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一百一十五节 暗中较劲

第一百一十五节 暗中较劲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045更新时间 : 2020-03-28 23:58:36
  伏牛山后山山谷中的那片灵药园子此时已经有了向谷外扩展的趋势,挤的原本建在园子边上的药庐已经搬迁了三次。

  石鹤与几个同为药痴的弟子虽然心有不满,却也只能生受,他们可得罪不起白氏姐妹,若是惹恼了她们,万一被断了材料供给可就坏了!

  涂山谦当日的掐算一点不错,时隔月余之后,第二颗魔星果然应劫降世,在闲云观众亲传的一番镇压、洗礼之下,白芷便又多了一个妹妹。

  白芷与白池这几年自认已经饱读诗书,对于自己在懵懂之时被陈景云和彭仇给取的名字实在是恨得牙痒,怎奈这些年已经被叫惯了,木已成舟,徒呼奈何?

  大姐白芷因为未出世时就受了陈观主灵气洗礼,是以不像三个妹妹那般胆小怯懦,便是当着聂婉娘的面也是硬气的很。

  因此在取名一事上绝不允许一众不良人参与其中,她自己则从“淑性茂质“、”充耳琇盈”两句中各取一字,于是便有了三妹白淑、四妹白盈。

  这两个名字一出,立时将聂婉娘等人惊的目瞪口呆,皆在琢磨这姐妹四人将来是要开赌坊不成?不然怎会一个“白输”一个“白赢”?醒神之后众人连忙称赞白芷给妹妹取的名字实在高妙,外人不及也!

  此时灵药园子中央的那座草庐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精巧的竹楼,白氏姐妹四人每日里侍弄灵植,兴致来时也会牵蜂引蝶、嬉戏谷中,同时还要提防彭逍、彭遥以及孟不同这三个小贼,日子过的既不乏味又十分惬意。

  三个小的自从在小师叔的撺掇下,偷了五师叔季灵的千花蜜露,自此便对个中滋味念念不忘,如今五师叔不在,他们自然要将主意打到白芷姐妹这里,不过得手的次数实在不多。

  白氏姐妹也乐得与三小逗趣,而这却把个依旧对众“魔星”心怀戒备的涂山谦给看的是喟叹不已,暗自佩服闲云观收拢人心的手段,却忘了自己与孙儿也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

  自从暮如雪渡过了四转的劫数之后,彭仇就带着她整天云里来雾里去,夫妇俩今日到皇宫去探望一下姬桓,明日又到十万大山中帮衬季灵,其间自然少不了寻幽探奇、领略人间盛景,少有管教两个孩儿的心思。

  对于彭仇的心思,聂婉娘等人自然知晓,彭仇此时虽然修为不弱,身份在外人看来也是尊贵至极,但是他却从来只以闲云观中一老仆自居,认为彭逍、彭遥乃是四代亲传,自当由师父、师叔们管束。

  聂婉娘身为三小的师父和师伯,这些年却少有亲身管教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些亏欠之意,是以只在教导三小修行之时做严师状,对于他们平素的顽皮,开始时还会口头训斥几句,后来也就听之任之了。

  闲云观中就是如此,向来追求恬淡舒心,这是陈观主自少年时就已经形成了的处世之道,如今被弟子们发扬光大自是不足为奇。

  一年的时光并非虚度,聂凤鸣因为没有众多杂事缠身,加之肯用苦功,此时已经与袁华一般,都有了逼近六转的修为。

  既然聂婉娘已然回归,聂凤鸣更是乐得一身轻松,每日里只在后山之巅与传道碑较劲,却把涂山氏爷孙羡慕的要死。

  程石因为醉心于炼器之道,在修行上要比师兄师弟慢了半拍,虽然有地底煞气时刻磨炼肉身,但是境界上的差异已经不是肉身强横可以弥补。

  师弟师妹们都已经成长了起来,聂婉娘也不愿意再如从前那般以力服之,因此回山之后曾与三师弟程石有过一番长谈,想让他回归正统的修行之途。

  可是哪成想费了半天口水,却只换来了程石嘟嘟囔囔的不愿意,聂婉娘恼怒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暴揍。

  这一招果然万试万灵,在大师姐煌煌凶威之下,程石只能狼狈讨饶,言说自己今后会将半数的时间用于修行,这才脱得大难,几个月下来,修为已经有了一些进步。

  而性子最为跳脱的季灵因为要替家中解决大事,一个人守在十万大山之中时,倒是难得的收拢了心性,又因为时常需要外出降服妖凶,因此修为战力都有不小的进步,如今已经彻地稳固了五转的境界。

  聂婉娘对此大为满意,特地去了一趟黔州,将一枚绮天莲子送了过去,又说了一些鼓励之言,直把季小五喜的找不着北,对于圈养妖凶之事也更加的上心。

  一众亲传弟子之中,只有柴斐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于自己修为进步缓慢不以为意,每日里数他最闲。

  聂凤鸣当家的这段时日,对小师弟是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怎奈柴斐的脸皮天生就比城墙还厚,苦修几日之后,便又会固态萌发,不过自从涂山宝宝来到伏牛山做客之后,他倒是开始用起功来。

  这两个小子似乎天生就是冤家,乍一见面就互相看不上眼,而少年人解决争端的办法自然就是约架,自从第一战两人打了个平手之后,争斗就变成了常态。

  其实涂山谦也早想与聂婉娘比试一番,要看看那位山主所创的秘法到底是如何的惊才绝艳,可是闲云观众弟子对他言必称前辈,这叫他如何抹得开情面?更怕旁人说他以大欺小。

  如今见孙儿时常会与柴斐争斗,涂山谦自然乐见其成,更是不乏鼓励之言,虽然只是两个少年人的争斗,却也能够从中看出不少东西。

  他的这番心思如何逃得过聂婉娘的法眼?心中好笑之余,便也对柴斐来了一番鼓动、勉励,让他不可丢了师父的脸面。

  柴斐对自家师父的崇拜可是自幼便刻在骨子里的,一听与涂山宝宝的争斗竟然关乎师父的颜面,那还不铆足了劲儿?

  于是两个小子三日一小斗、五日一大战,各有输赢之下,便会一个去向爷爷追问败敌绝技,另一个则会缠着大师姐请教如何才能将敌手一击打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