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58章 第一次约会看电影。

第58章 第一次约会看电影。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32
隔壁桌正喝水的女孩子,  一口水全喷在了她男朋友的脸上。

        小学弟神情呆滞,周洛然更夸张,刚才是勺子掉了,  此刻整都快从椅子上掉下去了!

        “男朋友?!”他惊呼出声。

        来宁沏话的声音很小,也就周遭竖着耳朵的几听得见,  经周洛然这一‘好心’宣传,  半食堂瞬间安静。

        紧接着,是一阵阵的抽气和脱口而出的‘感叹词’,然后部分极默契地掏出手机,  噼里啪啦敲打起屏幕来。

        宁沏很头疼,身边的某家伙却像是很满意这场面似的,嘴角含笑,  懒洋洋地拄着下巴看他。

        游绮在k大学生眼里是出了名的高贵冷艳,在学校几乎没见他笑,此刻他突然『露』出笑脸,  直接就杀倒了一大片颜狗,  浮夸的,经瘫在同伴身上掐了!

        拥这男朋友的宁沏麻木一张脸,  专注埋头吃饭,  看都没看他一眼。

        什么稀奇的?

        天天笑,  一笑就没好事,都把他笑出阴影了。

        游绮问:“下午在哪上课?”

        宁沏筷子一顿,  忍不住咬牙:“你下午没事吗?”

        “没事,等你下课。”游绮笑容里透着危险,  好像在警告他再不情愿试试。

        周洛然等读不出这层含义,还沉浸在‘和平时不一样’的游绮里,宁沏嘴角微抽,  默念好几遍‘谈恋爱谈恋爱’,蔫头耷脑地哦了一声。

        他继续埋头吃饭,游绮也达到了想的效,看了他一儿,视线落向对面的周洛然和小学弟。

        重点是小学弟。

        “你也是他室友?上次那呢。”

        游绮很少记下什么,但上次互穿时,周洛然和刘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敢不遗余力骂他渣男没眼光的实在没几。

        他刻意提前刘,也是因为想起这事,睚眦必报到想看刘惊掉下巴的表情,纯属闲得没事的恶趣味。

        白了,就是小心眼。

        此刻,面对某段时间的梦情颜,做了心虚事的周洛然冷汗刷刷直冒,脑子一懵,竟答非所问不打自招:“不是,他、他就是学弟,我、我真不知道你俩谈恋爱了!就是简单吃饭”

        话到一半,周洛然短路的脑袋才连上线,脸『色』大变,瞬间噤声。

        而游绮经敏锐捕捉到关键词。

        学弟。

        想起什么,他微眯起眼,望向脸『色』早由红转白,怅然若失的小学弟。

        “大二,艺术系,系草学弟?”

        宁沏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却耳朵一竖,能感觉到危机。

        他在桌子下拍了拍游绮的腿,游绮头也没低,却精准抓住了他的手。

        “『乱』『摸』。”

        声音不大不小,周围好些都听到了。

        宁沏先是一懵,发现不少都瞄向了他被按在游绮腿上的手,一张脸很快涨得绯红。

        不是害羞,纯粹就是气的!

        游绮根没管他,一双幽深的桃花眼仍落在程子诺脸上,看得程子诺些坐立难安。

        因为头一次在宁沏脸上看到这种羞恼又憋闷的表情,程子诺就像发现什么新大陆,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游绮抓着宁沏的手一紧,声音瞬间冰冷:“我在问你话。”

        程子诺这才回神,语气慌『乱』:“呃嗯!游学,我是艺术系大二的学生,怎、怎么了吗?”

        游绮偏了偏头,又看了他两眼,突然皮笑肉不笑地弯起嘴角:“一见钟情?”

        上次互穿时,周洛然和刘可没少介绍小学弟,可惜宁沏没听到,听到的是他。

        不懂游绮突然的话是什么意思,同桌的三却一齐变了脸『色』。

        宁沏也顾不得恼火了,倏地站起身,二话不就拉他走,游绮却老神在在,完全没起身的意思。

        谈恋爱就谈恋爱,他可不想拖其他下水!

