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二百六十七节 落下帷幕

第二百六十七节 落下帷幕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408更新时间 : 2021-08-16 21:23:32
    相距无尽海中的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三天,其结局也并未超出聂婉娘事先的预料,龚晁身负重伤,修真者中的两位大能境修士一人“身死道消”一人“含恨逃遁”,田帧与南宫恙为护同门以至本源大损,至于那些莲隐宗高手则是尽数殒命。

  却说当日天意诛邪之下,本就识海受创的轩辕重明与龚晁在仓惶应劫之下,几乎就要道心失守,好在危急关头,一轮银色弯月忽地横空出世,顷刻间堵住了穹顶处的巨大窟窿。

  “惊云刃”不愧是陈景云的本命至宝,弧光抵住混沌气流之际,就连那些蚀骨金风都像老鼠遇上猫般纷纷躲出去老远,虽然仍向龚晁与轩辕重明袭去,但是到底不如之前迅疾。

  大难临头之际谁还管得了敌人怎样?反正都是自顾不暇,也不怕对手趁势反扑,于是龚晁与轩辕菁华连忙各自施展起了最强的护身手段!

  有道友此时要问了,大能境修士的遁术何等迅疾?他二人只需躲出去个几万里,难道这些蚀骨金风还能追上去不成?何必在此硬接?

  却是大能境修士在寻到了自己的道途之后,已经可以浅涉天心,且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当世除了被气运钟爱又能算尽天机的陈景云与天机老人以外,恐怕没有谁敢动不动的就去行那逆天之举,就连舜易和洛玄青也不例外,遑论旁人?

  这其中的道理可谓玄之又玄,龚晁与轩辕菁华若敢逃遁,后果不是两人可以承受的,恐怕立时就要沦为天意追除的对象,自此不敢有片刻的驻足。

  什么是及时雨?说的就是此刻!正当龚晁极力抵御风劫之时,南天处忽有两道遁光电射而来,见此情形,龚晁立时精神大震,狂吼道:“你我两家已有数十弟子身陨妖妇之手,两位道友速诛此贼!”

  聂凤鸣本就携着惊天煞气而来,一听龚晁之言立时气得咬碎钢牙,二话不说,手中“雷炎枪”光芒大盛,对着轩辕重明便刺了过去!

  袁华还算镇定,道念一扫,已经察知了荒岛的方位,手中羽扇遥遥一挥,早有一股乙木生气循着玄奇的轨迹追了过去,之后再将四方宝印望空一抛,帮助龚晁一同抵御九天风劫。

  一切发生的太快,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得了袁华的助力,龚晁身上压力大减,诸般灵宝相继御出,终于摆脱了之前的窘境。

  因为没有了性命之忧,龚晁心绪大定,连忙抬眼看向远处的轩辕重明,只是一看之下,却把咱们这位莲隐宗大能气得是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你道这是为何?原来那轩辕重明也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法门,居然将聂凤鸣的倾力一击引向了将要临身的九天风劫。

  “雷炎枪”乃是攻杀至宝,更有一丝混沌雷力蕴在其中,轩辕重明借势运法,竟把蚀骨金风的威能抵消了大半,她再施展燃元秘术,御使“无生杖”奋力一搅,蚀骨风劫立时散于无形。

  “咳咳——!北地人族不过如此,今日尔等留不下本尊,它日我修真一脉必定卷土重来!”轩辕重明受伤不轻,一边咳血一边身化流光远去,只把一句张狂的话语遗在了海天之间。

  “贼子休走!”聂凤鸣口中爆喝一声,御起“雷炎枪”遁身便追!

  袁华原本也要去追,但又不放心龚晁独自应劫,只得长叹一声,继续留在原地襄助龚晁,手中羽扇连挥时,卷起了漫天的华彩。

  “惊云刃”同样无暇它顾,往复急旋之下,早有道道银辉如蛛丝一般四散开来,将那些溃退的罡云重又收拢回来,行的正是那补天之事。

  劈破玉笼飞彩风,顿开金锁走蛟龙!

  三位人族大能外加陈景云的“惊云刃”都没能留下轩辕重明,至此,这场由北荒各宗充作主角,由聂婉娘等人暗中主导的大戏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

  细算下来,也只有天机阁一方并未遭受多大损失,紫极魔宗与遁世仙府、莲隐宗三家可谓精锐尽折,至于紫极魔宗所得的那件魔门至宝则要另算。

  再过一日光景,穹顶上的千丈窟窿才被修补完毕,“惊云刃”并未幻化成陈景云的玄衣分身,而是卷着一众受伤的闲云观修士倏然北去。

  龚晁见状颇为不解,待听了袁华的解说后,才知道陈景云的这件至宝竟在另一名修真者的亡命一击下伤了本源,而这也从侧面解释了聂凤鸣与袁华因何迟迟未至。

  因为不知道陈景云现今的修为境界,龚晁对此并不见疑,草草疗伤之后,便在聂凤鸣与袁华的护持下黯然北归,他又不肯前往伏牛山修养,于是聂、袁二人便带他奔了天机阁修士所在的擎云山。

  ......

  随着门下修士伤愈人数的增加,迟问道与韩建平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倒是陪着两人的玄衣聂婉娘这几日一直沉默不言,似是满腹心事。

  迟、韩二人都是人老成精之辈,料是无尽海之战并不顺利,想要问询一二,又怕碰上钉子,因此只能耐着性子苦等,今日终于等到龚晁归来,两人自然要详询一番。

  回想起当日的大战,龚晁心中犹有余悸,不过言辞中却把自己放在了肩负人族大义的层面,更把修真者的狠戾乖张描述的淋漓尽致。

  在他的讲述中,今次北来犯境的修真者中竟有两名大能境修士,带来的那些高手更是个个悍不畏死,以至于今次前去讨伐的闲云观修士身陨了百多人。

  之后龚晁又把他与轩辕重明的大战细节详说了一遍,还说若非有他带着莲隐宗高手拼死保护,那些受伤的闲云观修士没有一个能活,至于聂凤鸣与袁华的相助以及“惊云刃”的补天之举则是几句带过。

  待想到自家身陨的二十几个高手,龚晁的神情一阵黯然,玄衣聂婉娘与聂凤鸣、袁华自然也是一脸的哀色,毕竟闲云观在此役之中可是“折损”了百多位高手的。

  对于龚晁的话,迟问道与韩建平虽然并未全信,却也免不了各自心惊,龚晁为人狡侩势利,连他都在与修真者的交锋中受了重创,再加上莲隐宗精锐尽皆葬身无尽海中,此役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几人闲话一阵之后,玄衣聂婉娘告罪一声,便与聂凤鸣一同折返了闲云观,至于擎云山这边,则交由袁华相陪。

  龚晁因觉无颜面对掌教师兄,于是决定留在此地将养几日,待伤势稍有好转,再独自折返北地,迟问道与韩建平自然好言相慰,所为则是探听出更多细节,以便日后筹谋应对。

  袁华也乐得如此,任凭龚晁口若悬河,他则不时从旁补充几句,将整场大战的画面勾勒的更加鲜明一些。

  ......

  无尽海中的旷世大战几乎没有对天南百姓造成什么影响,如果非说有的话,就是凝碧弯中近来海浪颇大,已至于小渔船难以入海。

  事关政绩考评,地方官如何敢不上心?一封请求朝廷出手平定海波的奏折半日之内传入上京城,当晚就有皇家供奉院修士披星戴月而来,天南国的政令之通畅,由此可见一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