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 > 第83章 秘密完结章。

第83章 秘密完结章。

小说:替身一年后,我和白月光互穿了作者:西呱字数:0更新时间 : 2021-11-30 06:23:39
宁家位于k市的西北方,  与k大相隔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这次去宁家,游绮选辆一点不低调的豪华轿车,  一改往常的低调,明目张胆地炫起富。

        恋爱让人幼稚,  就只有谈恋爱的时候,  一向不喜欢被人围观的游绮才会主动耍酷,就为吸引某只兔子亮晶晶的目光,上次开跑车单纯的耍酷,  这次却另有目的。

        今天游绮穿的很正式,一身霸道总裁风的高定西装,发型精搭过,  再搭配那张造物主恩赐的脸蛋,简直帅得人两腿发软,鼻血横流。

        回家的路上,  宁沏东『摸』『摸』西『摸』『摸』,  时不时再对着男朋友的脸发会儿呆,感慨下怎么会有人这么‘表里不一’,  说衣冠禽兽都算褒奖。

        游绮被『骚』扰得上火:“爪子拿走,  再动手动脚们就原路回去。”

        宁沏眨巴着大眼睛:“就『摸』『摸』。”

        又不干什么,  就转移一下注意力,免得路上太紧张。

        归根结底还要怪游绮,  本平平常常回一次家,现在搞得像正式见家长,  宁沏何止紧张,简直坐立难安,所以就算游绮上火,  扒在游绮西装裤上的爪子挪走。

        半个小时后,车子达宁家,一栋地位置有些偏远的两层的小别墅。

        司机李砾和几个后车下的西装男从后备箱拿出见面礼跟在两人身后,宁沏这才注意跟这么多人,“需要这么多人?”

        游绮瞥眼,不掩饰:“撑场面。”

        宁沏:“???”

        直白说,应该下马威。

        见的不多值得尊敬的父母,游大少爷打算平易近人,安抚『性』地『摸』『摸』宁沏的顶,弯出抹邪气四溢的:“兔子,可你的买主,一会儿敢吃里扒外,回去烤你。”

        吓唬谁呢,宁沏里翻个白眼,正想说‘你敢『乱』就不回去’,游绮已经手快地按下门铃。

        “哥!”

        开门的宁澈,见久未谋面的亲哥,兴高采烈就往上扑,游绮手疾眼快,借着前扑的力道甩去一巴掌。

        啪!

        巴掌落在脑门上,当暴击,宁澈被打懵两秒,捂住脑门向游绮,嘴一瘪,扯着嗓子哭嚎起,“哥,你。”

        宁沏还说话,屋内便传一阵凌『乱』的脚步和不乏担忧的责骂。

        “你这孩子又闹什么呢,一天天就不能让人省!等一会儿你哥回,必须让好好教育教育你!”

        游绮把宁沏挡在身后,此时在骂:“滚一边去,再妈『乱』抱打死你!”

        急匆匆赶的宁妈正听见这一句,打扮温雅的中年女人眉竖起,一把将宁澈拽身后,昂首挺胸,像只护崽子的老母鸡。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在家门口干什么,找谁”

        “妈!”

        宁沏赶紧从游绮身后探出,得有点尴尬:“回。”

        宁母挥起的锅铲定格在半空,呆呆宁沏,又向面无表情的游绮,好半天才放下手,僵硬挤出一个脸:“小沏回啊,说小澈在这瞎叫唤什么呢!这位你朋友?妈妈好像见过。”

        说后半句时,宁母语气里下意识带几分不满。

        不同于对宁澈的宠溺纵容,从小大,宁沏的衣食住乃至朋友圈都被父母严格把控,这份嵌在骨子里的掌控欲时隔快两年,依旧表现出。

        然而游大少爷的控制欲比起宁家父母只多不少,闻言似非道:“天天和在一起,才知道还有父母。

        这话一出,宁母的脸『色』顿时铁青,愤怒的目光投向宁沏,这个礼貌的家伙底谁。

        宁沏扯游绮一把:“妈,你别听胡说,其实男”

        “债主。”

        游绮淡声打断,这次『逼』着宁沏承认关系,“一千万替还,现在跟着。”

        不光彩的往猝不及防被摆上台面,周遭空气霎时寂静下。

        宁沏在后面用力捏游绮的手臂,宁澈则撇撇嘴,瞄向宁母转瞬苍白的脸,债不债主不好说,但妈肯定吓坏。

        想起不得不替爸妈擦屁股的亲哥,再犯错后高枕无忧对哥哥缺乏关怀的父母,宁澈咬咬牙,配合游绮接道:“好啊!就知道你用那儿『逼』哥的,不然哪可能喜欢你这黑!”