        即便周围这么多双眼睛在看,宁沏暗一咬牙一跺脚,还是当机立断,俯身凑到游绮耳边小声哀求:“了,求你,咱们快点走吧。”

        他话用的气音,温细的气流打在耳廓,又麻又痒。

        游绮身体僵了一瞬,眼神凌厉地看向他,片刻后,竟真的站起了身。

        这儿反而是宁沏些怔愣,跟在他身后走的。

        不是因为游绮此干脆,而是因为刚才那,他话时,几乎是肉眼可见变红了的耳朵。

        下午的课游绮最终没去凑热闹,据他所是突然困了,在车里补觉。

        宁沏以为逃一劫,没想到他平时温温柔柔好话的设太深入心,以至于一旦身边没了游绮这‘大煞星’,班上的同学顿时群起而攻之,围着他追问到底什么情况。

        这节课,心理系的教室直接爆满,来了不知道多少听到消息跑来围观的学生,老师进门时,意退出去开了眼门牌,还以为进错了教室。

        在室友不遗余力的保护下,宁沏好不容易上完下午的课,坐上游绮等在校门口的车子时,整早精疲力尽。

        就是此刻,学校门口都聚集了好些在围观。

        宁沏软软瘫在副驾驶,像条霜打的茄子,一声不吭的生闷气。

        游绮打着哈欠看了一眼,伸手戳了下他的脸颊:“转来。”

        宁沏还是憋气,却也憋气得转了来,游绮一直把他比成兔子,这儿又觉得这张脸更像河豚。

        “跟我甩脸子。”游绮淡淡,发动车子,“想保密,你以为是和顾彦那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呢,你跟他怎么不敢甩脸子。”

        游绮一句话问到点子上,问得宁沏愣了半晌。

        是啊,他为什么总和游绮生气?

        虽然游绮的确气,但他想开点,好像也没必生气,一月一千万,什么可生气的,亲亲抱抱他都不在意,还在意这种小事?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他一向不太在乎的看法,尤其是不相干的,怎么还越来越想不开了呢。

        宁沏自我反思许久,勉强找到理由:“见光了我平时上课很麻烦,学校里很多你的粉丝。”

        “粉丝?”

        游绮失笑,冷不丁又想起什么,笑意骤然转冷:“不我都忘了,又他妈冒出学弟,可以啊,第一天就背着我出轨?”

        宁沏:“”

        一往常的不讲理,宁沏根不想搭理他。

        他扭头看向窗外,这才发现窗外的风景些陌生,不是回公寓的道路,也不像是去游家的。

        “你开去哪?”

        游绮睨了他一眼:“转移话题?”

        宁沏:“”

        宁沏扶额:“我是第一次知道这学弟,出什么轨啊。”

        着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诡异望向游绮:“我都是刚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次轮到游绮沉默了。

        是因为帮宁沏上课时听周洛然等提,并拿他和小学弟对比,就记得这么清楚,那好像确实点小题大做。

        实际上,对比的内容游绮早忘了,他也意外自己怎么记住的程子诺。

        不用他,结合一切可能『性』,宁沏很快猜出是上次互换发生的事,表情顿时点一言难尽。

        车子内沉默了半晌,响起宁沏犹疑的声线:“游绮你很喜欢我吗?”

        游绮踩着油门的脚一失衡,差点追尾!

        “艹,这种话你也得出口?!”

        他表情惊愕不定,眼神活像是在看什么脸皮厚的稀物种,宁沏却眨了眨眼,不白这什么不出口的。

        他脸不红心不跳:“我得出口。”

        不但得出口,他还很想不通。

        时候游绮好像很喜欢他,时候却又完全不在意他的感受和想法,矛盾到让他难下定论,实在想不通才选择问出口。

        游绮开始很惊异,渐渐脸『色』又变得铁青,因为想通了原因。

        但凡宁沏对他一点感觉,都不可能问得这么面不改『色』,他能问出口的原因一,那就是丝毫没动心。

        那么一瞬间,游绮感受到了二十多年来几乎没的挫败感,游刃余的心态终于龟裂出几道裂纹。

        这破兔子。

        他没话,阴沉着脸开车,宁沏敏锐的危机感生效,察觉气氛不太对,小心翼翼瞄了他一眼又一眼,没再继续。

        一路无言,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市心一处隶属游氏集团名下的商场,游绮竟然带他去了电影院。

