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听说这个故事有点虐 > 八六章 命中注定的缘分

八六章 命中注定的缘分

小说:听说这个故事有点虐作者:不如归去字数:3537更新时间 : 2020-08-01 22:03:20
  对方一脸迷茫,盯着她显然并不认识。

  不过,那也正常。

  毕竟她是记忆中的人,而紫璟是记忆外的人。

  故事本来的走向,就因紫璟跟圭璟若性格的差异而产生了分歧。

  记忆中,圭璟若和苜蓿的相遇,本来该在一家花楼中才对的。

  圭璟若天性单纯,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什么都好奇,死活央着元彦和带她到花楼里见识见识,结果去到那里才发现,原来那地方是个烟花腌脏地恰好在那遇到了被虐待的苜蓿,便将她救了回来,带在身边,成了她的贴身侍女之一。

  而紫璟不一样,她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那地方是干什么的,也知道那里有什么人在等着他来下圈套,便故意避开了这个地方。

  曾经的她,一度侥幸,觉得自己还是能反抗一下父神他老人家的,没想到,他直接把相遇桥段给改了,为她换了个这么别出心裁的出场方式。

  紫璟也是够无语的。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苜蓿问。

  只见她干咳了声,道:“说了你可能不信,我是你……”

  “啊!救命啊,有刺客!”

  紫璟话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叫声。

  苜蓿眼疾手快,想都没想,一个飞镖命中尖叫者的喉咙。

  那宫女当即倒地。

  紫璟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

  也仅是眨眼瞬间,身旁的人也跟着没了踪影。

  她:“……”

  刚追出去不远的御林军闻声赶了回来,看到的却是她拿着匕首站在万花丛中,她身前十步开外的长廊上躺着一具鲜血喷涌的宫女尸体的场景。

  “抓起来!”

  紫璟被御林军的喊声吓了一跳,习惯性将手中匕首藏起,却为时已晚,双手被反压起来,匕首也被当成了凶器交到了御林军首领手中。

  “什么味道?”

  御林军统领朝空气中嗅了嗅问。

  紫璟瞄了眼一旁不远处的一坨不明物体,羞愧地低下了头。

  诚王妃在长公主婚宴上杀害宫女一事瞬间在爻阳城的街头巷尾炸开了。

  成亲不到一个月,就作出这等罔顾人命的惊天巨案,简直是闻所未闻。亏得他们都以为贤王看上的女人也一定是个贤良淑德的好女人,没想到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毒妇。

  更有甚者,说是因为诚王在宴会上多看了那宫女一眼,王妃便妒性大发,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把人给杀了。

  如此一说,她又平添了个善妒的罪名。

  所以,在婚宴结束后的一个月时间里,除偶尔外出散心外,紫璟基本上都躲在王府中,过得十分的郁闷,问元彦和,难道这些编故事的人都不用脑子的么?什么样的都变得出来,毒妇妒妇,下一次又是什么妇?再这样下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姓元的在一旁不安慰还不打紧,还笑得十分的欢畅,道:“谁让你婚宴参加到一半跑御花园做那种事去了,要不是那统领是我一手提上来的,你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能怪我吗!还不是你突然失踪了,让我找不到路!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以后的宫廷宴会你一个人去得了,我再也不去了!”她气呼呼地坐到一边。

  “别呀!”

  元某人凑了过来,搂住她,道:“也就那些无知小民才这样乱说,你就当做听故事得了,在场的人那个不知道你是清白的。”

  “那是因为他们迫于你的威压!”紫璟道:“心里怎么想还不知道呢!”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给你准备了个小玩意,保证你喜欢。”只见他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握紧拳头,神秘地举到她面前,道:“猜猜。”

  紫璟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道:“前天是手镯,昨天是簪子,今天你又倒腾了什么来?瞧这个头,十有八九是链子。”

  “爱妃真聪明,猜对了!”

  他将手掌摊开,修长如玉的掌心上躺着块晶莹剔透的水滴形蓝宝石,用绿油油的翡翠链子穿了起来,在阳光的映照下,十分的好看。

  紫璟一眼就喜欢上了,拿了起来笑嘻嘻道:“这不是前两天踏青路上捡到的那块石头吗?你倒还真按着我说的模样打磨了。”

