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离人入画 > 第九章 手足兄弟

第九章 手足兄弟

小说:离人入画作者:慕容游离字数:2530更新时间 : 2020-08-01 22:01:13
  慕容瑾只好收拾了书册,往外走去。

  刚走出学宫,便见着一个身着锦衣、捧着手炉的身影拦住慕容瑾,那人有些焦急道:“阿瑾,你怎么这时才出来?”

  慕容瑾愣了一下,“三哥怎么在此处?”

  慕容言的生母兰妃曾与先皇后关系颇佳,故而慕容瑾幼时也常与慕容言一同玩耍,亲如同胞兄弟。先前在夜宴上倒是远远见过一眼,如今这样近看,才知原来三年未见,已都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我原以为你紧跟着便出来了,哪里知道你耽误了这样久,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说着便拉过慕容瑾的手往前走去,不到两步复又停下,将自己怀里的手炉塞给慕容瑾,“才出来多久,手就冰成这样了,明知道自己怕冷也不知道保暖。这些奴才也太不仔细了,大寒天也不晓得给主子送个手炉。”慕容瑾身后的两人不敢说话,只将身子弓得更低了。

  慕容瑾捂着手炉,只觉得掌心无比熨帖,轻轻拍了一下慕容言的手背道:“好啦,下次一定不会了。话说三哥今日怎会在此等我?”

  “自然是许久不见你,想与你说说话。你这不声不响一离开就是三年,回来后也不见来找我,我本以为你今日都不会来的。既然你来了,你我又同路,便相与你一道回去,也不觉孤单。”

  慕容瑾疑惑道:“紫兰宫并不往此方向,三哥今日不与兰妃娘娘一同用膳了吗?”

  “唉......”慕容言无力地叹了口气,“快别提了,我昨日才与母妃生了矛盾,如今不想去见她,想来母妃也是不愿见我的。”

  “......”慕容瑾默然。慕容言与兰妃母子二人关系想来不错,慕容言虽然性子顽皮了些,但始终是向着兰妃的,如今这般,只怕不是什么小矛盾。也不再多问,只道:“那今日不如去浮月宫用膳?”

  “不必了,”慕容言摇了摇头,“自然是要去西华宫,往这条宫道上走很近的,你那宫太远了,只怕还没到,我便饿得走不动了,阿瑾今日和我一同用膳可好,”又对东显二人说,“你们当中着一人回去传个话,就说你们殿下今日同我一同用膳,叫他们不必准备了。”也不等慕容瑾回复,便拉着他往西华宫方向走去。

  去西华宫的路果然要近些,二人褪去披风进入暖室内,慕容言便屏退了宫人拉慕容瑾坐下,“你离宫的日子太久,宫中有许多事情可能都不清楚,虽然我知道的也并不全面,但你听一听也是好的。”

  慕容言接着道:“现下宫中贤妃最得圣宠,背后又有林家给她撑着,我母妃都要让他三分,连带着大哥也恩宠无数。我听有些碎嘴的宫人说,五弟的病与他们两人脱不了干系。这二人本就不与人善,以你现下的处境,能避则避,千万不要惹出什么事端。还有,西秦打算与我大燕交好,已经准备送一位公主过来当质子了,父皇也准备送一位皇子过去,”说着看了看慕容瑾,见其眉头微锁,便继续道,“你也不要多想,现下养好身子才是最要紧的,你刚回来没多久,父皇一定不会让你再离开的。”

  慕容瑾心中苦涩一笑,却没有说话。

  “你刚回学宫,那个顾先生怪得很,你还是少跟他接触好。”

  慕容瑾问道:“三哥此话是为何?”

