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一百七十八节 举杯执箸品落花

第一百七十八节 举杯执箸品落花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174更新时间 : 2021-02-17 19:04:54
  见陈景云与纪烟岚皆是一副不解之色,妖神启稳定了一下心神,又扫了一遍同样目露疑惑之意的诸位妖族大能,这才言道:

  “此事本来不该由我向外透漏,不过今日却是不得不说,家祖母闭关四百余载,前日已有破关之兆,若是知晓家兄祛毒有望,想必不会吝惜些许的本源道念!”

  此言一出,飞空驾辇之上霎时又变得一片寂静,好半晌才听七修老妖颤着声音问道:“老祖宗当年闭死关之前就已经触及到了那层屏障,如今既然破关在即,想必定是成了吧?”

  妖神启含笑点头,丝毫也不掩饰眼中的自豪之意,群妖见状无不大喜,更有几个与妖凤族交好的老妖已经手舞足蹈起来,大声呼喝着便上前恭贺!

  心道一句“果然如此”,陈景云便开始笑吟吟地从旁看戏,见节恒老妖并未加入欢庆的队伍,而是贼目兮兮地偷瞄自己,于是遥举酒盏,一饮而下。

  纪烟岚在得知西荒中真的出了一位将要踏足造化境界的老妖怪后,就不由在心底里赞叹起了陈景云的天心道念,同时也隐隐的有了一丝担忧。

  同为造化境界,既然陈景云能够自命运长河中察知妖族这边的动静,那么妖凤族的那位老祖宗是否也可以通过同样的方法感应到陈景云的存在?

  传音说出了自己的疑虑,陈景云给出的答案却是不必担心,还说除非那名妖凤族的老妖物同样拥有天心衍演之术,且修为还要比自己高出一筹,否则即便耗尽心力也定然是无功而返。

  既然不虞被对方窥破修为,纪烟岚便也不问其他,心里则是起了一种恶趣味,想看看这些东荒大能是如何被陈观主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此时妖神启终于摆脱了上前恭祝的群妖,举杯请酒道:“闲云道兄,家祖母一旦出关,道兄所需的造化之力便不是问题,不若咱们这就动身?”

  “既然答应了道友,贫道自会不遗余力,道友不也说天梧山美景非常吗?我夫妇自然要去叨扰几日。”

  妖神启之前一直有所担心,生恐陈景云在得知妖族之中将会出现一位造化境强者之后会心生退意,此时再次得到了允诺,这才终于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对于陈景云的洒然气魄,妖神启是真的心生了钦佩之意,将自己相熟的三族大能一一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发现竟没有一个可与眼前之人相比的。

  “他若不是出身人族该有多好……”

  免力压下自己心底突然冒出的古怪念头,妖神启清啸一声,拖拽着驾辇的一十八头蛟兽立时仰天嘶吼,纵身便往天梧山方向奔去。

  ……

  天梧神树高不下百丈,偌大的树冠好似紫云一般笼罩着整个峰巅,一缕清风拂过时,清甜的香韵弥漫山中,使人闻之心醉。

  相距神树不远的一座玉台上,妖神绝兄妹亲自作陪,正与陈、纪二人品茗观景,纪烟岚对天梧山的景致十分满意,闲聊之时还不忘摄来几朵淡紫色灵花入茶。

  妖神绝胸中颇有锦绣,言谈间温声细语,脸上的笑意更是不曾断过,素来好酒的他自从得知陈景云已经有了替自己祛除魂毒的方法之后,这几日竟是滴酒不沾。

  陈景云对他的观感似乎不错,主要还是妖神绝的棋力颇深,是一个可以让他放手落子的好对手,于是闲谈之时便也多出了几分亲近之意。

  “神绝道友,今日风柔日和、灵花吐蕊,大好光阴岂能辜负?不若你我对弈几局以增雅趣。”

  一听陈景云又要与自己对弈,妖神绝清瘦的脸上立时失了笑意,苦着一张脸告饶道:“闲云道兄还放过了我吧,若再与你对弈几局,小弟恐怕就要怀疑自己的心智了。”

  “道友这是说的什么话?需知纵横之间自有天地,你我弈棋对垒,共探其中妙理,说不得还能有助于修行,莫要推脱,且请当先落子。”

  眼见着陈景云在说话之时已经挥手布下了棋盘,妖神绝只得硬着头皮当先执起了一枚黑子,他这几日实在下棋下的有些怕了。

  妖神启见了妖神绝的囧相,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想不到连生死都不放在心上的兄长居然也有心生惧意的一天。

  牛不喝水强按头,原本心情颇佳的纪烟岚见到陈景云又是这副德行,不由心中腹诽,坐而论道不好吗?借机打探一下那位妖凤族老祖宗的虚实也是好的,怎么就又下起棋来了呢?

  红日西陲之时,妖神绝颓然弃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招了招手,便有两队身姿婀娜的青雀族女修捧着珍馐佳肴上前布菜。

  志得意满的陈观主自是食指大动,一边品鉴着妖凤族特有的美味,一边打趣道:“听闻神绝道友也是酒中豪客,这几日却是怎地了?莫不是拙荆所酿的瑶华琼酿亦不能入道友之口?”

  妖神绝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无奈笑道:“道兄莫要调侃我了,以往来日无多之时自然可以百无禁忌,如今痊愈有望,小弟岂敢依旧贪杯?”

  见堂堂妖凤族族长对自己言必称兄,甘以小弟自居,陈景云不禁对妖神绝刮目相看,同时也对未来的妖族大势更加期待起来。

  此时他已打定主意,若有可能,便是真的帮着妖神绝解去“先天魂毒”也非不可,世间从此多出一个有趣的家伙,总比尽是一些碌碌无为之辈要好得多。

  “举杯饮残霞,执箸品落花。灵云挽香风,常伴梧桐下。”

  就在陈景云熏熏然因景生情,口中胡乱吟诵着粗陋的诗句时,忽有一个粗狂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哈哈哈……!神绝贤侄!听说人族闲云武尊前日驾临我天梧山,却怎地不叫族叔一同前来拜望?”

  闻听此言,妖神绝面色不变,妖神启却已目露怒色,想要出言讥讽时,却见兄长给自己使了个眼色,不得已,只得一同起身相迎。

  “都说族叔近来正在闭关参研火法,小侄怎敢前去打扰?族叔今日出关,想必大法已成,快请入座一叙!”

  妖神绝说话之时笑的极是亲切,礼数周全地将那名虬髯老者迎上玉台,之后便为陈、纪二人引荐。

  陈景云与纪烟岚也不拿架,起身见礼时,都说久仰怀公大名。

  落座之际,妖神绝有意让他这位族叔坐在首位,妖怀公则是坚持不肯,推让之间尽显亲族和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