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凶兵 > 第236章 王嘉胤之死

第236章 王嘉胤之死

小说:明末凶兵作者:怒江山字数:4072更新时间 : 2020-08-01 22:01:46
  第236章王嘉胤之死

  看着眼前的桂花树,美目中流露出的哀伤,让人我见犹怜。每当无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以前那些美好的事情。

  小时候,家里也种着一棵桂花树,每当收获的时候,看桂花开满枝头,心情是那么的愉快。忘不记那个大大地院子,还有院子里的老井。曾经美好的生活,都在半年年的一天改变了。

  永远忘不了那天的遭遇,无数暴民涌入家中,他们抢走了所有的东西,霸占了宅院,最后父母仆人也惨死在屠刀之下。最后,一个叫王嘉胤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怒叱那些作恶的暴民,救下了她。可是,那些人都是王嘉胤的兵。

  对王嘉胤,戴绮梦心中很复杂。不知道该感谢这个男人,还是该恨这个男人,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保护,她戴绮梦或许早已不存在了。有时候,想说声感谢,可终究说不出来。如果不是王嘉胤纵兵劫掠,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不得不承认,王嘉胤对她是极好的,虽然带在身边,可至今为止,确实秋毫无犯。越是如此,戴绮梦越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王嘉胤。

  一阵轻促的脚步声响起,戴绮梦本能的转过头。还以为是王嘉胤回来了,可是视野内出现的男子却是其他人。这个人并不陌生,正是王嘉胤非常看重的谋士牛金星。

  牛金星不是一直跟在高迎祥身边的么?怎么来平凉了?戴绮梦站起身,往后退了退,不知怎滴,总觉得牛金星这个人有些可怕。

  “牛先生,王头领并不在这里,你若找他,还是去县衙吧,他们正在县衙大堂议事。”

  牛金星微微一笑,拱手道:“戴小姐,今日牛某不找王头领,只是想找你说些事情。”

  戴绮梦露出几分戒备之色,想了想还是请牛金星坐了下来,“不知牛先生想与我说什么事儿?若是有关王头领的,还是不说的好,我早就说过,你们的事情,我不过问。”

  “非也非也,这件事只跟戴小姐你有关”牛金星停顿了下,眼角留意着戴绮梦脸上的神色变化,“戴小姐,你可知道当初戴家为何惨遭灭门么?”

  如牛金星所料,戴绮梦眉宇间的怒色再也无法掩饰,就连藏在袖中的手也颤抖了起来,好一会儿,戴绮梦才面带讥讽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到处劫掠,乱杀无辜。”

  “呵呵,戴小姐你只说对了一半,当初我部驻扎兰州,而戴家却在百里外的戴楼村,兰州还未抢完,又何必舍近求远呢?更何况,我们只是借粮,可没灭人满门的习惯,哦,当然除了袁马那个人是个例外。”

  戴绮梦听了牛金星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半年前农民军转战西北,首先攻占的便是兰州。而戴家并不在兰州附近,离着兰州很远。兰州附近许多村镇都没出事,可是一股农民军却闯进了戴楼村。有些事情经不起推敲,细细一想,就发现许多不对劲的地方。

  那么多近的地方没出事,为何偏偏戴楼村出事?戴绮梦的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她抓紧衣角,死死地望着牛金星,“你到底想说什么?”

  “哎,戴小姐可还记得出事前些天,你曾带着仆人去过兰州城?”牛金星稍作提醒,戴绮梦就想起来了。出事前确实去过兰州城,当时有人说兰州锦缎行刚进了一批新缎子,再加上在家里待得时间太久了,便去兰州城玩了两天。

  “是有这事,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戴小姐可知?那天,王大头领也去了兰州城,看到了你,自此对你念念不忘。”

  仅仅一句话,戴绮梦的身子便晃了晃,整个人如遭重击。虽然接下来的事情,牛金星没有明说,可她并不是傻子。一切都是王嘉胤指使的么?目的就是要把她戴绮梦带走。前边的人作恶人,王嘉胤再出来做好人。原来如此,戴家的惨剧,竟全由她戴绮梦而起.....