  慕容言道:“严先生病后不久他便来了,也不知是何身份,何人引荐。整日散漫又矜傲,平日里面皮带笑,却又与谁都不亲近,学问上有问题请教时还故作高深,含糊得很。父皇倒还很赏识他,不过据说他是哪个世族家的公子,平日里却穿得像个赶考的穷酸书生。也说不清他哪里不好,反正,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

  “三哥的意思,我明白了,谢谢三哥。”慕容瑾微微一笑,目中是许久未出现过的如雪后初霁般的柔光。

  慕容言满不在意地笑道:“你是我四弟,我是你三哥,谢来谢去的,多生分啊。”

  谈话间,菜食已至。

  慕容言又说了许多话,什么“西苑的树上多了对青雀”“长溪宫里又进了几个紫色不错的宫娥”“御食房又出了几道新颖的点心”,此类云云。

  慕容瑾这几年在皇陵待着,略可驱乏的也只有基本经书圣文言论,听着慕容言讲这些宫中的闲言琐事,倒也觉得有趣。

  两人谈笑间用完了午膳,由于未时还有六艺之课,故只能小憩片刻。

  六艺之课各皇子的老师不同,故需在不同的地方习课,各门课程安排也根据各皇子的不同条件来定。

  慕容言问道:“阿瑾一会儿去上什么课?”

  “似乎是乐律与射骑。”慕容瑾想了一会儿道。

  慕容言皱了皱眉头,“听闻阿瑾还未病愈,理应不该去上什么射骑课的。”

  “无妨,也没有什么大碍,倒是常在屋里待着,总觉得要憋坏。”慕容瑾笑道,“三哥,我该回去了,让先生等着便失礼了。”

  慕容言点点头,“我送你。”

  慕容瑾也没有推却,待慕容瑾离开后,慕容言松开的眉头又皱在了一起,兰妃昨日的话犹在耳畔——

  “明日你便要去学宫上课了,你四弟大约也会去,届时你与他不要走得太近。”

  慕容言不解道:“为何?”

  “以他现在的处境,会带累你的。靖怀皇后在世时便与那贤妃极为不和,如今贤妃得势,你不与你大哥交好,至少也莫与他为敌。母亲现在已不如以往了,有些事情上怕护不了你。”

  “他现在是何处境,儿臣自然知晓,可那又怎样,我们是至亲骨肉,他怎样也是我亲弟弟。”

  兰妃冷冷道:“谁是你的至亲骨肉?”他的母后是谁,你的母妃是谁?他是两国皇室之子,与已灭的北齐有着道不清的干系,满朝上下都欲除他而去,你接近他能有什么好结果!”

  “可......”

  兰妃立即打断他道:“即便以后他夺得储位,他为嫡,你为庶,他是君,你是臣,你们也只是君臣,不是兄弟。”

  “可阿瑾他不一样——”

  “你如何待你皇兄的,如何待他不行吗?怎么没见你如此待你五弟和六妹呢,他们不是你的兄弟妹妹吗?你为何偏要为的一个慕容瑾与我为难!”

  慕容言红了眼圈,“自始至终,分明是母亲在为难我。”

  “阿言,母亲都是为了你好。他小小年纪便满腹心思,你若与他为友,指不定哪日连性命也要被骗进去——”

  慕容言从未见过兰妃如此严厉与失态,可心中却已定了主意,“什么骗不骗的,他待我好,我便要待他好,即便是哪日真需要了我这条性命又如何?”

  “......”兰妃看着他久久没有言语,许久之后抬手将一只净瓶扫落在慕容言脚下,“你走罢。”

  “母亲......”

  ......

  慕容瑾回到浮月宫时,院中已摆好了长案与软垫。以往的先生以“乐通自然”为由,将乐律课都移到了院中,落雨时便搬到不远处的亭子里,冬日小雪时索性直接在院子里上课。倒是别有一番意境,却也是冻人的。

  正想着,便听见有人唤了声“殿下”。

  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宽袍,面遮半面刻画银质面具的年轻人朝他深深一揖,“在下日后负责四殿下的乐律一课,在下姓白,白兮影。”

  原来是他。

  慕容瑾不禁想起了那日的青袍与夜宴中的白衣妙人——

  “殿下与我,日后定还有缘再见。”

  果然有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