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八节 忠仆义主

第八节 忠仆义主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3065更新时间 : 2019-06-27 19:35:51
  明月当空,陈景云摇头晃脑搜肠刮肚了半天,也没鼓捣出几句应景的诗来,翻来覆去的就两句记忆中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在树上伸了个懒腰,想到还有正事要办就要起身继续赶路,就在此时,忽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陈景云运足目力观瞧,只见百丈外一骑青骢马正在放蹄狂奔,马上一个浑身是血的骑士,将两个七八岁的孩童紧紧地护在身前,身后不远处数十名黑衣人正在纵马急追。

  “彭老三!我李放敬你是忠心护主的好汉子,不忍坏你性命!如今你的主子已死,只要你交出两个小杂种,我保证放你离去!”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对着前面的血衣骑士高喊。

  那被叫作彭老三的骑士也不答话,狠抽了几下胯下的青骢马,马儿吃痛,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你他娘的找死!”为首的黑衣人见状怒骂了一句,把手向前一挥断喝一声:“放箭!”

  身后的黑衣骑士纷纷弯弓搭箭,“嗖”“嗖”“嗖”箭雨如蝗!

  三人一骑之上的彭老三听闻身后追兵高呼“放箭!”心中暗自叫苦,若只他自己一人,利箭袭来之时或隐于马腹或纵身跃,起总有办法躲过,可如今两位小主人就在怀中,这叫自己如何躲闪?

  心说:“罢了!我彭仇一生不负于人,今日死则死矣,只是可怜家主唯余的这点骨血今日也要断绝了!”当下伏低身子将两名孩童死死护住!

  “咯咯!小弟莫怕,一会儿只疼一下我们就可以见到爹娘了!”怀中的孩童似也感觉到了死亡临近,生的粉雕玉琢的女童倏地附在男童的耳边轻声笑道。

  “阿姐!我不怕疼!”同样生的唇红齿白的男童此刻紧绷的小脸上竟露出一抹坚毅之色!

  彭老三听得身下两个小主人的对话立时心如刀绞,狂吼一声:“贼老天!你没长眼睛呐!”眼角处竟流下血泪来。

  眼看着利箭将至,那骑士已经在闭目等死,却不意“呼——!”的一阵狂风吹过,本来等着箭雨及身的三人加上正在疾驰的青骢马,竟被怪风吹的向一侧平移了三四丈远,恰好躲过了利箭的覆射!

  青骢马立足不稳向一侧倾倒,马上三人则被一股柔力托着跌在了一旁的雪地上。

  待三人回过神时,只见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美的青衣道人负手立在几人身前,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如水的月华自他背后洒落,照的他整个人似乎都泛着银光。

  “真不怕疼吗?打手板怕不怕?”青衣道人拂落男童肩上的碎雪笑问。

  “不怕,我背不出书时彭三叔也总打我手板,可我从来不哭!”男童见青衣道人生的好看,笑得又亲切,便拍着小胸脯大声回答。

  青衣道人笑着点点头,又对女童柔声问:“小丫头,你会打扫房间吗?洗衣服会不会?”

  “莫小瞧人,囡囡的衣物早就自己洗了,而且在去年就能帮着娘亲收拾房间了!”女童也不怕他,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青衣道人,只是说到娘亲时大滴的眼泪簌簌落下。

  “嗯,是个好孩子。”青衣道人摸了摸女童脑袋柔声安慰了一句。

  正说话间,身后的一众黑衣骑士小心翼翼的围了上来,个个目露惊异之色。只因刚刚的情景太过诡异,众人只见青影一闪,本应被射成刺猬的三人一马竟然凭空消失,再看时已在三四丈外了!

  众人心中惶恐,暗说莫不是狐鬼显灵了不成?

  虽然人人惊诧莫名,但是碍于城规森严,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还是为首的黑衣人先开的口,只见他翻身下马,双手抱拳,躬身施礼道:“道长有礼了,我等是黑云城主‘遮天手’柳无衣的帐下铁骑,此番下山只为聂家这两名余孽,还望道长行个方便,黑云城上下感激不尽!”

  听闻此言,那青衣道士缓缓转身,面上却是一脸的鄙夷,口中不屑道:“黑云城?一听就是土匪窝子,柳无衣么?却不知是哪里的穷酸?”

  那首领脸上阴晴不定,挥手制止了身后一众黑衣人的鼓噪,强压怒火沉声又道:“凭道长刚才的手段,我与兄弟们自认不敌,敢问道长仙乡何处?能否将道号赐告在下?我等也好回去禀明城主以图后报。”言语中威胁之意尽显。

  青衣道长听闻此言,眼中精芒一闪,反身驱赶苍蝇般地将手一挥,喝了句:“不知死活的东西!滚远点!”