        繁华的商场,群熙熙攘攘,因为商场临近大学城,成双成对的年轻情侣随处可见。

        游绮打扮得很低调,下车时还意戴上了棒球帽,顺便在他脑袋上也扣了一顶,但架不住他的身型气场实在显眼。

        那份远超常的辨识度让他刚迈进影院,经理就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以为是大少爷亲自来视察工作,谄媚得不像话。

        宁沏懵懵跟在他身后,游绮来火大的不想理他,见他一路顶着张傻脸东张西望,又怕他走丢,扣着手腕将扯到身边。

        “好好走路,像傻狗似的。”

        宁沏:“”

        分了。

        一听游绮屈尊降贵,意来他负责的影院看电影,经理简直受宠若惊,几乎是求着为他包场vip厅,游绮刚想点头,余光扫见一脸『迷』茫却下意识看向排片投屏的宁沏,犹豫片刻,又拒绝了。

        “不用,普通场就行。”

        他觉得可以,经理却觉得十分不可。

        这家影院生意火爆,也导致了低素质观众出现的频率极高,很可能冲撞到这位太子爷。

        能混到经理位置的员工都颗七窍玲珑心,看了眼被游绮拉着的宁沏,哪能想不到游绮今天光顾的目的,想了想商量道:“少爷,马上一场情侣厅的排片,客不多,大概十几位置,氛围安静环境舒适,座椅是双定制的沙发”

        听到这,游绮直接打断:“那就这场。”

        经理立马眉开眼笑:“好好,我马上叫去准备。”

        用不着游绮吩咐,经理就用大价钱反买回了位置最好的电影票,当然,也用不着游绮检票,距离开场还十多分钟,还在排队等待,游绮经带着宁沏进去了。

        他极度厌恶被肆意围观的感觉,偏偏外形优越到让无法忽视,在食堂时宁沏注意游绮的套路,却没注意到他眼底深处的反感。

        直到两在安排好的位置上落座,宁沏才回神。

        “为、为什么突然来看电影?”他结结巴巴问。

        昏暗的环境里,游绮背靠沙发,眼皮垂下一半,姿态贵气又慵懒,竟像是又困了:“想来就来,你事?”

        “那倒没,就是”

        就是点扭。

        宁沏表情讪讪,一时不知道怎么形容,是更深刻地意识到了谈恋爱和当替身的不同。

        他和顾彦相处快两年也从来没一起看电影,可能是因为游绮这正主不喜欢,顾彦便没想让他模仿这情景。

        这么一想,宁沏还点幽怨,游绮做的不是什么骑马『射』箭,就是西洋棋外书,因此他没少吃苦头,这家伙还不平凡点,拿看电影当消遣呢,因为他其实很喜欢看电影

        可能是因为那一年多避的生活太无聊,不但做好顾彦随时找上门的准备,又不能被同学发现住处,所以很少出门,闲来无事,也就一窝在沙发里看电影了,还能锻炼演技。

        渐渐就养成了习惯,习惯最终转变为爱好。

        就像上次顾彦故意放恐怖片,他胆战心惊,眼珠却移不开。

        宁沏不自觉瞥了游绮一眼,不知道他是临时起意,还是所察觉,不太久没来电影院,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他问游绮:“是什么电影?”

        他是开心了,游绮却没恢复心情:“想看什么自己去找他换,烦我。”

        又不是自己家,那多不好意思啊。

        宁沏乐呵呵地想,算了,反正他也不挑,不管什么电影,总能演技好的前辈让他观摩。

        十分钟后,一对对情侣陆续进场,他们两旁各坐下一对男女,影厅光线昏暗,两又都戴着帽子,不是刻意去看,根看不清脸。

        游绮昏昏欲睡,宁沏神采奕奕。

        又了五分钟,漆黑的屏幕缓缓亮起,直接掐掉广告进入正片。

        阴森诡异的音乐响起,电闪雷鸣,鲜血『色』凝聚的片名滴滴答答,宛若流淌出屏幕。

        游绮依旧昏昏欲睡,宁沏目光呆滞,笑容一帧一帧僵在了脸上。

        恐怖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