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门贵女 > 第82章:唐安夏你变了

第82章:唐安夏你变了

小说:唐门贵女作者:情话6字数:2182更新时间 : 2020-02-14 18:01:05
  唐安夏睥睨了一眼春芝,想到当初在唐振天的房门前,她那副狗仗人势、趾高气昂的样子,唐安夏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丫鬟,还真是惹人厌恶。

  唐安夏灵动的双眼看向华瑶,浅笑道:“春芝的话,女儿不懂,还请大夫人明示。”

  华瑶轻轻蹙眉,她肤若凝脂、琼鼻挺翘、贝齿如玉、红唇润泽,那仪态富贵的美貌丝毫不像是一位女儿都要待嫁的母亲。

  她冰冷的眸光里透着几分审读,似乎面前这位笑靥如花的女子,与她所熟知的人脾气秉性截然不同,口吻里透着狐疑:“安夏,我一直觉得你是知书达理、善良贤惠的好孩子。唐家的儿女几人中,你最懂事、最省心、最体贴,我和你的父亲都以你为傲,不管唐家遇到任何困难,有你在,永远都会替身而出,对吧?”

  过去,华瑶非常肯定这一点。

  如今,她却开始怀疑了。

  唐安夏明亮的眼睛宛若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嘴边挂着温柔不失礼仪的浅笑,她的声音纯净朗朗道:“回大夫人的话,女儿对唐家,对唐家的兄弟姐妹,问心无愧,不曾有任何的亏欠。女儿哪怕某次做的不好,一定会有所补偿,不会平白无故的伤害旁人。不知大夫人为何这般质问女儿?”

  华瑶轻蹙远山眉,抬手扶了扶万缕青丝上斜插着的七色琉璃步摇,妖冶中透着一股冷气,玫瑰般红润的朱唇轻启,语气含怒:“说得好,那我问你,昨夜长寿阁闹鬼一事,你可知晓?听闻你桂苑死了个奴婢,偏偏要抬到长寿阁恐吓代柔,可有此事?所谓的闹鬼,会不会是你一手谋划,对付代柔的手段,你如何辩解?”

  唐安夏的心陡然一惊,暗自佩服华瑶的本事,不愧是久居深宅当家做主的。对于妇人们之间的小伎俩了如指掌,哪怕是毫无由头的闹剧,也总能凭借着多年的直觉捕捉到蛛丝马迹。

  但,这些情绪都被隐藏在心底。

  唐安夏表面上风轻云淡,眉眼间闪烁着不知所措的无辜情绪,毕恭毕敬地福了福身,回道:“大夫人高估女儿了,长寿阁闹鬼一事,我毫不知情。至于……到底是有人为之?还是鬼怪之力导致?女儿相信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或许真有冤情,也不得而知啊。”

  华瑶盯着她,言语间无破绽可寻,亦没有提及闹鬼之人——正是死去的颖姿,难道真的错怪她了?

  华瑶眯了眯细长的丹凤眼,犀利的眸光扫视过厅堂内每一位桂苑奴婢的脸颊,红唇微张,一字一句透着不容置疑的威厉:“安夏你变了,自从那日在将军的房门外,你拆穿了代柔的诡计开始,你就渐渐地变得面目全非,与过去心无城府、善良无知的唐安夏判若两人。”

  停顿了下,华瑶双眸含笑,笑中含刀,让人呼吸一紧。

  华瑶抑扬顿挫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我不感兴趣。只是,今日之事,怕是从你嘴里问不出来真相了。”

  说罢,朝着一旁垂头负手的芳嫣努了努嘴:“换成你的奴婢来答好了,就你,跪下!”

  芳嫣一惊,霎时间愣了神,缓缓抬头,与华瑶不怒而威的目光相对,吓得陡然浑身发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奴婢参见大夫人,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芳嫣!”唐安夏猛地一声呼唤,打断了脚下这个心神慌乱的丫鬟。

  她不得不佩服华瑶的手段,怪不得父亲放心把整个将军府内外大小事务托付于她,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华瑶饶有兴趣地望向唐安夏,妖娆的脸颊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下巴微微抬起:“怎么?安夏你害怕了?”

  唐安夏故作镇定地笑了下:“大夫人多虑了,芳嫣年纪尚小,不懂分寸,女儿担心她惹得您不开心。”

  华瑶媚眼如丝:“那也要看看她能吐出来什么话。你啊,闭上你的樱桃小嘴,我不听你的三寸不烂之舌狡辩,我只要听这个婢女回话。”

  言毕,华瑶眼底那冷死寒冰的精芒死死地盯住芳嫣:“你来说,昨夜长寿阁闹鬼之时,你们家主子在哪儿?做什么?昨个儿,为何要抬着死去的婢女尸体,去吓唬唐代柔?”

  芳嫣一张小脸吓得惨白,她脑袋里一遍遍地浮现过前一日发生的种种,还有唐安夏叮嘱她的话——再也不可软弱无能,被人欺凌!

  “说!”华瑶一声怒吼,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芳嫣急忙磕个响头,攥紧满是冷汗的小手,动了动干裂的嘴唇,缓缓道:“回大夫人的话,昨夜我家二小姐一直在桂苑,整个桂苑的下人们都可作证。由于昨个儿白日里,颖姿死在了院子内,大家都很害怕,所以早早就闭门关窗,不敢言语,生怕惹上不干不净的脏东西!所有的奴婢都留在桂苑,无一人离开,大夫人尽管盘问!”

  唐安夏悄悄地松了口长气,还好芳嫣保持冷静镇定,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否则定会被华瑶抓住把柄,后果不堪设想。

  “颖姿为何而死?”华瑶不依不饶的质问道。

  芳嫣苍白的脸庞带着一丝同情,温和的双眼里夹杂着隐隐不忍:“颖姿她受命于三小姐,昨日来桂苑行刺。传闻大皇子要迎娶唐家的两位千金,三小姐担心我家二小姐会造成威胁,与颖姿做了一笔交易——只要她毁掉二小姐的容貌,便让她当陪嫁丫鬟一同入宫。”

  说着,芳嫣用力地揭下了敷在脸蛋上的膏药,连同着肌肤的结痂一同撕下,鲜红色的血液顿时顺着撕裂的伤口流淌下来,一滴滴掉落在地面上,晕染在混纺地毯上像是绽放而开的红色之花。

  芳嫣强忍着疼痛,凝望着华瑶略微惊讶的模样,泪水夺眶而出:“奴婢为了救我家二小姐,被颖姿划伤了脸,在打斗撕扯过程中,颖姿也受了伤。她深知犯下滔天大罪,三小姐不会再带她入宫,将军和大夫人亦不会饶恕她的罪过,一心求死解脱。但是,她临死之前是怨恨三小姐的,声称做鬼都不会放过她!奴婢所知道的就是这些,对大夫人绝不敢有所隐瞒!”

  唐安夏眼瞅着芳嫣一心护主,据理力争的那份坚强,不由自主地从心底生出一阵阵感动。

  她急切地朝着华瑶作揖道:“大夫人,请容李姑姑待芳嫣下去换药,毕竟是如花似玉的一个姑娘,总不能让她遭受这罪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