  挥手间劲气激荡,就如狂风扫落叶般,把那首领连同骑在马上的数十名黑衣人震的口吐鲜血,一齐倒飞出五六丈远,随后摔在雪地之上生死不知了,原地只留下数十匹战马兀自呆愣愣的打着响鼻。

  那道士回过头来,冲着张大嘴巴双眼里冒着小星星的两名孩童笑着眨了下眼睛,之后对着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彭老三问道:“你想必就是娃儿口中的彭三叔了,会教书?能给孩童启蒙么?”

  “小的、小的原是落第的秀才,倒、倒是粗通文字,可以启蒙。”那彭老三颤抖着身子结巴的回答。

  这里要单独交代一下这彭老三,彭老三本名彭仇,出身大户之家,家中行三,原本是个醉心功名的读书人,可惜自打中了秀才之后就再无寸进。

  一次无意间在一本藏书中发现了一篇拳谱,好奇心起便习练了起来,哪知习练之下竟一发不可收拾,只觉得修习武艺比那枯坐案头埋首文章快活何止百倍,于是弃文从武,自此踏足江湖。

  后来浪迹江湖时,受了华阴府武贤庄庄主聂政的救命之恩,于是许身为仆拜进了武贤庄。

  那聂政与他意气相投,本要与他结为异姓兄弟,他却抵死不肯,只以仆人自居,聂政无奈,便让他做起了武贤庄的大管事。

  这彭仇在庄子里过的惬意,每日里或与聂政及其门徒切磋武艺,或教导庄中子弟习文识字,每日里心情畅快,武功竟也达到了二流武者的境界,只在聂政夫妇之下。

  今次武贤庄遭逢劫难,聂政夫妇自知必无幸理,率众门徒拼死抵抗之时,将一双儿女托付与他。

  彭仇也是果决之人,当即断发立誓,誓要拼死护得小姐少爷周全,之后就带着九岁的聂婉娘和七岁的聂凤鸣自密道出逃。

  连日来三人晓伏夜出,专捡荒僻的小路行走,如此躲藏数月,今日途经苍耳县时,本待补给些肉食干粮就走,不料却在路上遇到了追兵。

  打斗之中,彭仇拼着受伤,硬是抗了那黑衣首领的一击,之后夺得马匹,带着两个孩童死命奔逃。

  只是且战且逃之下马力渐渐不支,眼瞅着主仆三人就要丧生箭下,好在老天开眼,救星忽至!

  “天!这该是什么样的高手?那追击自己三人的黑衣人中,有几个功力还在自己之上,特别是那黑云城的马军头目李放,更是一只脚已经跨入一流武者之境,远非自己能够匹敌!

  可是自己眼中难以匹敌的一众人马,在这年轻道人手中就像是被驱赶的苍蝇般,只在挥手间就倒飞出去滚落地上生死不知了!乖乖!便是神仙怕也不过如此吧!”彭仇结巴的回答完青衣道士的问话心中惊骇的想。

  此番出手救人的自然是陈大观主,他虽隐在树上却能明察秋毫。一边感慨彭老三的忠义无双,一边也为小小的人儿临危时的表现暗自喝彩!

  将村里几个比较出彩的孩童在心中与这对姐弟略一比较,立时羞恼,牛家村里的泥娃子跟人家一比那就没法看了!陈小先生心中恨恨,打定主意回去后要好好收拾收拾牛家村的小崽子们。

  只是牛家村的孩童何其无辜?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陈景云听完彭仇的回话心中有些欢喜,心说:“莫非天意如此?”

  看着身前崇拜之色溢于言表的孩童,和痴愣愣不敢吭声的彭仇,轻咳了一声问道:“你三人今后有何打算?可有落脚之处?”

  一声轻咳惊的彭仇猛地回过神来,听得问话不禁悲从中来。

  “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将两名孩童推在身前口中哽咽道:“回仙长的话,小人今已身受重伤,自知命不久矣,只是小主何辜?竟要受那孤儿之苦!求道长怜悯庇佑我家小主人,小的来世必结草衔环以报!”言罢顿首于地呜咽不止。

  陈景云方待说话,就听“哇!”的两声大哭,姐弟俩同时伏在彭仇背上大恸,嘴里不停哭喊道:“彭三叔不要死.....你答应爹娘要照顾我们的.....!”一时间主仆三人哭作一团。

  陈景云心中感慨他们主仆情深,方要上前安慰,不意女童忽地停止了哭泣,一把扯下颈间挂着的一面精巧的墨色玉牌,捧在手中高举过头,抽泣道:“求、求道长救我彭三叔!”

  男童闻言也是有样学样,在颈间也扯下一面相似的玉牌递了过来。

  身后的彭仇见此情景立时面露焦急之色,大喝一声:“少主人不可!”便要起身,哪知身形刚起一半,猛地一口鲜血喷出老远,之后委顿于地昏死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