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人赋 > 第二百八十节 又一记名弟子?

第二百八十节 又一记名弟子?

小说:道人赋作者:莫藏拙字数:2230更新时间 : 2021-10-03 14:04:37
    就在陈景云带着重获新生的玄月仙子消无声息地离了泓玉山之际,远在黄琊山的灵宝阁总坛之中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就在刚刚,镇魂塔中那盏收纳着尹泓玉一缕分魂的“养魂灯”居然灭了!

  “养魂灯”虽有养魂之名,实则乃是一种魂禁,灵宝阁明面上是一个相对松散的势力,但在控制阁中精英一事上却从来不遗余力,尹泓玉身为炼器宗师,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守塔修士察觉她的魂灯熄灭之后,立时惊得是亡魂大冒,忙将此事上禀,一众灵宝阁高层闻之尽皆变色,都以为泓玉山那边遭了劫数!

  大供奉陆仁急命两名半步元神境供奉御使着灵宝阁秘传的“破云飞梭”赶往泓玉山打探消息,他自己则是施展秘法,试图沟通已经闭关数年的阁主。

  丹阳洞中,一脸疲态的灵元上人正自看着手中的丹瓶出神,小延寿丹虽然功效非常,但是服用的多了,效用已经越来越弱,丹毒淤积之下,化解起来也越发的难了。

  “唉!不知道何时才能自闲云武尊手中讨得一枚‘五行大化妙莲延寿丹’,自己空有元神境大能之名,却因神魂渐枯、寿元无多,等闲不敢与人争锋,若无此丹相助,便只能苟延残喘了。”

  心底喟叹一阵,灵元上人收拾心情便要出关,恰在此时,悬于洞壁上的一颗七色宝珠忽地光芒大作,灵元上人运指一点,内中便显现了陆仁的影像。

  “是陆仁呐,何事一脸惶急?”

  “阁主!泓玉山那边出了变故,尹堂主......唉——!尹堂主的魂灯灭了!”

  闻听此言,灵元上人勃然变色!身形一晃,洞府中已经失了他的身影,再出现时,人已立在了陆仁身前。

  见阁主一脸铁青地盯着自己,陆仁不敢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忙拜伏于地,言道:“按说泓玉山地处中州腹地,北荒几大宗门如今又都有求于尹堂主,应该没有什么强敌敢打她的主意!”

  “泓玉虽为炼器宗师,但也只是初入宗师境,还不到五大宗门主动相求的地步,老夫闭关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清楚!”灵元上人说话之时,周身气机节节攀升,直把陆仁压的抬不起头。

  “阁主息怒!此事还要从一年前说起,一日,紫极魔宗的玄成子驾临泓玉山,命尹堂主为其炼制几枚可以隔绝天地灵气的玉牌,之后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听完了陆仁的陈述,灵元上人心中怒极!欲要抬手灭了陆仁泄愤,却终究压下了杀意,神色阴晴不定了一阵之后,这才道:“如今情况不明,我也难有论断,你且起来说话吧。”

  不知道自己方才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陆仁,闻言如蒙大赦,起身之后恰见传讯法阵处有灵光闪动,忙亲自过去查看。

  少顷,一脸疑惑之色的陆仁拿着讯玉折返回来,陪着小心道:“真是怪了,泓玉山并无强敌来犯,尹堂主的萦雾峰上诸般法阵完好,那边的几位供奉初时见有劫云汇聚,但那劫云不知何故又自散了。”

  “哦?这倒有些奇了,泓玉到底如何?怎么没有准信?”

  “禀阁主,萦雾峰上禁法森严,旁人一时难破,我方才已经派了司空尚、南近源两位总坛供奉前往,稍后自知详情。”

  灵元上人闻言心头火起,灵宝阁空有富甲北荒之名,门下修士却尽是些见事不明之辈,之前无故恶了闲云观不说,好不容易用资源堆出来的一个炼器宗师又生死不明。

  而现在这些酒囊饭袋竟连探明实情都难以做到,再想到那枚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远的“五行大化妙莲延寿丹”,灵元上人脸上的皱纹都跟着再深了几分。

  怎奈事已至此怒也无益,其实灵元上人心里已经隐隐有了推断,这也是他不敢亲身前往泓玉山的原因,深恐真的遇上了闲云观高手。

  半晌之后,泓玉山那边终于传回了消息,说是众人破去诸般法禁之后,萦雾峰上并无尹泓玉的踪影,堂堂灵宝阁宗师竟如凭空消失了一般,只在洞府中的玉案上发现了两盏未满的清茶。

  得了这个消息之后,灵元上人的脸上无悲无喜,心知尹泓玉多半并未身死,而是被高人召回了分魂,自此不再受他灵宝阁的掌控。

  至于那位高人嘛,当世能够循着神魂牵引,于数万里外破去魂灯禁制的,除了天机老人以外,怕也只有那位闲云武尊了。

  “亏大了呀!自己这些年对泓玉丫头可谓照拂有加,之所以在镇魂塔中留了她的一缕分魂,那也是规矩使然,怎奈泓玉丫头今次惹下的祸事太大,竟然引动了那位出手。”

  叹息一声之后,灵元上人心下终是不甘,又把事情从头到尾琢磨了一遍,忽又觉得今次变故并非坏事,至少灵宝阁与泓玉山一脉不用再夹在两强之间左右为难了。

  “如果后续行事得当的话,自己求丹一事岂非正好有了由头......”

  想到此处,灵元上人不由心跳加快,对陆仁吩咐道:“自今日起,灵宝阁与闲云观在暗中的交易需得让利三成,你再为我准备大批的奇珍异宝,本阁主要出门一趟!”

  陆仁虽然心中不解,但却不敢怠慢,连忙遁身去了总坛秘库。

  ......

  陈观主才不会管自己此番的随性之举会在北荒之中掀起多大的波澜,悠悠然带着玄月仙子掠过了十万里山河,两日之后便已经回到了剑煌山。

  此时的玄月仙子非但对陈景云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是一脸崇敬地以师礼服侍,却是经过了两天的传道授业,让这位一心钻研器道,却又被束缚了手脚的炼器天才勘破了无数迷雾,获益之大直令她好似身在梦中。

  随着陈景云进了弈剑峰洞府,正见一位青衣女修与一名童子说笑,玄月仙子福至心灵,连忙近前大礼参拜,虽然口称“见过剑尊前辈”,所执的却是弟子之礼。

  纪烟岚如何不知陈景云的脾性?知道眼前这个素衣女修定然又是被陈观主在外面搜敛到的人才,且十有八九就是那位名动北荒的炼器宗师,于是含笑将其拂起,打趣道:

  “前些日子家里那位‘程三爷’还闹着到中州寻你论道,却被他师父给打了一顿,这下好了,待易安渡过了元神境天劫,你便跟着我们一同折返天南吧。”

  玄月仙子闻言大喜,忙把自己往日里炼制出来的几件精巧饰物献了上去,纪烟岚也不推拒,夸赞了几句之后,便命温天宗继续去战灵蟾,她自己则与玄月仙子入到亭中说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