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65章 兔子胆子小不经吓。

第65章 兔子胆子小不经吓。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34
和反应迟钝又善于脑补的宁澈不同,  几乎一进门,沈亦辰就感觉到了异样。

        宁沏房间的门没关严,透过半敞的房门,  能看到他正站在桌旁翻阅桌上看到一半的小说,清晨的光线柔和不刺眼,  将发丝映照了成温暖的金黄『色』。

        宁沏明明是亲切又治愈的长相,  今天却平添了几分阳光都没能软化的锐利,只是安静站在那,竟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外表一模一样,  感觉上却毫不相干,偏又莫名其妙给他一种熟悉感。

        有点像第一次在巷子里撞见的宁沏。

        沈亦辰微微睁大眼睛。

        两人做了很久的邻居,他默默关注宁沏很久,  下定决心行动却是从那天开始。

        也不知道是因为发现宁沏和不止一个男人暧昧不清,还是因为发现了宁沏的两面『性』后犹如找到同类,总之从那天开始,  他眼神就没办法从宁沏身上离开了。

        今,  再次看见宁沏的‘另一面’,沈亦辰心跳如鼓,  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进屋的宁澈则趴在宁沏房门边,  乖乖巧巧叫了声‘哥’。

        游绮抬眼挨个打量过两人,对上沈亦辰灼热刺眼的目光时,  突然就笑了起来。

        难怪那破兔子不缺钱也要做家教,敢情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养了个备胎。

        这又是什么把戏。

        因为想分,  故意交换身体,特意介绍给他认识?

        “很好。”游绮低声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

        既然这么喜欢辅导别人,回去就把兔子五花大绑,  帮他也找找辅导别人的乐趣。

        宁澈唤了声哥没人理,等了一会儿,又细声细气地问:“哥,现在就开始吗?”

        游绮把书丢回桌上,随口应声,宁澈立马屁颠颠地去客房准备了。

        只剩下两人后,沈亦辰控制不住走近:“学长,抱歉,上次是我太失礼了,那个,你今天好像”

        收拾完桌子又屁颠屁颠跑去倒水的宁澈路过,闻言眼睛一瞪,气得狠狠撞了沈亦辰一下。

        都说了不要提!

        “嗯?你怎么失礼了?”

        游绮已经听见了,声音里的寒意激得宁澈打了个哆嗦,沈亦辰表情也僵了一僵。

        “哥他不是问你会不会分吗,看这家伙目的不纯,你可千万别被他影响了。”宁澈边解释边吞口水。

        一听所谓的失礼只是问个问题,游绮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

        很快,又是眉头一跳。

        分?

        “怎么说的?”

        “啊?”

        游绮不耐烦地问:“当时怎么说的?”

        宁澈一脸懵『逼』:“你就说这问题不合适,没回答啊。”

        游绮没再说话,眉头皱起,显然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

        不过料想宁沏也不会跟这两人多说什么,他压下心头的不快,走向客房。

        客房虽然刚收拾没多久,但宁澈住过几天后,已经称不上整洁有序了,书桌附近倒是被宁澈收拾的还算干净。

        虽然很嫌弃,游绮却没走,一开始他是来打发时间,这会儿却有了别的兴趣。

        长度一米半左右的课桌边,沈亦辰坐在一侧,宁澈挨着游绮坐在另一侧,坐下就开始旁敲侧击:“哥,你昨晚去哪了?一个人在家吓死了。”

        游绮翻了翻桌上几套试卷,随口回:“这不没吓死么。”

        宁澈:“”

        宁澈:“以哥你去哪了啊?”

        “游家,你要不要再问我昨晚干了么?”

        宁澈被噎得说不出话,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不用了。”

        游绮斜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不用就闭嘴。”

        还是看不惯他那张嘴在眼前晃。

        昨晚交换身体后,宁沏已经给宁澈和沈亦辰发过消息,说明天可能没办法补课,果能赶回去的话,课上的主要内容就是答疑,让他们把做好的试卷带来,就是为了防止游绮胡『乱』教。

        他安排的明明白白,以一开始上课,用不着游绮了解更多,沈亦辰便推着试卷朝他靠拢:“学长,这道题”

        “不急。”游绮看也没看,懒得浪费时间,直入主题:“说说你失礼的。”

        这话一出,沈亦辰神情有点尴尬,又莫名有点期待,沉默片刻,突然吸了口气说:“学长,要不然我们先玩十分钟游戏?”

        游绮正要不耐烦地拒绝,忽然想起么,眼眸闪了闪。

        “唔,玩吧。”

        旁边的宁澈耳朵动了动,刚要抬头,游绮却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反就是一巴掌:“闭嘴,做你的题。”

        宁澈被打的脑门差点撞上书桌,捂着发晕的后脑勺,差点委屈哭了。

        他哥和平常不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沈亦辰心中却是十分舒畅,见游绮没有提问的意思,咬了咬牙,问出了心中所期待的问题。

        “学长,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发生么了?”

