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夜 > 第五章 难辨

第五章 难辨

小说:锦衣夜作者:蒹葭细言字数:2882更新时间 : 2019-09-10 08:27:49
  待大家伙反应过来时,齐全民已经讨好地向颜希安行礼,向她细问她究竟为何会将赌注压在这样一个已经身受重伤的小孩身上。

  颜希安掏出一串铜钱,丢过去,齐全民正好接了,钱也不算多,但是额外收获谁都想要,更何况这还是个普通的小镇,一串钱也足够买上好些东西了,是以众人看向颜希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小公子。”江初一拖着步子走到颜希安面前,扑通一声跪下,“多谢公子!”

  “无妨,是你应得的,起来吧,带我去见你娘如何?不过,先去找个大夫罢。”颜希安招呼,让人带马前来,也根本没想正面回答齐全民那个问题,对齐全民笑了笑就打算走人,却忽然被人拉住了衣角。

  “小公子,求求您,也赏我们一些钱吧!”是那个小女孩。

  “哦?为什么?”颜希安拉过马绳,马儿咴地一声跺了跺蹄,近颜希安的人又往后退了几步让出空地,唯有那小女孩还死死拉着她的衣角,脏兮兮的手摸脏了一小块布料,让周边人见了都觉得可惜,偏偏颜希安还觉得没什么,任由她扯,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无端让人感到寒凉。“给我个理由呀。”

  “贱蹄子!给我撒开你的手!乱碰贵人的衣物,活腻歪了?!”齐全民刚想伸手打掉这脏手,就见到有另一只手挡在了中间。

  “诶,齐兄弟,何必对一小女生动手,不如就问问她,有什么理由吧。”颜希安收回手,看了看她的弟弟,发现还跪在地上喘着粗气,想必刚才受了不轻的伤,不然姐姐都要被打了,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我们,我们是从另一个镇上来的,被奸人所害,家道中落,公子他……一路流浪过来……这才选择来这里试试运气赚点钱。没想到真的会遇到贵人,既然您都能出手救助一个陌生人,那……能不能再可怜可怜我们,赏赐我们一些钱!”

  哦……原来不是亲兄妹,是公子和小婢女流浪的故事啊。颜希安没有说话,她又不是没有脑子的大善人,虽然她不怕惹上这小公子的仇家的麻烦,但是她觉得人与人之间是可以有着不讲求任何利益的温情,可这并不代表他人就能无止境地甚至无理地向自己提要求。

  而且,颜希安要知道,这个男孩子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去帮助,虽然他的行为已经在自己心里打了折扣。

  “公子他真的很努力了!小公子你看他在这场比赛中是处处压制那家伙!我们公子有什么比不上他?!最后一拳不过是这家伙走运!”

  “啊?走运?那你的公子怎么现在一直都没恢复过来,而他现在又能站在我旁边?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公子受的是内伤,而他,看起来伤得重,但其实也只是皮外伤。你的公子拥有护爪,却没有使用到最大极限,这是其一,未尽其智,其二,做人可是不太厚道。虽然这种小赛事没有正式的规矩规定不允许使用小兵器,但你的公子一开始没有拿出这护爪使用而是打斗途中使出,想要夺得出其不意,在我看来,不愿堂堂正正比试的人,是我不愿帮助结交之人啊。”

  “你!你怎么可以那么说公子!公子他聪颖机敏,更何况打架怎么就不能使用暗器了?哪里是你这种只会丢钱的人能说的!”小婢发怒,掐着腰破口而出。颜希安听着听着笑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你的公子之前是什么身份呀?”

  “那可是隔壁镇上的镇长嫡子!”小婢神气的样子,在外人面前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人看了真的很想笑,所以周边人听到这话后哄然大笑。

  “不就是个镇长儿子吗?嚣张个什么劲儿,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那你是镇长儿子,那我还是天皇老子呢!”