        泛着寒意的桃花眼倏地横过去,遭受高考前的魔鬼训练后,宁澈条件反『射』地闭嘴。

        用不着继续说,宁母已经听出缘由,姣好的面容脸『色』瞬息万变,顾不得将宁沏迎进屋,急匆匆跑去叫宁父出,等玄关只剩下们三个,宁沏无奈道:“你吓唬妈干什么啊。”

        “别管。”

        游绮冷哼,用下巴示意李砾把见面礼拿进屋,几名西装革履的壮硕保镖相继迈进宁家,恭恭敬敬放下几盒礼物,又按部就班地退下,送礼都送的杀气腾腾。

        从书房出的宁家父母僵站在门口,有些慌张地向宁沏:“小沏,们这干什么?”

        “爸,妈,你们别误会,就些见面礼。”

        宁沏硬扯皮把游绮推进屋,游绮竟冷冷淡淡斜睨向的手:“管好爪子,『乱』『摸』什么。”

        这话宁沏听一路,此刻内毫无波澜甚至想打人,然而在不清楚两人关系的宁父宁母听,话音里满对们儿子的鄙夷和嫌弃。

        老两口对视一眼,面『色』都不太好,宁父说:“有什么进屋再说,宁澈,去给你哥们倒水。”

        宁沏小时候被宁父管教最多,闻言,下意识又去推游绮,游绮回一眼,这次再说什么。

        半分钟后,宁家客厅的沙发。

        两人与宁父宁母相对而坐,宁澈端两杯水放在桌上,只给宁沏那杯加冰,语气幽怨:“哥,你怎么把带回?”

        游绮玩味道:“怎么,你不欢迎?”

        宁澈表情一僵,告状似的向宁沏,宁沏假装见,端起水杯喝一口,思想去,还决定跟父母解释清楚缘由。

        简单说顾彦明失忆后游绮帮忙还清欠债的,跳过说不清的部分,宁父宁母听得云里雾里,最后只知道游绮宁家的新债主,样子还比顾彦明难缠。

        宁父眼姿态高傲的游绮,迟疑道:“游总为什么会帮们家还钱?”

        游绮示意宁沏把手里的冰水递,淡淡说:“顾彦明为什么就为什么,伯父觉得呢。”

        顾彦明为什么?

        宁家从深想过这个题,或者说不愿意去想,有些情一旦说破,只会让自己下不台,不说破,就只有宁沏一个人经历这份难堪。

        见宁父说话,游绮:“在商言商,不绕弯子,当然因为你儿子秀『色』可餐,有这个价值,谁会做亏本的生意。”

        宁沏有些嗔怒地瞪向,察觉父母向,又瞬间垂下眸子,兔子忘记进门前的叮嘱,游绮眼神软软,继续端着大少爷姿态『摸』『摸』兔。

        “不解释清楚,伯父伯母恐怕永远想不明白,这一年多怎么联系你,可能压根把这放在上,以为顾彦明真雇佣你打工呢。”

        客厅寂静无声。

        游绮说得一本正经,宁沏几乎就要信,宁家父母则再度陷入沉默,分不清游绮在明嘲暗讽,还在给们台阶下。

        实情确实在打工,但以宁家当初的立场,就连未步入会的宁澈都会多想,别说阅历颇深的宁父和宁母。

        宁父脊柱弯一半,表情既僵硬又难堪:“当初顾总说,只让小沏为工作三年,而且保证不会耽误的学业,们才”

        这地步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游绮冷,毫不留情地拆穿道:“再给你一千万,换宁澈的三年,你换不换?”

        宁父表情僵,拍桌子怒道:“你别太过分,现在们宁家什么都不欠你!你们这群资本家只会用儿子威胁?!”

        游绮悠然说:“对,你现在不需要一千万还债,那如果说用宁澈换宁沏呢,和签的可无限期的协议,这辈子都甩不开,用宁澈的三年换宁沏的后半生,你换么?”

        这次,等宁家父母说话,宁澈先跳出,狐疑道:“你说话算话?换?”

