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二十节 暴猿练拳为哪般?

第二十节 暴猿练拳为哪般?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222更新时间 : 2019-11-26 23:59:11
  芸芸众生、万千修者,但凡有些资质的好人才,哪个不想叩开天门、得证长生?只是修至元神境者能有几人?

  有前辈修士作诗为证:“仙关巍巍难九重,开得云锁巧登峰。圣人虽肯言妙法,不体天心终成空。”

  这首诗说的便是修行之难,即便得了通天妙法,可是若无莫大的机缘气运和绝顶的修行资质,便如入得宝山却空手而归,终究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话说苍山福地中每十年就有一次升仙大会,名为“升仙”,其中却多是祝愿、砥砺之意。

  众修聚在一起论道讲经、切磋灵法,多有提携后辈、一同前行之意,初衷虽好,只是千年流传下来,却早已变了味道,内中尽是一些名利之争、也不乏鬼蜮伎俩,让人思之扼腕。

  不过今次由乙阙门牵头的升仙大会,却与以往的任何一次皆不相同,奖励丰厚且不去说,近来更有传言称:“大会最后会有一场元婴讲法,便连武尊也会亲临!”

  这一下,福地内可谓欢声一片,连那些本欲藏拙的修士也都坐不住了,若是传言是真,那可就是难得的机缘,须知修行一途可谓万般险阻,若是能得前辈高人指点一二,那便不知道会少走多少弯路。

  时隔百年,乙阙门终于得以再次举办升仙大会,众剑修激动兴奋之余,也都分外上心,各自振奋精神,将一应内外事宜皆打理的井井有条。

  今次没有了其它顶级宗门的掣肘,令出一家,自然秩序井然,待到大会将要举行之时,除了封山不出的慈航禅院之外,各宗人手已经尽数到了剑煌山,一些福地之外的临近宗门也有不少递了拜帖,想要一睹武尊、剑尊真容。

  凌度身为外事堂掌事,主持此次大会却是再合适不过的,意气风发的凌长老自然受到万众瞩目,各宗修士知道了他数月前的战绩之后,谁又敢小视于他?

  剑煌山下一片忙碌之时,弈剑峰上除了不时有几声暴猿的惨嚎声之外,倒是难得的安逸。

  陈景云闲居洞府之中,除了给三个弟子答疑解难之外,其余时间便用在了训练暴猿学习拳法上。

  也不知这头暴猿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还是行了天大的好运,竟然有幸以灵兽之属修习闲云观的看家拳法。

  经过陈景云师徒这些年的推演、参研,这套《通背猿形拳》早已脱出了武技的范畴,其中对神、形、意、气的发掘早已到了极致,当可以仙武称之。

  前日温易安过来请安时,曾经开玩笑的说:“若是弈剑峰上的聂、季两位师妹,或者洗剑池的程师弟肯在大会上出手,那可就没有别宗修士什么事儿了,便是灵聪兽上场呀,怕是也能拔得头筹!”

  这原本只是几句奉承之言,岂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许是最后一句话挑起了观主大人的恶趣味,居然一脸正色的告诉温易安,说是众修切磋比试之时,弈剑峰会派暴猿下场,谁能胜过暴猿,就会有额外的好处赐下。

  这一下倒把温易安弄得不知所措,那暴猿虽然性喜好勇斗狠,又曾偷吃了不少灵药、灵果,因此说是同阶无敌也不为过,可它毕竟还未进阶,战力只相当于筑基巅峰,相信随便哪个结丹境修士都能将其碾压。

  怎奈武尊大人言出法随,放眼整个剑煌山,除了聂婉娘、程石还有季灵三人以外,谁还敢违了他的意?便是纪烟岚出关,怕也只会对此事笑着举手赞成。

  消息传开,众修哗然,皆在暗地里猜测武尊的用意、想着此事绝不简单,再想到那句“会有额外的好处赐下”,于是不少人便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

  陈景云扬了扬手中的纤细枝条,立时就把刚要懈怠的暴猿给吓了一个哆嗦,连忙弓马沉腰,在空地上摆起了架势,枝条虽然柔弱,却也要看拿在谁的手中,陈景云手中的细枝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趴在青石板上的灵聪兽见了暴猿这边的情形,只能用胖爪子蒙住眼睛,竟是不忍直视,季灵心肠最软,见暴猿这些日子实在过的凄惨,便趁师父不注意时,弹指将一枚灵丹射进暴猿的巨口中,为它缓解疼痛。

  不理会弟子的小动作,以神念继续引导暴猿体内的灵气,使其沿着一些从未开发过的经脉游走,遇到死路之时还要打破重塑一番,其中自然免不了一番钻肉分筋之痛。

  这暴猿也是个硬气的,似乎隐约知道这是为了它好,虽然不时咆哮一声,但却忍住了大半的疼痛。

  “不错,今日终于大功告成!”

  待到暴猿体内一个周天的脉络被连成了一圈,再以神念将灵气运转之法烙入暴猿空洞的识海后,陈景云终于满意的点头。

  暴猿此时愣愣的挠着后脑勺,想不明白自己体内原本直来直往的灵力为何开始绕起了圈圈,不过这样似乎也还不错,灵力如此运转,竟然让它有了力量大增之感。

  方要捶胸咆哮一声来表达喜悦之情,却见陈景云又把细枝摆了两摆,暴猿立时把到了嘴边的咆哮声给咽了回去,而后居然双臂挥舞,练起了拳招,伸舒之间还能辅以身法,到了最后竟连体内灵力也跟着徐徐运转了起来。

  见到有了灵力辅助后,暴猿将之前磕磕绊绊的拳招练的渐入佳境,陈景云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

  这套拳法本就是闲云观祖师灵猿子当年日夜观摩猿、猴之属在进击闪躲时的动作要意,才得以参悟出来的,如今暴猿将之施展起来,可说是相得益彰。

  程石已经到了半天,见到暴猿竟然能够将一套通背拳打的神形兼备、内外合一,不由觉得有些不妥,憨声道:“师父,这套拳法可是咱伏牛山的看家本领,您这样硬是把它教给了一只大猴子,万一师祖不喜,怕是要托梦怪罪哩!”

  陈景云闻言哈哈大笑,几个亲传弟子都是尊师重道的好孩子,而师姐弟当中却要数程石最认死理儿,拍了拍三弟子宽厚的肩膀,解释道:

  “你师祖在世之时你还年幼,因此不知道他老人家的性子,老头子这辈子最喜猿猱之属,从来都是视之为亲、为友的,若是泉下有感,知晓暴猿学会了他传下来的武学,怕是会高兴的跳脚呢!因此不必担心此事会对你师祖不敬!”

  程石听了师父的解释,这才嘿然一笑不再做声,而一直陪在陈景云身边的聂婉娘却是眼底亮晶晶的,她总觉得师父如此上心的操练这头暴猿,背后似乎另有深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