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63章 金蝉脱壳早点爱上我。

第63章 金蝉脱壳早点爱上我。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34
宁沏使出了吃『奶』的劲才勉强将人推开:“你别太过分!”

        “过分?”游绮皱起眉,  对这说法很不满:“宁兔子,你自己凑上来的。”

        你才兔子,宁沏暗骂:“是想问问题,  谁让你总提些莫名其妙的要求!”

        “你谈过恋爱么,懂不懂什么叫情趣?”

        “不懂你!”

        在两人拌嘴的时,  游绮的手还在『乱』『摸』,  宁沏一边面红耳赤地扯裤子,一边去挡他的手:“别『摸』了!”

        都是男的,到底有什么好『摸』的?

        为了让游绮早些失了兴趣,  他本来是抱着恋爱后跟游绮装乖的打算,现在却发现装什么乖,他连保持淡都做不到,  这混蛋总有办法让他失控。

        比如此刻,游绮对他的呵斥不以为然,手指暧昧地在腰捏了捏,  说了句更让人破防的话:“交换时哪没碰过,  啧,你最近是不是有胖了?”

        宁沏:“”

        那动作亲昵又肆意,  简直像对待宠物似的毫无界限,  很快不满足于单纯的抚『摸』,  拍拍宁沏的屁股说:“换个姿势。”

        宁沏羞愤不已:“你根本没听说话!”

        “不想听,快。”

        这姿势太被动,  游绮不怎么喜欢,他格很强势,  做什么事都喜欢掌控动权,而不是向这行动受限。

        他搂腰将人放倒在床上,半侧着身要吻下去,  忽然对上宁沏惊慌羞怒的表情,动作微微一顿,脑海里浮现出了在心理系教室外意外听见的对话。

        兔子室友问兔子喜欢的类型,宁沏说什么好好听人说话的,会尊重人的?

        “”

        嫣红的嘴唇近在咫尺,游绮面无表情地看了几秒,视线上移:“你要说什么?”

        宁沏都做好挣扎打人的准备了,见他突然停下,有些意外,嘴巴微张,刚要说话,游绮瞥了眼,忽然又俯下身:“算了,等会再说。”

        宁沏:“”咬死你!

        他没好气地锤了游绮一拳,下一秒被抓住了手,修长分明的指节穿『插』而过,指相扣按在了床上。

        都说指连心,指节的腻歪磨蹭仿佛也挑拨到了心弦,换成一上一下的姿势后,游绮更加放肆,唇齿亲密无的辗转厮磨,抽走他刚吸入的空气。

        一次又一次,宁沏亲身体验到了他吻技的攀升。

        当他为窒息而偏头去躲,游绮的嘴唇又顺势转移阵地,下滑至细白的脖颈,落下一片细密的啄吻,以及发丝擦过的难捱痒意。

        “等等等,不要做!游绮!”

        身体深处涌现出一股陌生的悸动,那无法控制的感觉让宁沏惶恐不安,挣扎去推游绮的脑袋,手心却碰到了只滚烫的耳朵。

        他下意识『摸』了『摸』,耳边立马响起游绮恶声恶气的低喝:“别动!”

        宁沏惊了,你把裤子都扒了,『摸』『摸』你耳朵都不行?!

        他被激起了逆反心理,故意没听见似的又『摸』了几下,游绮没有理会他,手指滑进细腻的大腿内侧,回忆着上次抚『摸』的手感。

        窗帘早早被拉紧,室内灯光昏暗。

        渐渐的,耳朵『摸』不到了,身体被翻向一侧,和上次相同的姿势。

        最后一件裤子也没保住,身上只剩下宽松的白t恤。

        身后是火热的胸膛,身前则是战栗的刺激,脸红心跳的喘息中,宁沏声音支离破碎地颤抖:“游绮,求你了,不想做”

        游绮动作一滞,埋在他颈轻笑了声,『舔』了『舔』嘴唇,又发泄似的咬了一口。

        “以为你这没心没肺的兔子不在意呢,算了,随你。”

        宁沏长长松了口气,得到他的承诺后,紧绷的身体瞬软了下去。

        只要保住节『操』,其余他都不是很在意,顶多了是亲亲抱抱的,早习惯了。

        “但你手上技术没什么长进,两个星期没做,总该做到满意吧。”游绮在他耳边问:“用腿还是用嘴,你自己选。”

        “”

        他收回前言。

        宁沏背着身没动,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后,他后背崩直,手指攥紧床单,脸深埋进被子里,数着心跳声转移注意力。

        细嫩的皮肤很快被烫的发红,和『裸』『露』在外的脖颈颜『色』相仿,一只白兔子硬生生被把玩成了粉『色』。

        游绮有口干舌燥,喉结滚动一圈,无声把兔子头到尾撸了个遍。

        半个小时后,宁沏侧躺在床上,虚弱得仿佛被抽干了灵魂,清气爽的游绮刚好和他形成鲜明对比。

        游绮拿来几张湿巾帮他清理,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对了,你之前想说什么?”