        游绮饶有深意地看向他,比起本人更深沉几分的眸子里闪过若隐若现的玩味之『色』。

        “不是什么大事。”

        他看着沈亦辰瞬间失望起来的脸,轻描淡写说:“就是得罪了男朋友,被收拾了一顿而已。”

        与此同时,实实在在被收拾了一顿的宁沏刚抵达公司。

        k市市中心,游氏集团总部。

        足有三十六层高的大厦内,上下一片肃穆,人人自危,就连每层的保洁阿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恨不得把每一块瓷砖都擦成反光镜。

        原因无他,今天是少东家上任的第一天。

        传闻游绮喜怒无常,公司上下都怕惹得新任游总不愉快。

        游绮可谓是在万众瞩目中长大的,在游氏待过几年的老人很了解这位大少爷的脾气秉『性』,甚至有不少人当年都切身经历过,此刻不说闻风丧胆,也是心有余悸。

        早上九点,位于二十层的商务部一片兵荒马『乱』。

        仿佛永远从容不迫气度不凡的几位高层此刻却个个满头大汗,反复检查待会要呈交的资料,因为担心出错,根本不敢让资历浅的员工帮忙。

        茶水间里,叶潇潇一边冲泡咖啡,一边遥望着办公室人来人往的景象,一脸的纳闷。

        她上个月刚入职,只听说新boss要来,而且新boss年龄好像还没她大,一个年纪轻轻继承家业的富二代而已,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正赶这时,部门里脾气很好的李姐也来泡茶,叶潇潇忍不住问:“前辈,新boss很可怕吗?大家都太紧张了吧。”

        李姐愣了下,诧异道:“你不知道?”

        “知道么啊?”

        “别的部门不说,咱们部门以前可是林总亲自带队的,以后还说不准”话说到一半,李姐脸『色』变了变,猛然惊醒,想起叶潇潇就是个小员工,知道太多也没用。

        “算了,你用不着知道,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不管哪个boss,咱们认真工作就行。”

        倒完茶水,李姐想起么,又提醒了一句:“对了,游总脾气不好,不喜欢别人看他,他要是来咱们部门,千万别盯着他看。”

        叶潇潇应声:“姐,放心吧,最多偷瞄一眼。”

        她是实习生,最近除了工作还在准备硕士论文,没怎么关注新闻,也没看见游绮那张照片,对于李姐的嘱咐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对了,二部那些人熬了通宵,你等会给他们一人送杯咖啡。”

        匆匆落下句话,李姐便回去忙了,叶潇潇无奈叹了口气,很快又对着茶水间的镜子摆出张笑脸,安慰自己大公司的实习生都得从打杂小妹做起,好歹她用不着熬通宵呢。

        就在游氏集团草木皆兵之际,宁沏迈进了电梯。

        就外表神情来看,说他不是游绮都没人信,实际上,被一众保镖秘书在后方拥簇,他紧张心冒汗,早悔得肠子都青了。

        距离开会还有三十分钟,他清了清嗓子,竭力忽视后方传来的压迫感,戴上耳机,镇定拨出通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宁沏又清了下嗓子,冷淡说:“到公司了。”

        公寓里,游绮拿开机看了眼,没想到宁沏平时有没事哼哼唧唧,学起他说话竟然有模有样的。

        说起来,上次他们互换,在餐厅偶遇庄绵扬时,宁沏也能瞬间模仿他的状态。

        他很好模仿?还是说宁沏在演戏这方面天赋异禀?

        无视房间里默默竖起耳朵的两人,游绮重新拿起机,压下心头的狐疑问:“现在在哪?”

        “电梯里。”

        游绮略一沉『吟』,指尖点了点桌面,突然说:“去二十层的商务部转一圈。”

        宁沏一愣,考之前冷声命令道:“去二十层。”

        等秘书按下电梯,他才问:“为什么?”

        “没什么。”游绮打了个哈欠,话音平淡,细听甚至有些无聊:“你去转一圈,他们部门这会儿应该『乱』得一塌糊涂,等会儿开会,就用这个理由整顿商务部,把那姓杨的老头和姓李的死胖子都给卸了。”

        “”

        宁沏听得头大无比,想说不行,身边偏又围了一堆人,说了直接崩人设,无奈之下,他只能压低声音问:“非得今天么?”

        游绮反问:“不然呢,第一天不立威,还给他们留反应时间?”

