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二十九节 似是故人来

第二十九节 似是故人来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326更新时间 : 2019-08-11 19:12:05
  高天之上,陈景云不时给聂凤鸣和程石分解几句心念修习的法门,两个弟子用心体悟,但有所得便会喜不自胜。

  陈景云对两个弟子的求知之心很是满意,因为限于资质,两人没有聂婉娘那样举一反三的智慧,但是单在肯用苦功这一条上,却是另外几个弟子不能比拟的,见二人听得用心,他也讲解的更加细致。

  天南二十四州、三百零六个郡县,人口万万。

  在漫步云端、解说功法的同时,陈景云的神念也不时扫过脚下的芸芸众生。

  士农工商百态繁杂,有大人居于庙堂高官得坐、有农夫在泥土里刨食衣不裹体、有豪商一掷千金夜夜笙歌、有乞人奔走哭嚎卖儿卖女......

  一幕幕众生相看得陈景云心中百味杂陈,心中对于七皇子姬桓这剂“缓药”有了一丝犹豫,思量着下重手用“猛药”是否会见效快些。

  犹豫了一阵,终究还是忍住,硬生生收回了降下雷霆霹雳的心思,天南国这具病体还是需要固本培元、标本兼治的,人心崛起、百家齐鸣才是天南能够立足于此方世界的根本。

  聂凤鸣和程石不知师父心中所想,各自收放心念,玩儿的不亦乐乎,师徒三人不觉间已行至北地。

  “凤鸣,将弥陀寺的方位指给为师。”

  见已经到了北地,陈景云就动了前往弥陀寺拜会杂毛老道的那位挚友的心思。

  聂凤鸣闻言连忙就要在前面引路,却被陈景云摆手拒绝,命他与程石自行返回伏牛山。

  大清凉山弥陀寺经过了一年的扩建,殿宇禅房新修了不知多少、寺中僧人也增加了数倍不止,野心勃勃的玄慧方丈不把弥陀寺建成天南国第一大寺那是绝不甘心的。

  清凉山脚下原本名为翠微的小镇,已经在孟黄粱这位北地大总管的力挺下,升级成了翠微县,镇中那位只知吃斋念佛的里正一觉醒来竟然升为了县令,这让他如何不更加的笃信佛法?

  小城之中人流如织,其中又要以武人居多。

  陈景云漫步在人群之中,感受着周围百姓清心、淡薄的心境,听着各家不时传出的木鱼敲击声,心知此处百姓大多是受了佛法的熏陶。

  又见街道上背挎着兵刃的武人个个行色匆匆不敢多做停留,想来是慑于监察院的威名了。

  神念扫过挂着监察院匾额的那处院落,见里面身着劲装的监察使们各自忙碌,一个身形挺拔如枪、气度不凡的青年正在跟几个下属交代着什么,片刻几人匆匆离去、几只信鸽也跟着飞了出去。

  陈景云见此不由满意的点头,心道:“自家小五识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这人想必就是枪王府的叶南筱了。”

  沿着宽阔的石阶举步上山,在几个清扫枯叶的小沙弥身边缓步走过,几个小沙弥似乎觉查到了有人经过,抬眼看时,也确实恍惚看见了一个一脸笑意的俊美道人,待到揉眼细看时,却哪里还有人影?

  苦月大师此时正在后山一处幽静的禅院中独自下棋,院中檀香渺渺、院外松涛阵阵,老僧手中落完白棋又拾起一颗黑子,下到自觉精妙处再品一口香茶,啧啧!倒是独享了一份安然自在。

  “老和尚好清闲呐!”一道清朗的声音忽地传到了犹在为盘中黑子苦思良策的苦月大师耳中。

  苦月大师闻声耸然一惊,暗道:“除了闲云观的那几位,世上竟还有人能够来到自己几丈之内而不被自己察觉?”于是忙抬头细看来人。

  只见此时月亮门外踱步进来一个青衣道人,这道人单看身材长相当可称得上是远胜天人之姿,而一身出尘的气度让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是一位隐世的高人。

  苦月正要起身唱喏、相迎高人,却不意这位风仪绝世、仙骨翩然的道人竟然是个自来熟的,不待主人招呼就笑嘻嘻的往里走,边左瞧右看边还在嘴里叨咕:“你这老和尚的棋艺可真是不咋地!不若让我来执白子,看看几招能斩你的大龙。”

  苦月大师一见来人的这副样子当即愣在原地,若非眼前这道人生得要比老友俊美了百千倍不止,他还真的以为迎面走来的是那只“老猴子”呢。

  来人的神态语气、行走间的那股子轻灵又狈懒的劲头,与自己故去的老友根本就是如出一辙啊!

  “哼哼!你这小子终于肯来看望老僧了吗?我还以为老猴子教出来的好徒弟眼高于顶,对我这个长辈不屑一顾呢!”苦月既然猜到了来人是谁,当即心中恼火,冷哼一声坐了下来,不理来人。

  来人自然就是咱们的陈大观主,他方才悠然上山,用了个隔绝天地的法门,周身气机收敛到极致之后,整个人好似在这方天地中抽离了出来,是以沿途的众僧恍惚间都看见了他,又都转眼就把他给忘了。

  此时见老和尚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陈景云哑然一笑,心说:“这老僧果然是自家师父的挚友。”

  也不管苦月大师摆出的冷脸子,自顾自的坐在对面,拿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嘴就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他这动作却把老僧给看的笑了,也不再故作生气,指着陈景云笑骂道:“果然跟你师父一个德行,真是穷惯了!没见那里放着杯子吗?”

  陈景云吧唧一下嘴,觉得这茶太过寡淡了些,心念一动,一袋得自苍山福地的灵茶就出现在手中,得意的对着苦月大师比划一下道:“老和尚,神仙地的灵茶要不要尝尝?”

  苦月还在惊讶陈景云无中生有的本事,一听眼前的这袋竟然是神仙地的灵茶,当即探手夺过袋子,放在鼻尖处大力的闻了几下一脸的陶醉,之后把袋子往自己的僧袍内一塞,还小心的拍了几拍,好似生怕那茶自己飞走一般。

  陈景云见老僧夺茶时的身手竟然敏捷异常、贪墨起来也是理直气壮时,心中很是高兴,暗道:“不愧是跟杂毛老道在一起混了十几年的老贼!”

  当下脸上故作怒容,一拍腰间的酒葫芦,对着苦月大师冷哼道:“好个和尚,原来竟然是一个公然贪墨他人之物的老贼!算了、算了,我这里正好还有一葫芦的毒酒,先把你毒死,之后我再把你一生攒下的财物全都取走。”

  之后就自腰间摄出两个杯子,倒满酒后挥手给了苦月大师一杯。

  苦月大师见陈景云说的有趣,心中又是一阵开怀,见到酒杯飞来,一把擒在手中,见那杯中之物幽蓝深邃,闻一下似能醉人魂魄,哪还不知道这也是仙家之物?

  当即指着陈景云哈哈大笑道:“你这小牛鼻子,当真比你师父还要小气!罢了、罢了,自打当年被你师父逼着破了酒戒,这二十年来我也不知道又破戒多少回了,今日你的这杯毒酒就权当是老僧我的报应啦!”

  言罢把头一仰,来了个一饮而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