        宁沏一动不动,眼珠幽幽转向他,又转回来:“不想和你说话。”

        “你不是有问题要问?”

        宁沏不搭理,当没听见。

        游绮哼笑了声,把擦过的湿巾丢进垃圾桶:“啧,技术不行脾气倒是见长,你不是想问喜欢你什么吗?这次不问,以后别想告诉你。”

        宁沏当即瞪向他,游绮笑『吟』『吟』回望,一脸的玩不恭:“真不问?”

        秒钟之后,宁沏慢吞吞撑起身,手臂勾住游绮的脖子亲了过去,浓密的睫『毛』闭紧,在眼睑处落下一片阴影。

        游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讶异,刚刚降温的耳朵再次燃出火星。

        要亲三分钟的事只有宁沏一个人牢记在心,游绮早把这随口说的条件抛在了脑后,阴差阳错之下,补齐了事后的温存。

        三分钟,宁沏感觉嘴巴都麻了,心脏却无法再保持麻木,三秒钟『乱』了节拍。

        “你到底喜欢什么?”他气喘吁吁地退开距离。

        游绮『舔』了『舔』嘴唇,偏头打量起他:“脸和身体,这两你改了?”

        宁沏:“”

        突然想到什么,游绮‘啊’了一声:“对了,格不怎么喜欢,你随改,万一尝试出最讨厌的格,说不准分手了呢。”

        话说一半,游绮淡淡瞥向他:“呵,你要是真盼着分手,还不如早爱上省事,到时候巴不得你滚。”

        宁沏一怔:“为什么?”

        “谁知道呢,顾彦明没准知道,不过你要是敢问他,睡了你。”

        说罢,游绮起身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丢下句‘去洗澡’去了浴室,留下宁沏一个人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分钟后,宁沏猛然回,不知不觉,他又被游绮牵着鼻子走了。

        谁知道那办法真的假的,说不是游绮设下的圈套,等着他信以为真往里跳呢。

        虽然结合起顾彦明的过去,好像是有几分可信度,但也只是几分而已。

        宁沏摇摇头,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他缩进被子里,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两腿之的皮肤依旧残留着羞耻又怪异的感觉,刚才接吻时他想咬死游绮,为想到更有效的报复方式才没下口。

        “哼,一个两个都是变态,混蛋。”

        他周二可没课。

        被子里的手缓缓下移,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自安慰。

        另一边,游绮冲好澡,刚换了身衣服出来,眼前忽然一黑,再睁眼时,眼前依旧一片黑暗,变成了温暖的被子里。

        头发干了,骨架也变小了。

        腿光着,身上只穿了t恤和内裤。

        两腿之火辣辣的发热,是令人难以忽视的刺痛,除此之外,脖颈上也传来一股痛感,像是刚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刚刚疏解的欲/望,好像又回来了。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游绮骤然僵在原地,大脑都空白了一瞬。

        扯下被子,正看见刚浴室里走出、眼闪烁的‘自己’。

        他闭了下眼睛,青筋暴起。

        “宁、沏!”

        宁沏愿把这招称作金蝉脱壳。

        之后,他不理会破口大骂看架势要揍死他的游绮,拿起被丢到沙发的手机,一溜烟跑到客房锁好门,以大少爷的身份命令管家不许让游绮进来,然后一个人悠哉悠哉地看起了书,任由房门被踹的砰砰作响。

        反正也不是自己家的门,不心疼,而且很结实,踹也踹不开。

        晚餐他也是在房吃的,吃饭舒舒服服的睡了,这具身体不但毫无负担,哪都不疼,而且连澡都省得再洗了。

        至于换回来之后怎么办,宁沏没想,大不了服个软求一求,反正不会比用腿更惨。

        周二他没课,不过得帮沈亦辰和宁澈辅导功课,他正好不知道怎么面对沈亦辰,再求一求,说不让游绮亲自去给他补课,游绮喜欢乖的,没准变心了呢。

        宁沏在脑中一通安排计划,全部按最佳发展设想,为想得太美,睡着时嘴角都挂着弧度。

        谈恋爱之前,互穿是个大麻烦。

        现在他发现,谈恋爱才麻烦,不如天天互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