  “你,你们!”小婢脸色发青,气得她指着他们的手指都在颤抖。

  “哈哈,你也知道我问的是之前吗?但是别急啊小姑娘,我帮你们可以,但是我可不想惹出一身腥。这是一点钱,能怎么用就看你们了。对了,那个谁,镇长儿子,我也不想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做人,得明白什么叫做正人君子。你的对手堂堂正正与你对战,你的婢子在这里替你争辩,虽然她说的某些话让我听了不爽利,但你在后面那躲着,似乎也不太好吧?”颜希安示意那个婢子将手伸来,不知放了多少钱进去,“别打开哦,要是被人抢了我可不管。”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了?”小婢听见这话,握紧了碎银就慌忙回头小跑过去,扶住她的公子,又从旁边递过那个旧碗,想要喂水却被宁桦川一手推开,旧碗叮叮当当滚在地上的声音在已安静了的这个空间里显得不知名的诡异。

  “阿浅,我要你去向这个人讨钱了吗?”宁桦川“呸”地一声往地上吐口血水,“你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评论我!”最后这句话,是盯着颜希安说的。

  “哦?有骨气!这点还不错。”颜希安见齐全民想要踢那男孩一脚,伸出手挡着,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其实那些钱我是只给你婢子的,要是你真的有骨气,那就一分钱也别用,虽然我也知道你的好婢子一定会把所有钱给你用的,但是你也要知道,你在这一场比试中可没有赢哦。”

  颜希安的一番话,让那个男孩更是羞怒,他捏紧的拳头狠狠地压在地上,骨节泛白也不知疼痛,是,他现在身受重伤,要是没钱治病他连命可能都要没有,哪怕运气好能慢慢养好,恐怕以后也是会留下残症,但是他又不想用这个男人施舍给他的钱……不不,他说了……这个钱是给他婢子的……但是阿浅是他自己的人,她是人是鬼都是宁家人,那她的钱自然也是他的!

  宁桦川那么一想,瞬间觉得脑海变得清明,拳头也放了开来,神色变得稍有轻松,回答颜希安的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刺人:“要你管!”

  颜希安不知他想了什么,约摸是什么你的不是你的而是我的之类的想法吧,毕竟这种类型的大小姐小公子之类的,能如此行事的,在家大多也是娇生惯养,霸道成性的,不过这个小公子的情绪真的很好猜呀~颜希安抚了抚马儿,笑了笑,她这次的确发了善心,其实说白了,先前她那么说只是单纯不喜这个小孩而已,但是他始终也还是个孩子,江初一方才那一拳已经手下留情,但他已经这样受伤,若是不及时医治的确会留有残症,到时候约摸又是一两条人命,自己到底还是狠不下心。

  她轻笑出声,一直安静沉默的江初一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并没有同他人一般的疑惑,他只知道这个贵公子若不想说什么,谁问也不会回答的,且在颜希安翻身上马后主动地牵上马绳,半托着步子牵着马儿前行。颜希安在马上摆手,并未回头:“齐兄弟,以后多做善事啊,这种比试什么的,还是别干了吧,不然真正惹上了人命官司可怎么办?”

  齐全民嗯嗯嗯的应声,却并未放到心上,他才不会想去成为善人,他啊,只想通过这些快捷的手段得钱。

  待颜希安走远后他才扯着嗓子大喊:“给钱了给钱了!谁也别想逃!”周围立马响起长吁短叹的声音,除了那嗷嗷狂叫表示开心的男人,那个镇长儿子也被小婢扶了起来,准备离开。

  齐全民伸手拦了他们,油腻的脸凑近了宁桦川看,也不知他到底想找什么,想看什么,只见他们大眼瞪小眼看了那么一会儿,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正巧齐全民的跟班送来了这次赌赛得来的铜板,他那么一颠,似乎收益不错,忽然又记起来方才那个赢了的男孩子没拿钱,转念一想,他的旁边可是个金主,这点小钱自然也不用担心。

  齐全民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抽出了那一份铜板,问道:“这是刚才那个男孩应该赢走的钱,现在他走了忘了拿,你要不要?”

  他本也是想试试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骨气,自己察言观色的能力可不强,到现在还以为这个男孩子会像方才那个小公子说的一般不会用他的婢子的钱呢,是以这次想着自己要不要发个小小的善心。

  但齐全民脑海里面的思绪还没转完时钱已经被那个男孩子一把夺了过去。

  “有钱不拿,当我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