  午后,小小的庭院里,牛金星与戴绮梦待了许久,知道未时才离开。

  戴绮梦看着牛金星的背影,随后转身面向那棵绽放的桂花树,眼前鲜花绚烂,却再也闻不到一丝桂花香。萦绕周身的,是那从心底升腾的血腥味道。

  ......

  三水县一场大败,致使农民军东进,席卷陕西的想法彻底落空。遭受如此惨重的打击,总要有人负责才行,而王自用难辞其咎。

  平凉衙门里,王嘉胤居主座,王自用、高迎祥两波人马互相对视着。但凡明眼人,都能感觉到双方眼中的火气。最近,王自用和高迎祥两派明争暗斗,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现在王自用兵败三水县,自然不能错过机会,好好整一整王自用的。

  高迎祥并没有责怪王自用,反而出言安慰。不过他麾下的李养纯却站出来唱起了反调,“王头领这么多兵马,却没能及时打下一个小小的三水县,还被官兵杀了个狼狈不堪,此事王大头领若是不罚,恐怕兄弟们不服啊。”

  李自成、王岩等人当即附和道:“李天王所言甚是有理,我军想要替天行道,对抗朝廷,必须要赏罚分明,否则,岂不是还是一盘散沙?”

  王自用顿时眯起了眼,冷冷的扫了下高迎祥。虽然高迎祥替自己说好话,可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高迎祥只是做样子罢了。若是没有高迎祥的授意,李养纯等人会这么胆大包天?

  兵败三水县,难辞其咎,可心中终究有些不服的。就当时那情况,换成谁又能做得更好?活阎王的骑兵突然从土默川草原杀过来,还到的那么及时。

  王自用心中有些想法,可他没好意思说,倒是张大受指着李养纯骂道:“姓李的,你是什么意思?说我们无能?”

  李养纯可不会怕张大受,以前没怕过,现在更不会怕,当即起身道:“我可没说,你自己说的。无能?也差不多了,若是李某在,至少不会等到活阎王的骑兵到眼前了,才反应过来。”

  李养纯一句话,可把张大受噎的不轻。这事儿确实挺让人难受的,传信的竟然没跑过人家的骑兵大军。

  可这事跟张大受没关系,全怪袁马那个混账,如此紧急军情,不挑几匹好马,让传令兵骑着一匹老马。

  王嘉胤一直看着两方人马吵架,见双方已经剑拔弩张,似乎要动手,他赶紧伸伸手,做起了和事老,“几位,都压压火气,大家都是自家兄弟,出了这种事儿,是谁也不愿看到的。三水县之事,总得问责才行,但眼下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要想想该怎么打退官兵。如今官兵扼守西安府和三水县一线,堵住了东进的路,总不能大家满足现状,不去东边了吧?”

  王嘉胤这番话,很巧妙的替王自用解了围,也将话题引到了别处。

  王嘉胤又岂会不知高迎祥等人的心思?无非是想借着机会进一步打压王自用罢了,王嘉胤可不想看到这种情形。不仅仅是因为王自用是自己的老兄弟,更因为怕高迎祥的势力太过膨胀。

  王嘉胤希望这两方人马能够对等,最好是能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这样,他王嘉胤的位子才更稳固。

  东进席卷陕西,这是农民军近期最大的目标,可要是不把眼前的官兵打垮了,东进就是空谈。该如何破局,成了最大的难题。

  虽然曹文诏所部损失惨重,可高迎祥等人依旧不敢有轻视之心。就算曹文诏兵力几乎打没了,但有活阎王的骑兵在侧,谁敢保证就一定能在曹文诏手里拿下三水县?

