,他在电话里说的很凶,表情却丝毫不见凶戾,反而像在深沉思考着什么。

        比如宁沏会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兔非但不蠢,还很聪明,今天没硬气多久就服了软,恐怕是觉得己偏喜欢种倔强不屈的,打算反其道而,假装成一只听话的乖兔。

        游绮勾起嘴角,眼底情绪明灭起落,突然淡声问:“没谈过恋爱?”

        听出他话里的嘲弄,明明不是什么稀奇事,宁沏还是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他不动声『色』回嘴:“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以后?”

        游绮也不气,轻笑一声,耐人寻味的语气说:“但愿吧。”

        宁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