        游绮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宁沏扶额吸口气,带着一脑门的黑线,起身捂住宁澈的嘴将人扯上二楼。

        “爸,妈,先回房间。”

        知道游绮的目的,无非想为打抱不平,主旋律可能还挑拨离间,让对宁家少几分留恋。

        游绮一向以自为中,不需要全世界围着转,却唯独想让宁沏围着转,说白就自私自利,占有欲强离谱。

        即便做的利己的为,却字字珠玑,得都在里过父母无数遍的题,宛若一个传声筒,帮分担掉不出口的压力。

        题出,宁沏却勇气去听,害怕中最后一点希冀的火苗被掐灭,仅存的期盼彻底烟消云散,以后真的只需要围着游绮一个人团团转。

        宁澈一路都敢吭声,等回二楼房间,见宁沏一脸平静地参观自己将近两年用过的房间,才大着胆子说:“哥,不很干净,经常打扫的。”

        宁沏有点不信,『摸』『摸』书桌,确实多少灰尘,惊奇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做家务?”

        “你都不关,当然不知道。”

        搬出去之后,因为知道有父母盯着,对于宁澈确实算不上多上,有那么多精力关弟弟,宁沏干两声,含混道:“谢谢你特意帮打扫房间。”

        宁澈小声嘀咕句‘良’,扭跑出房间,两分钟后,又抱着一把吉回,那送宁沏的生日礼物。

        “哥,你以前弹吉的样子特别帅,记得还拿过奖呢,之前那把当初被弄坏,所以又送新的给你。”

        宁澈说得宁沏初中时的往,当时被迫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参加过数不清的比赛,吉算其中比较有兴趣的一个,后因为小宁澈任『性』,觉得就因为有这个‘大玩具’,哥才不陪玩,所以偷偷把琴弦全部剪断。

        宁沏当时还挺难过的,宁父宁母说宁澈几句,见宁澈瘪嘴要哭,顿时就不忍,最后只安慰宁沏几句,这就算过去,而吉这一爱好,就此被掐灭在摇篮。

        宁澈抱着吉虚气短:“哥,当时不懂,你怪吧”

        起就很贵重的吉转移宁沏的注意力,想宁澈还对这件耿耿于怀,道:“当时已经教训过你么。”

        不像宁父宁母一样骄纵宁澈,当时似乎以收掉宁澈一件最喜欢的玩具的方式教育弟弟,当时宁澈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还不忘偷偷往身上擦,熊得要命。

        “当时已经解气,你惹出的麻烦那么多,次次都怪你,还有空想别的么。”

        “哥——!”

        宁澈娇嗔一声,放下吉就往宁沏怀里钻。

        有这么个爱撒娇的弟弟,宁沏既无奈又有点庆幸,虽然弟弟不让人省,但过去二十年,宁澈其实治愈的存在,小时候每次打父母的要求,宁澈这个小人精儿就会半夜钻进被子里,装乖卖傻地哄开。

        至于现在因为游绮的存在,基本这个机会。

        说曹『操』曹『操』,温馨的画风维持多久,房门被推开,宁澈打个激灵,瞬间双手背后,后退一大步。

        游绮眯起眼睛,狐疑望向惊慌失措的宁澈:“还敢占便宜?”

        宁澈恼得面红耳赤:“占什么便宜,亲哥!”

        游绮嗤之以鼻,懒得揭穿那点小思,挥挥手示意滚蛋。

        起不像在客厅时那般盛气凌人,身周的气压却低得让人喘不过气,宁沏用眼神示意宁澈先出去,宁澈才噘着嘴,不情不愿地走。

        “发生什么?”宁沏故作轻松地。

        游绮说话,走椅子旁坐下,瞥一眼系着蝴蝶结的吉,“你喜欢这个?”

        “小时候挺喜欢的,现在都忘。”

        “那你现在喜欢什么?”

        宁沏朝走近,眼珠转转,『吟』『吟』地说:“现在喜欢你啊。”

        游绮脸『色』有些许地缓和,明显很吃这一套,勾手示意宁沏过,宁沏好气道:“你还上瘾不,改改你这少爷『毛』病!”

        兔子不听话,游绮只好自己凑过去,借机将人扑床上,埋在宁沏颈间嗅嗅,皱眉道:“怎么有那小兔崽子的味儿。”

        宁沏眼睛瞪成两颗圆溜溜的黑葡萄:“你什么狗鼻子?!”

