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四十节 倚风钓月议中州

第四十节 倚风钓月议中州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251更新时间 : 2019-12-20 23:59:56
  灵云如烟似雾,婉转松竹霜华,弈剑峰上倚风钓月,坐看盛景明霞,相谈语自夸……

  今日剑煌山上难得的清净,又恰逢纪烟岚出关,陈景云便在层云之上布下宴席,邀请纪烟岚一同观赏皎月星辰,其间自然少不了珍馐美味、灵果佳酿,此时二人酒兴正浓,谈笑间倒忘了时辰。

  季灵摁着灵聪兽在一旁陪了一会儿,终究耐不住席间久坐,在得了陈景云的允许后,便携着胖东西嬉戏于星海之间,并不时戏弄一下刚刚结了妖丹尚还不善御空的暴猿,惹得陈景云与纪烟岚不时笑骂。

  之后也不知怎地了,季灵与灵聪兽这两个不安分的居然动了逐月的心思,呼啸一声便化作了两道流光,争相向着初升的满月飞驰了过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暴猿在后面因为跟随不及而捶胸顿足。

  纪烟岚被爆猿的大嗓门给扰的烦了,便挥手将一枚偌大的灵果丢入它的口中,这才止住了它那带着委屈的咆哮。

  爆猿很有颜色,得了灵果后便连忙低眉顺眼地降下身形,老大已然跑的不见踪影,它可不敢再在陈景云身边晃荡。

  见了暴猿的那副熊样,纪烟岚不由笑的花枝乱颤,心说:“闲云师弟这一脉还真是另类,师父没有正形、弟子们都有个性,就连养的灵宠也与别人养的不同,竟都是惯会见风使舵的!”

  “咦?师姐可是想到了什么愉悦之事?我这些天被几个逆徒给气的不轻,正需调剂,师姐快快说与我听。”陈景云笑言。

  知道这是陈景云在明知故问,纪烟岚又自抿嘴一笑,之后道:“师弟还真是好福气,我观你门下的这几个弟子端地都是好人才,非但资质超绝,更是已然找到了各自的修行之路,将来的成就注定不可限量!师弟教导弟子的本事实在是让人望尘莫及!”

  听到纪烟岚的夸奖,陈景云的醉眼之中立时泛起得色,纪烟岚恭维他教徒有方他可以一笑置之,不过说到了几个弟子,却叫他得意非常,孩子当然是自家的好,此乃人之常情,陈观主又何能免俗?

  不过嘴上却还要谦虚几句,摇举酒杯与纪烟岚共饮了一盏,而后才轻咳一声道:“哎呀!师姐谬赞了,婉娘她们几个自幼便都长在我的身边,我又不是严师,是以一个个都被我惯的顽劣不堪,你也见到她们跟我这当师父的甩脸子了吧?真是让人头疼的紧,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倒是师姐的乙阙门这边,虽然门下修士众多,却人人都会紧守规矩,我观易安师侄就占尽了老成、稳重这两条,实在让小弟羡慕。”

  听着陈景云言不由心的话,纪烟岚不由暗啐了一声,白了陈景云一眼之后便执起腰间的酒葫芦,示意让他闭嘴。

  陈景云见状哈哈一笑,也推掉手中的酒盏,二人倚着青云、遥望明月,再大口饮一口灵酒,心意舒畅的无以复加。

  “咦?来了!”

  罡云之上一道讯光打北边迅疾而来,陈景云轻咦一声便抬手一抓,而后就见一枚玉符被他擒在了手中,神念动时,早把其中所载的内容看了个分明。

  诧异地看着陈景云手中的玉符,纪烟岚心中的钦佩之情更浓,要知道修仙界之所以要用法阵激发传讯玉符,一是因为其迅捷方便、再一个则是传讯玉符一旦没入了罡云之中,除非大神通者出手否则无人能够拦截。

  而纪烟岚因为早就对陈景云对修为境界有了猜测,所以并不如何吃惊,只是心中更加笃定自己猜测罢了。

  “烟岚师姐,婉娘与温易师侄他们已经完成了此次出山的目的,且本宗修士并无折损,接下来怕是需要一两年的缓冲,待到南陆各宗习惯了乙阙门的存在后才能再次落子。”陈景云语带轻松之意。

  纪烟岚闻言含笑点头,其实她对聂婉娘和温易安捣鼓出来的抢夺南陆地盘之事并不如何在意,成了固然很好,不成就当是历练了,在她心中,随陈景云前往中州才是大事情。

  “师弟,还有不到一年时间,中州就会对外发放身份玉牌,还会有专门的使者莅临苍山福地,师弟倒时是想显露普通元婴境修者的实力?还是想……?纪烟岚话未说完,但是其中的意思却已清楚明白。

  沉吟了一阵,陈景云才道:“我也不瞒师姐,以我此时此刻的修为境界,当需时刻遵从本心行事,委曲虽然不失为良策,我却已经不屑为之,若非一身羁绊实在抛之不下,小弟此时怕是早已打上了那莲隐宗了!”

  听完了陈景云的话,纪烟岚一拍浮在身前的案几,而后朗声道:“好!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是我辈修士风骨!看来师弟果然已经到了元神之境,真是让人敬仰赞叹!

  我的修为虽然远不及你,但是数年苦修也算略有收获,相信越境斩杀个把元婴后期修士还是不在话下的,现在现成的打手摆在眼前,就不知道能否被你看上眼了!

  还有啊,这些年‘师弟、师弟’的已经叫惯了嘴,急切间却是改不过来,不知武尊大人可要小女子现在就称呼您一声前辈?”

  纪烟岚末尾的一句话说的俏皮无比,陈景云听了先是开怀一笑,继而不住地点头,似在等着纪烟岚称呼他为前辈,引得纪烟岚出言笑骂。

  修行路上能够遇到一位志同道合的同伴可谓人生幸事,若是这位同伴还能够不惧生死、执着地陪在左右,不必再说别的,唯有珍惜。

  二人说说笑笑,似乎根本不把将来的事情放在心上,待到月挂东南时,旦见银辉遍洒搅得云海翻卷、夜风袭人吹动了今古情怀……

  云端畅饮良久,陈景云终究没有说出不让纪烟岚随自己一同前往中州的话,此时若是拒绝,对纪烟岚的伤害必然极大。

  况且纪烟岚身上还藏着好似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地大秘密,此事既然已经被陈景云发现,他便绝不会袖手旁观,心道:“或许把纪烟岚带在身边会更好些吧。”

  ……

  待到季灵骑着灵聪兽呼哧带喘的跑回来时,却见师父与这位为人极好纪师伯全都在撒酒疯,一个挥着玄剑胡乱比划、一个对着北边破口大骂,二人不时大笑几声,直把云海都震的沸腾起来!

  季灵不敢上前,生怕被师父给抓去灌酒,灵聪兽畏首畏尾,陈景云上次喝醉时就曾拎着它的尾巴一通狂甩……

  剑煌山上的留守修士不知道层云之上发生了什么,全都仰着脖子向天巴望,只有仍在洗剑池边锻造灵宝的程石知道缘由,缩了一下脖子,觉得地火还不够旺,否则怎会使人觉得脊背发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