        有道理,有道理到宁沏都没法反驳。

        他闭了下眼睛,正第一百零八次感到后悔,就听耳机传来游绮的低笑声。

        “是不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嗯。”宁沏答得干脆,早就不要脸了。

        捕捉到他声音里微不可查的颤音,游绮看了眼时间,说:“你怎么不问问我这边怎么样?”

        宁沏盯着电梯不断上升的数字,分心说:“不问,别告诉。”

        他这会儿就是只惊弓之鸟,接受不了更糟的消息,沈亦辰那么老实应该不会出事,至于宁澈熊孩子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游绮又笑了两声,宁沏心里把他锤了千百遍,现实里,却得假装一本正经地命令。

        “你别挂断。”

        “出息!还有半个小时,你要一直打着电话?”

        又看了眼时间,丢下屋内的两人,游绮起身离开客房,慢悠悠朝阳台走去,嘴上问:“李郝在不在?”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二十层,宁沏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问:“谁?”

        “刚在游家催上门那个,你回头,长得最像经常接你的司机的就是,那司机是他爹,把李郝找出来,让他找个墙角蹲着。”

        宁沏:“啊?”

        “别废话。”

        宁沏嘴角抽动两下,还是停下脚步开始找人。

        他一停下,身后那一大帮人都跟着停下了,放眼望去全是黑西装,直看得人眼晕。

        凭借对司机先生的熟悉度,宁沏很快找到站在最前排的李郝,盯了他一会儿,咬了咬牙,随手指了个墙角。

        “你留这,上那蹲着去。”

        突然下达这么无理的要求,宁沏本以为众人会面『色』各异,欲言又止,结果竟然谁都没『露』出多余的表情,甚至有人拍了拍李郝的背,催促他快点去。

        就连李郝本人也是一副预料之中的感觉,可怜巴巴看了他一样,就去墙角蹲着去了。

        李郝觉得,这是在游家看到游总丢脸一幕的惩罚,甚至还在庆幸竟然这么简单,亏他还以为游绮会安排给他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或者干脆把他和他爹调到非洲分部养老呢!

        “行了,你转悠一圈,就去楼上吧,挂了。”

        从电话里听出人走了,游绮没给宁沏询问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挂了,等宁沏慌慌张张拨过去,耳机里却重复着对方正在通话中。

        就在他大脑短路,硬着头皮往商务部走时,阳台上,游绮正在和李郝通话,开口便是:“谁让你站起来了?”

        一见‘游绮’离开,李郝就站了起来,结果转眼就接到这通电话,差点吓『尿』了!

        他哆哆嗦嗦蹲下,死命盯着几个拐角,走廊里静悄悄的,分明一个人都没有。

        “少不,游总,没站起来。”

        “没站起来你哆嗦什么?”游绮凉飕飕地问。

        他和李郝隔了十几公里,自然只是随口一诈,此刻没跟他计较,一字一句下着命令。

        “去把今天的会取消,改到明天上午。”

        李郝一愣,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少爷,这、这不好吧,公司董事都来了,突然改时间,他们肯定要”

        透过阳台的窗子,游绮看着楼下几只打盹的野猫,依旧神情淡淡:“交权挪位这么丢脸的,林落栀肯定没来吧,啧,她八成说身体抱恙参加不了,你就说不放心那老母亲的身体,今天去探病了。”

        “是,林总的确说身体不适”

        “呵,身体不适?不到黄河不死心,既然这么想博同情,今天就散了吧,省得骂大义灭亲,估计那几个老东西磨拳擦掌准备挤兑呢。”

        李郝有点懵,确实,要是用这个理由,谁的嘴都能堵死不说,林落栀瞬间会变成这场董事会的焦点,至于游绮,不管内心怎么想,大家嘴上都会称赞他有孝心。

        可是,他为难道:“少爷,可你不是都到公司了么?”

        游绮又打了个哈欠:“那你就说林落栀病重,刚通知我。”

        “等明天她到场,联系林叔,让他们开会时提议,她不是身体不好么,干脆把股份转给,安心去国外养病去,要不然她就是有私心。”

        “”

        饶是李郝深知游氏内幕,此刻也听得呲牙裂嘴,多损啊!多不讲理啊!他都担心林总明天当场气病!

        几句话安排完情,游绮挂断电话,重新给宁沏拨了过去,心里其实还在可惜。

        他本没打算搞这么麻烦,比起刺激林落栀,他更想当面撕破那群老东西的面皮,顺便搞清楚公司还有多少不识相的股东,省得留下么隐患。

        “喂,你怎么突然!”

        话筒里传来半截戛然而止的嗔怒,说到一半,宁沏又加重语气道:“你别挂了!”

        游绮将机换个方向,放下发酸的臂,无奈叹了口气。

        “唉,真烦。”

        是个好机会,可惜养的兔子胆子小,不经吓。

        算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