        游绮危险低喃:“果然抱上。”

        宁沏:“”

        兔子倒底还单纯,一句话就诈出实情,与此同时,房间里的宁澈打个喷嚏,突然感觉浑身发冷。

        现在还不宁澈倒霉的时机,游绮抱着宁沏,像顺『毛』似的在身上擦个遍,才再度消停下:“们什么时候走?”

        宁沏说:“总要吃过饭吧,你底和爸妈聊什么?”

        沉默半晌,游绮闷闷不乐地说:“你爸妈良发现,要替你赎身,们打算主动伏法,让放你。”

        “你说真的?”

        “真的,你想放你?”

        从未想过爸妈会做出这个决定,宁沏久久有回神,好不容易消掉突如其的消息,推推游绮,小翼翼道:“们怎么说的?不你动用什么手段?”

        “?呵,巴不得人管你。”

        “”

        这人说的话?

        不小说出真话,游绮转瞥眼宁沏的脸『色』,瞥见幽幽的目光,勉强扯下嘴角:“开玩。”

        宁沏忿忿:“你真把当成宠物养?”

        游绮皱眉说:“你天天晚上跟宠物睡唔。”

        宁沏飞快捂着的嘴,一张脸烧得通红,差点忘这家伙不止占有欲强,还不要脸!

        话题不知不觉就被扯远,不知道不游绮蓄意为之,趁着短暂的安静,宁沏捋顺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一局面。

        “那你怎么跟爸妈说的?你同意?”

        说起这个,游绮再度精打采:“加价一个亿,你爸妈同意,死活都要去坐牢,还劲。”

        宁沏:“你别这么说爸妈。”

        宁家父母这一套‘改邪归正’把游绮独占兔子的计划全打『乱』

        ,还想让什么态度,不过着宁沏泛起几分光彩的眼睛,‘切’声,算答应。

        “烦死,们爱坐牢就去坐牢,想赎你痴人说梦!”

        说完,游绮兀自生起闷气,压着不吭声,用态度表明这得商量。

        宁沏都被气,开口就赎人,这真把自己当成的所有物。

        “那你直接和们解释清楚不就好,就说们在交往。”

        游绮用傻子一样的眼神:“耍完人再招供,让你爸妈恨上?蠢不蠢?你急什么,应该让们先急上一阵再说,一想你在身边被虐待就寝食难安,等时机,咱们再个日久生情,两情相悦,时你爸妈还能说什么,对有意见得强颜欢。”

        宁沏:“”

        宁沏:“你每天都在算计这些?”

        游绮淡淡别开眼,语气多少有点埋怨:“托你的福,早晚要叫爹妈,你又个活圣母,有什么办法,,别找。”

        宁沏张张嘴,想反驳自己不圣母,话嘴边又咽回去,确实不圣母,但血缘关系这东西不清,别说还有宁澈这层媒介,如今父母决为过去的错误买单,已经让感一丝欣慰。

        而且,将近两年的疏远,消磨不掉的裂痕,现在其实有那么在意父母的情绪,不然刚才在楼下,早该阻止游绮的所作所为。

        就像进家门前的那幕一样,不管发生什么,游绮都会第一时间护在身前,而父母首要保护的永远都不省的弟弟,甚至留意不的存在。

        宁沏‘哦’一声,游绮打算让爸妈忐忑多久,直接翻过这页,回归只有两个人的日常,“你,宁澈送的吉,不挺好的。”

        游绮从鼻子里哼一声:“找不出丑的。”

        酸味还挺冲。

        宁沏又:“你知道为什么送东西么?”

        游绮说:“知道,你生日。”

        宁沏等一会儿,等下文,一把将人推开:“就这样?”

        不说送礼物,起码应该有个生日祝福吧。

        其实从昨晚开始,宁沏的手机便一直叮叮当当地响动不停,虽然交圈窄,但架不住招人喜欢,过往的同学或者不太相熟的人都给发生日快乐,就连借由游绮加的人竟然知道今天生日。

        游绮慢悠悠坐起身,右手『插』进口袋说:“二十二岁,能结婚吧。”

        宁沏:“你想干嘛。”

        游绮:“知道今天为什么你家么?”

        宁沏回答得飞快:“为挑拨离间。”

        游绮失,拍拍短路的脑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向的漆黑眼眸罩一层淡淡的云雾,耐人寻味地:“用不用跪下?”

        宁沏盒子,又游绮,惊恐地瞪圆眼睛,结结巴巴说:“你、你别冲动,冲动魔鬼!”

