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一节 思师恩时泪满襟

第一节 思师恩时泪满襟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186更新时间 : 2020-04-24 22:58:22
  “除、清、九、盂”一直都是天南百姓世代循守的祭祖节日,闲云观中虽然没有什么特定的规矩,但是却把这四个日子看的极重。

  而重阳之日又因其九九归真、一元复始的寓意,因此最得陈景云看重,每到这一天,闲云观一众亲传弟子都要随着他一同祭奠祖师。

  今日又逢重阳,牛家村人早早的就把一应贡品摆在了自家的供桌上,除了祭祀自家的祖宗之外,家家又都供奉灵猿仙师的牌位,一时间,香火气弥漫在了整个村子中。

  待到行完了祭拜的礼仪之后,村中男女老幼尽皆走出家门翘首望天,原因无它,因为今日自家云哥儿将会移来一座能够浮在半空中的山峰,以此祭奠故去的亡师。

  牛家村的庄户们这些年虽然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一座山峰是如何自己飞在天上的,难道山石之中还能生出翅膀不成?

  不过迷惑归迷惑,但却没人认为此事有假,在庄户们朴实的心里,莫说是区区一座会飞的山峰了,便是哪一天云哥儿要把月亮摘下来挂在村头照亮,大伙儿也是信的。

  外门弟子们此时可没有庄户们的闲情逸致,无果等人带着众多好手,将伏牛山周围方圆数里守了个严实,禁绝一切外村的乡民从此处经过。

  灵峰落下之时,哪怕只是泄露一丝威压,也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承受的,在祭奠观中祖师的大日里,可不敢发生折损人命的惨事,彭仇对此下了严令,外门辖下尽皆出动。

  闲云观中一片肃穆,聂婉娘头挽飞云道髻,身着扶风揽月仙衣,率着一众后山亲传弟子于供奉堂前静立等候,方才眼见师父的道器分身化作弧光破空而去,众人便知灵峰距此已经不远。

  纪烟岚的胸口犹在不住地起伏,正自极力压制激荡的胸意,身旁的小侍女昆蓉已经低声唤了她数次,纪烟岚却充耳不闻,只因方才陈景云的分身离去之时,在她的识海中留下了一句话。

  “师姐,今次灵峰归位之后,我就会将师父的灵柩移于其上,他老人家后半生困居伏牛山上,弥留之际还在羡慕修仙者的飞天只能,今次总算是能够常卧云天了,到时师姐便与我一同祭拜师父吧。”

  虽然纪烟岚和陈景云已经默认了彼此之间的关系,但却终究还差一样俗礼上的认可,那就是出入供奉堂的资格。

  修行中人本来对这些所谓的世俗成规并不在意,但是纪烟岚因为要入乡随俗彻底融入闲云观中,是以把这一点看的极重,今日终于等来了陈景云这话,心绪激动也是难免。

  供奉堂中有诵经之声隐隐传出,旁人等闲不得入内的供奉堂,却是苦月大师的心安之所,这老僧但凡来到观中,必会每天为老友诵上一段经文、闲话一阵过往之事,今日亦是如此。

  至于堂外之人皆在期盼的飞来神峰,此事奇则奇矣,不过对于老僧而言,实在没有为老友诵经来的重要。

  ......

  盏茶的功夫之后,高天上的云团忽地四散翻卷,片刻之后,一座倒悬着的翠碧色灵峰便已出现在了下方众人的眼中,灵峰徐徐降下,直到相距伏牛山巅还有百丈的距离时,才自悬停不动。

  没有想象中的磅礴威势,但是庞大的山体之中所散发出的古朴、峥嵘之意,却直扑观礼之人的心海,令人没来由的一阵战栗。

  灵峰微微一震,山体之中便有三百六十道星光随之一盛,星光循着特有的轨迹,直透罡云之上,各自牵引着一道本星之力,那场面实可谓玄之又玄,奥妙难测。

  就在众人兀自目眩神驰、难以自抑之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所有在场之人的耳中。

  “因果往复,万物轮常,蒙本观开山祖师英灵庇佑,天南国武道隆昌,今日灵山现世,一则证我闲云一脉气运深重,亦为天南修行之人立下一靠山,是以当立宗门,此后聚沙成塔、协力共进!”

  听了灵峰顶上传出的这番话,聂婉娘等人齐齐躬身唱喏,外门之人自彭仇而下,纷纷拜倒尘埃,口中皆大声回应:“谨遵观主法旨!”

  至于一众牛家村的男女老幼则是早已跃跃欲试,宗门不宗门的与他们没有太大关系,对于庄户们而言,自是云哥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哪里用去多想?

  是以牛家村人此时才是最轻松的一群人,都想快快攀上灵峰,去领略一番云天之上的奇景,只是头上的灵峰距离地面实在太远,村中除了柴二蛋之外,怕是无人能够登顶。

  巍巍灵峰通体晶莹,在日光的照射下,更显恢弘大气,下方的伏牛山虽然也是灵气逼人,但是与之一比,实在逊色太多。

  观礼的涂山宝宝长大了嘴巴,喉咙中不时发出“咯、咯!”之声,他已经从爷爷的口中得知,头顶这座高不下六百丈的巨峰竟然全由珍贵的辰翠石所铸,于是只觉头脑一阵发晕。

  涂山谦到底是见多识广、老成持重,压下了心底的惊愕赞叹之后,眼中不由泛起一抹担忧之色,身为老牌的修真强者,涂山谦并不认为陈景云此时将这座灵峰摆在明处是一件好事。

  “三族高手何其之多?即便妖、魔二族暂时发现不了此处的情形,但是灵峰悬于天地之间,怕是瞒不了距离此处最近的北荒修仙界多久。

  而自己与孙儿又受了参悟传道碑的偌大恩情,却是不好独善其身。”

  如此想着,涂山谦便决定寻个合适的时间,向陈景云痛陈利弊,希望他能改变主意,将灵峰继续隐于原处。

  陈景云此时头上悬着惊云宝刃,立于灵峰边缘,任由高处的凉风吹的青衫猎猎、道髻散乱,想起师父灵猿子临终时眼中透出的不舍与不甘,陈景云不觉泪湿衣襟。

  原来眼泪的滋味是如此的酸涩......

  师恩深似海,从咿呀学语,到长成英挺的少年,陈景云此生最快乐的时光,便是那段腻在师父身边任性胡闹的日子。

  而今弟子已经立于当世绝颠,自问凭着道器之威加上一身的武道修为,战力已经不会弱于北荒人族第一人了,奈何恩师却早已睡在冢中,再不能亲口夸赞弟子。

  自从灵猿子离世之后,小道士陈景云三十多年从来不曾哭泣,即使是面对恩师画像时,也只会作出一副嘻哈模样,今日足踏灵峰、脾靡四野,终于被思念冲破了心底的关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