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二百三十八节 星神坠下三千雨

第二百三十八节 星神坠下三千雨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302更新时间 : 2021-05-31 00:47:49
  武法修行最讲气势,一战胜了齐道痴的聂凤鸣只觉道心一片清明,一股说不出的畅快之意几乎快要溢出胸膛!

  待想到自己稍后又能一战,聂凤鸣不由哈哈一笑,长枪一横,看向了对面云台上的玄成子。

  见此情形,玄成子的神色立时阴晴不定起来,心说:“原以为对上齐道痴那老鬼,聂姓小儿即便胜了也定然是险胜,自己正可以来个以逸待劳,一出胸中恶气。

  岂料老鬼的鬼蜮幻法在人家面前竟好似土鸡瓦狗一般,此时聂姓小儿气势正盛,看样子也没有多大的损耗,自己若是应战时,恐怕依旧败多胜少,这却如何是好?”

  诸位北荒高士哪个不是人精?如何看不出玄成子的窘态?一时间幸灾乐祸者有之,暗自担忧者亦有之,最多的则是冷眼旁观。

  等了数息,见玄成子那里依旧没有动静,聂凤鸣不禁面露不屑之意,扬声道:“玄成子!你若不敢应战,那便是再输一场,如此两场皆负,岂非丢了紫极魔宗的脸面?”

  虽然明知是激将之法,玄成子依旧闹了个大红脸,冷哼一声待要起身时,却被玄悲子以眼神阻止,而后便见这位紫极魔宗宗主正色言道:

  “方才之约不过是鄙师弟的义愤之言罢了,自然不能当真,且我等此番前来可不是为了与闲云观结仇的,又岂能趁人之危?

  是以聂小友还请回归本阵调息片刻,如若实在战心难消,待你调息之后,就由老朽与你切磋一场吧。”

  此言一出,北荒修士一方的云台上立时变得鸦雀无声,除了几个心思活泛之人猜到了其中的几分缘由,余者尽皆大感讶异,想不明白堂堂魔门之主因何要与闲云观的一个弟子交手。

  迟问道与风栖白等一众北荒大能自然知晓玄悲子心中所想,暗自称叹之余,有人一脸玩味地看向聂凤鸣,也有人把目光投向了陈景云,想看看闲云观一方会如何应对。

  需知玄悲子非但修为高深,更兼身负镇宗至宝,一身战力当可排入北荒前五,绝非初入大能境的修士可比,即便聂凤鸣再是武法玄奇,也决计没有胜算。

  聂凤鸣此刻有些意兴阑珊,抖手将“雷炎枪”收入眉心,对玄悲子道:“本欲横枪连战,孰料对手藏头,罢了,你的对手不是我,我师娘近来修成一剑,正可与你匹敌。”言罢身形一晃,已然回到了师父师娘身边。

  纪烟岚原本正对玄悲子等人心存蔑视之意,听了聂凤鸣这话,不由喜上眉梢,心道:“不愧是自己的好弟子,什么好处都会先想着师娘!”。

  又见陈景云含笑点头,于是扬声道:“既然玄悲道友有了动手的意思,不若本尊陪你过上几招。”

  玄悲子闻言微微颔首,似是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况且他方才为玄成子推脱了一场,可说是已经舍了面皮,因此自然不会拒绝。

  “哼!事情到了现在已经再明朗不过了,闲云观一方打的好算盘,让门下弟子们出来挑战,赢了天下传名,输了也没什么损失。

  最可气的是玄成师弟与齐道痴还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若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些人怕是真没脸面踏足天南了。”

  都说人老奸马老滑,玄悲子想通此节之后,衣袖一摆,就要起身应战,心中则道:“你纪烟岚以剑入道又如何?难不成真能敌得过本尊数千年的修行?”

  岂料就在此时,原本一直冷眼旁观的花醉月却忽然冷冰冰地从旁言道:“玄悲道友稍安勿躁,我与纪剑尊皆修剑诀,今日又恰逢其会,正该论道一番,纪道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森冷的言语把北荒群修听的脊背生寒,不过倒也没人感到意外,纪烟岚当年未入元神境时,曾在五宗大比中将步摇仙子当场斩杀,花醉月与她可是有着深仇大恨。

  “咯咯咯!花前辈,岂不闻有事弟子服其劳?你想与我师娘动手,却需先过了我这关,小女子身为闲云观当代宗主,与您交手应该不算失礼吧?”

  聂婉娘笑颜如花,话也说的好听,但却同时惹恼了纪烟岚与花醉月,前者恨恨地白了聂婉娘一眼,恼她抢了自己出手的机会,后者则是气的柳眉倒竖,聂婉娘在她眼中不过是个小辈而已,不想竟敢出言挑衅!

  “哼!小辈既然不知天高地厚,本尊今日就成全你!”

  见花醉月竟被自己的几句言词激怒,聂婉娘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继续娇笑道:“花前辈何必动怒?晚辈此举也是出于无奈,家师与师母地位尊崇,即便出手,也需身份相当。”

  话一出口,非但花醉月怒极反笑,就连陈景云都差点被茶水呛到,纪烟岚则是面露笑意,觉得弟子这话说的着实在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个挑动唇舌、讥讽挖苦,要落对手的面皮,一个怒气塞胸恨不得立时就将眼前的卑劣小辈斩于剑下,于是一场大战就这么当空展开!

  星神坠下三千雨,离恨无苦尽凋敝。浮生现世阴阳转,肇判乾坤自无惧!

  一个是闲云首徒演武法,一个是太上忘情执慧剑,她二人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一战直从夕阳斜照一直打到了月上中天!

  这一下可是苦了陈观主,场中二人的修为不是上一场的聂凤鸣与齐道痴可比,荡起的灵威几乎要把两方的云台掀翻,更别说那些刚刚复原不久的寻常山峰。

  陈景云又不能施展造化境的神通,于是为了保下大苍山这一方天地,只得将“惊云刃”御使的四下翻飞,用以荡平余波。

  纪烟岚与聂凤鸣、袁华等人此刻已是看的如痴如醉,哪有心思为他分忧?

  “惊云刃”一出,一众北荒大能哪里还敢大意?玄悲子与风栖白最是小心,连忙御出了镇宗至宝,看似是在护持己方云台,实则却在小心防范。

  旁人眼中的惊世大战,在天机老人眼中却是不值一提,他倒是对陈景云的“惊云刃”更感兴趣,一边饮着琼瑶佳酿,一边啧啧称奇。

  酒盏见底时,发现季灵正一脸崇拜地仰头观战,于是呵呵一笑,便又斟自饮了起来,竟连迟问道的传音也未曾答复。

  “花醉月的《太上忘情剑诀》当真不俗,看她动手之时犹有余力,想必还有杀招未曾显露,可恨婉娘这丫头居然不肯让我出手。”纪烟岚赞叹之余还不忘埋怨一句。

  陈景云闻言大笑,也不再去御使“惊云刃”,任凭道器分身去挡下两人交手的余威,他自己则执起酒盏大饮一口,得意道:

  “犹有余力又如何?没见婉娘正把花醉月当成磨刀石吗?待会儿臭丫头若是发起狠来,区区《太上剑诀》又何足道哉?”

  “是是是!武尊大人的弟子又岂是等闲之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