  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需要拿出一支精兵,缠住活阎王的骑兵,一切就好说了。可是谁愿意派兵去跟活阎王的人纠缠?那可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使,搞不好还会全军覆没。

  夜晚很快到来,虽然大家心情都不怎么样,可是为了扫除兵败的阴霾,给大家鼓鼓气,王嘉胤还是设宴款待众人。

  宴席有酒,若无歌舞美人,终究是缺憾的。所以,场中不仅有酒,还有声乐舞蹈。

  几名胡姬扭着妖娆的身段,挑着异域色彩的舞蹈。王嘉胤等人看得津津有味,不多时,场中响起一片惊叹声,之间一名红纱女子漫步走上高台,她素手洁白如玉,手腕一抖,轻纱飘扬,长发甩开,露出那张魅惑众生的脸。

  戴绮梦主动献舞,让众人看得有些呆了。一舞终了,众人却还沉寂在那优美的妖娆之中。戴绮梦迈着优美的步子,朝着主位走去,那里坐着王嘉胤、王自用、高迎祥三人。

  戴绮梦福了一礼,持着酒壶为王嘉胤三人各自满上了一杯酒。这还是戴绮梦第一次在公众场合这样做,这让王嘉胤非常开心,握起酒杯,一饮而尽。相反,王自用和高迎祥却有些尴尬,他们不知道这杯酒该不该喝只能拿眼睛去询问王嘉胤。

  王嘉胤哈哈大笑:“二位兄弟,难得戴小姐亲自斟酒,还不好好喝一口?”

  高迎祥二人也如王嘉胤那般,一饮而尽,随后拱手致谢,“谢谢戴小姐赐酒!”

  “几位辛苦了,以后还请多帮衬下王大头领!”说罢,持着酒壶再次满上一杯,这才施施然退下。只是,没人留意到,戴绮梦刚才倒酒时,手指碰了碰某只酒杯边缘。

  戴绮梦走了,可是宴席还在继续。有歌舞助兴,再加上一饱眼福,众人情绪变得高涨了些,喝的也越来越多。

  王自用这边,因为三水县新败,又感念王嘉胤暗中帮助,一直倒酒敬酒。酒到中旬,王嘉胤持着酒杯,刚想站起身说几句话,却猛地身形一动,整个人伏在了桌子上。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王嘉胤扶着桌子,脸色变得极为扭曲,也就呼吸间的功夫,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伴随着一声惨叫,王嘉胤捂住心口,整个人一头栽倒在案子上,身子抽搐了下,再没了动静。

  这下子,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慌了神,王自用和高迎祥同时用力,将王嘉胤扶了起来,探探鼻息,王自用诧异而恐慌的摇了摇头,“王大头领死了......他死了......”

  王嘉胤死状凄惨,口鼻流血,嘴唇乌青,血液中伴着一股腥臭味。很明显,王嘉胤中毒了,还是那种发作很快的剧毒。王嘉胤死了,是被人毒死的,可是对方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毒死王嘉胤的?

  军中有名的郎中全被喊了过来,同时整座平凉府开始戒严,除了农民军自己人,其他人但凡在街上逛,见到便杀。

  很快,王嘉胤中的毒就被查了出来,毒名穿肠烂,人称刺杀者。穿肠烂可是比鸩毒还要毒的毒药,只要染上这种毒,发作非常快,会迅速穿肠,对整个人体造成致命的伤害,至今为止,中此毒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

  穿肠烂是天下奇毒,可是配制非常复杂,配药买起来更困难,所以非常少见。高迎祥等人很快就将怀疑目标对准了戴绮梦,可当时戴绮梦不仅给王嘉胤斟酒了,高迎祥和王自用同样也喝了酒,为何偏偏王嘉胤出了事情?

  没有一点头绪下,众人只能从源头查起,看看组成穿肠烂的药材,到底都有谁买过。

  有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真让他们找到了一丝线索。最近平凉城内有人大肆收国药材,至于药材去了哪儿,做什么用就无人知晓了,只知道这个收购药材的人叫文林德。

  很多事情经不起查,一查之下,才晓得这个林文德竟然是王自用的亲兵。恰在此时,负责搜查的人在王自用的手指上发现了一些穿肠烂的药粉。

  这下子王自用真的是调剂黄河也洗不清了。

  庭院里,双方人马互相对峙,高迎祥更是大骂道:“王自用,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王大头领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如此害他。”

  “我没有,你们才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依我看,王大头领是你们杀的。

  高迎祥不无讥讽的笑道:“你还真会狡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