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肖神纪 > 第338章 再死一位

第338章 再死一位

小说:生肖神纪作者:界游字数:2003更新时间 : 2020-02-13 21:36:00
  陈贤起身,倒了杯热水捧在手心,重新做回椅子上。

  “你也坐吧。”

  白求安也拉了把椅子过来,跟陈贤一块儿围在火边。有些热,但他可以忍受。

  “说你蠢,也是真的蠢。当初在珠峰上,大大方方喊上一句‘我是陈贤的女婿’,腔调足些口气硬些。再一个电话打过来,山上没人敢动手的。”

  “是,李家是在珠峰上根深蒂固。但李慕斯到底死没死,天知道。总不能因为一个失踪就把一堂堂储王,陈家女婿给抓了吧?”

  “之后再有些狗屁倒灶的算计,我陈家就算不认,为了面子也会插进去要个声响。之后越牵扯越多,就跟你不会有太大关系了。”

  “我估摸余易鹿的本意其实是这个,跟你关系不大。”

  陈贤搓着杯子,气笑道“可你偏偏跑了。”

  “还一路跑到安师想找虞定海求一条生路。”

  “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你知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安师?”

  “也幸亏那人是虞定海,不然你那一跑还要再搭上一位储王。到时候就真乱了。”

  “不过也是,余易鹿既然选了你就肯定把虞定海算了进去。扯不出大乱子来。”

  白求安听了会儿,大概是明白了,可还需要仔细琢磨。

  又问“虞定海到底有多强?”

  他总觉得这家伙像是个无底洞,刚开始就以为是个小队长。后来觉得是个d级战力,前些时候觉得兴许是b级。

  “那家伙啊……”

  陈贤忽然笑了,说“那家伙至今为止,无论切磋还是分生死,从未输过。”

  从未输过……

  白求安心情有些复杂。

  “是不是觉得很幸运啊。”陈贤看着白求安的样子,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些。

  “不过那家伙做的都是脏活,所以在十二殿诸王之中名声不显,远不如其他几位来的万众瞩目。

  就比如那位‘老储王’,或是那个‘同阶无敌’的男人,还有‘疯子’青白。对,还有位在你之前最年轻的女子储王。”

  “也包括你,算是独占鳌头。既有‘最年轻’又有‘最凶猛’,前段时间还多了个‘最快’。”

  “最快?”

  “跑的最快。”陈贤顿了下“一语双关。”

  白求安沉吟片刻,懂了。

  他也是第一次听人说起十二殿的其他储王,极有意思。也是难得的情报。

  这些消息大多都会被局限在某一区域内,知道的人不少。但也绝不会太多。

  养储王可不是金屋藏娇,甚至某些殿主还会可疑放出储王的行踪来钓些大鱼。

  “眼下怎么办。”

  问题又回到最开始的目的上。

  “先回去待着吧,过不了多久你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白求安眉头一皱,嗅出些什么来“什么意思?”

  “余易鹿死了,人心就野了。”

  “死了?!”

  “刚刚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余易鹿死了。”陈贤对于白求安的反应略感无奈。

  “怎么死的?”白求安没听说有什么大动静,按道理死一位王,必然是要打的天塌地陷才对。

  “知道的太多,遭天谴了。”

  白求安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十二殿可能会乱?”白求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自信点,把可能去掉。”

  “为什么?”白求安不解。

  “你见过那个军队打仗的时候有十几个能拍板的?”

  “可这不是自己内耗了吗?”

  陈贤呲溜了一口热水,说“那也总比乱成一锅粥强,没准拖个几天,原本打不起来就打起来了。能打起来的,把人往死里打了。”

  “好聚好散才是正途。”

  白求安仍是不解“没什么补救的法子?”

  “所以余易鹿不是才让自己死前多跑了几步吗。”

  “所以有救?”

  “所以他死了。”

  两人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对视。

  “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大人物。”白求安自嘲一声。

  “搞得明白你就是大人物了。”

  陈贤说话依旧有些阴阳怪气,但看他的表情,似乎对这种局面并不担忧。

  话音一转,说“笨点也好,太聪明了我还不放心呢。

  ……可虽说不如晓蝉聪明,但也太笨了。”

  白求安本想生气,但后半句就让他没脾气了。

  笨就笨点呗,傻人有傻福喽。

  “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趁我心情好兴许多说些。”

  白求安并没有放弃这次机会,稍作犹豫便说“诸王之间会开战吗?”

  抬头看了眼白求安,陈贤说“你见什么时候人和人不打仗的?”

  “哎……神怎么办?”

  “这事儿应该让诸王去想。”

  嘚,还是白问。

  白求安起身,整整衣服。

  忽然又问“那晓蝉不会被搅和进来吧?”

  “不好说,也瞒不住的,你以为池仙甲那视频为什么能流传出去?”

  白求安哑然。

  陈贤有些不耐烦了,摩擦着陶瓷杯说“还有没,一次问完。”

  白求安问“可这样一搅和,十二殿一直以来的坚守又算什么。”

  陈贤的手停了,炉火跳动着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滚滚滚!”

  陈贤没回身,却摆了摆手。

  白求安又被轰了出去。

  似乎每次来老丈人家,出门的时候都不太好看。

  马朝一直在外面候着,这位陈贤身边的老臣宛如一颗夏日的雪松,扎根在院子里。

  突兀,耀眼。

  “姑爷,去哪?”马朝满脸堆笑。

  “回京城吧。”

  “得嘞!”

  马朝神采奕奕,再度驱车出发。

  “马朝叔,你在陈家多久了?”路上无聊,白求安问道。

  “记不得了,小时候就在,我爸就是给老爷家做事的,算是子承父业。”

  “哦,那也不错。”

  “是啊,能给老爷做事,多少人羡慕不来的。”马朝满脸得意。

  两人不知怎么,再无言语。

  ……

  陈贤站在窗边,似乎眺望着那早已消失在视野尽头的白求安。

  嘴里喃喃道“小鬼,是生是死就看你这一遭了。”

  “死鬼,不帮一把?”陈妈穿着睡衣,和陈贤并肩而立。

  “怎么帮,眼下帮不了的。”

  陈妈给陈贤捏着肩,问“那还要等多久?”

  “再死一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