        盒子打开,『露』出一块眼熟的手表,正当初宁沏在游家盯好久的那块。

        “送的?”

        “不然呢。”游绮说:“表几年前的限量版,有新的,这的。”

        宁沏当然知道这限量版,好巧不巧的,还有一块,当初顾彦明送的,所以之前在游家才会一直盯着。

        游绮这家伙,果然观察入微,宁沏既哭不得,中又免不得动容,接过手表,正要说谢谢,游绮突然凑近,一个吻堵回的话音,贴在唇畔低声:“你户口本在哪儿?”

        在不的角度,手指被套上什么,质地微凉。

        套在手上的戒指如同捕获兔子的项圈,宁沏脏怦怦跳,呼吸都开始感困难。

        “不知道”

        “好好想想,今晚就去偷,明天还要赶出国的飞机呢。”

        说话时,游绮一直望着,眼眸深邃如墨,夕阳余晖在其中映出暖橘『色』的光晕,星星点点的意里蕴着能把人融的柔情。

        的语气甜腻又认真:“小兔子,既然你说现在最喜欢,那今年的生日礼物,把自己送给你好不好?”

        狡猾。

        狡猾得根本招架不住。

        宁沏里不断默念,游绮玩弄人的老手,甜言蜜语都圈套,现在表现的多温柔,以后就有多粗暴,收恐怕就很难退货。

        可生日礼物这东西,好像又有拒收的道

        嫣红的嘴唇微微抿紧,低垂下去的眼睫颤抖不停。

        宁沏煞有介地说:“游绮,你这人很渣。”

        游绮把盒子里的手表细致帮戴好:“嗯,然后呢?”

        “生日礼物随时可以丢掉的,你最好给小一点。”

        这番一点都不虚张声势的狠话着实可爱得要命,游绮不太礼貌地出声,再次把起甜丝丝的兔子压倒在床,狠狠亲一下。

        “只要身体能交换,你就丢不掉,这样吧,们打个赌,如果今天身体恢复,明天就去结婚。”

        “怎么可能。”宁沏诡异向游绮,以为又在设什么陷阱,“你有办法?”

        游绮一本正经:“你答应就办法,这就个诅咒,结婚就能解决。”

        宁沏差点翻白眼,信你个鬼,随意点点:“答应,要解决,当场就退货。”

        话音刚落,游绮突然扣住的手朝下伸去,竟然一副要拿做实验的样子,宁沏忽然想起这不在们俩的家,被交换的后果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想挣扎却已不及。

        “你等!”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不知不觉,半分钟过去,卧室里一片寂静。

        有眼前一黑,有浑身发软,有突如其的眩晕感,宁沏又动下手指,愣愣着眼前似非的游绮,两人竟然真的有交换!

        “你、你怎么做的???”宁沏眼珠瞪得圆滚滚的,惊讶得都忘把手从裤子里抽出,“换,真的换!明明碰!”

        游绮『露』出狐狸般的狡黠微:“因为你答应结婚啊,这叫天作之合,分手还会交换,这辈子你就死吧。”

        “不可能,你肯定又骗。”

        宁沏怎么无法相信有这种离谱的天作之合,可现实摆在眼前,们真的发生任何异状,试多少次都一样。

        抽出手想抓着游绮『逼』,结果洁癖作祟,半路又嫌弃地换另一只:“不信,快说,底怎么解决的,你快告诉!”

        “已经告诉你。”

        “游绮!”

        答案其实很简单,当两人在新住处开始同居,在宁沏的李中发现那块一模一样的手表时,游绮就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细节,从而敏锐捕捉起因。

        然而现在可不答疑解『惑』的时候,求婚总要说些甜言蜜语。

        手指抚过宁沏额间柔软的发丝,点缀在清透双眸上的浓密眼睫,又一路辗转向下,捏捏因激动而泛红的脸颊,滑过线条精致柔和的轮廓,最后停在两片急得想咬人的艳『色』嘴唇边。

        宁沏思去管,好奇得都要闹:“怎么会突然正常,游绮,你底藏什么秘密?!”

        “秘密啊”

        手指挪开,游绮饶有深意地拉长尾音,亲吻之前,在宁沏耳边落下一句话。

        “只藏一个秘密,不知道跟它有有关系。”

        因为秘密,的声音很轻,轻得被说话的小小气流裹挟,一路从兔子的耳朵钻进里。

        说。

        “那个秘密,就爱你。”

        end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