  “你说的话,我怎敢不记在心里。”他说着,将宝石拿了过来,帮她带在脖子上。

  她喜滋滋跑到铜镜前观赏。

  此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元彦和都留在府中与她腻在一起,几乎是寸步不离。

  她画画,他就在一旁煮茶看书,或偶尔走到她身旁争论一番画技。

  对于画画,也是那时候,紫璟才知道他便是她从小临摹着长大的那个河源小公子。

  当时东归先生带来几张图,供她选来当作临摹对象。好些个图画,她都看不上眼,独独这河源小公子的《桑榆晚景图》画得有水准,被她给瞧上了,一临摹就是一整个童年的度过。

  不过他的画法与紫璟有所不同,紫璟讲求的是自然灵动随心所欲,而他的却偏向于工整。

  绘画派别无分好坏,这是萧情教她的。

  萧情在当她老师的那段日子,大量灌输的是随心所欲的自由意境画法,跟东归先生教的差不多。

  万物皆可成为绘画的材料这说法,也是从他那儿听来的。

  元彦和的工整画法虽说都是画,可画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花草林木画虫鱼兽都是一板一眼的,有点失真,却很是好看。

  后来,夫妻两经过一番深入讨论,决定将两种绘画方式融为一体,就成了偏重写实的意境画,两种画法融合后画出的第一幅画,是一幅红梅杜鹃图。

  那时庭院种的梅花刚好绽放得鲜艳,几只小鸟跑了过来,叽叽喳喳落到枝头上,却被后到的七彩杜鹃赶跑了。

  那场景颇为有趣,紫璟看着喜欢,就把它画在宣纸上,成了画,工整中不乏智趣灵动,色调是六郎惯用的艳丽色系。

  元彦和拿着调好的茶上递给她,一边喝一边观赏着打趣,道:“也只有你能想出这么新奇的画法,要不你自成一派好了。”

  紫璟深感这是个好主意,道:“以后我的画派,就叫桑派好了!”

  “爷,南阳殿下来了。”九叔匆匆走来禀报。

  紫璟看向身旁男人,原本疏朗的眉目一下子沉了下来,道:“不见。”

  “六叔六婶倒是好闲情。”元熹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九叔颇为难堪地退了下去。

  紫璟朝声音方向望去,只见夫妇两正一前一后朝这边走来。

  这是他们大婚后第一次登门拜访。

  她发现比起之前的凄苦落魄,现在的萧枢变得圆润富态成熟稳重多了,显然他们夫妻两是鱼水和睦的。

  元彦和阴沉着脸看着他们走上来,问:“你们来做什么?”

  元熹笑道:“六叔真会说笑。来这儿,自然是探望叔叔婶子。近日听闻六叔身体抱恙,一直告病在家修养,早就想来了,只是在忙着公主府落定事宜,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好不容易有了时间,这不巴巴赶来了么。叔叔婶子这会子正在干什么?”说着便跑到紫璟身边,观赏桌面上的画作,“好生新致的画法,婶子这画是哪一派的画法?”

  “桑派画法!”紫璟十分开心地告诉她自己最新创立的派别。

  元彦和见她开心,脸色稍稍缓了下来,走到茶桌前坐下,“坐吧。”

  萧枢朝他做了个揖,顺从地坐下,腰板挺得异常笔直,与元彦和的随意一对比显得异常的紧张。

  只见他斟了一杯茶茶推到萧枢面前。

  萧枢接过开口,顿了顿,道:“六叔身体可安好些?”

  “不过是些小毛病,养养就好。”元彦和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开始他的调茶流程,认真仔细地在调好的茶膏上画出一朵杜鹃花的模样,拿给紫璟喝。

  元熹瞪着眼睛看着她面不改色地将一杯画得十分好看的茶一饮而尽,禁不住感慨,“我今儿可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喝出花来了。”

  “嗯?”紫璟想了会儿才意识到她话里的意思,“他就这样,竟搞些花里胡哨的。不过是真的好喝。”

  “好酸。”元熹嫌弃。

  世人皆知诚王宠妻都快宠出花来了,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你这宝石好生别致,哪儿买的?”

  她的目光被璟若脖子上的蓝宝石项链吸引住,好奇道。

  紫璟看了眼胸口宝石,颇为尴尬地笑了笑,道:“这玩意不值钱。六郎说了,是他出游的时捡的,看着漂亮就带了回来放着。前儿被我发现了,看着喜欢,就拿去让石匠打磨了个坠子,你若喜欢我回头让石匠再打磨一个给你。”

  “你哪来的再打一个?统共也就这么块,当时你非要把它弄成坠子,我说浪费,你不听,其余的早就成灰了。”元彦和将茶递给她道。

  “哦!倒是可惜了。”紫璟接过,颇为抱歉地看向元熹,道:“不过我房里还有几块其他颜色的石头,你要喜欢我送你一块。”

  她说着就拉元熹往房间走,边走边道:“你别介意,六郎这人就这样,面冷心热。其实他还是很希望有多点客人热闹点的。你跟萧枢怎样?那家伙有没有欺负你?我跟你说,他脸皮可厚了,千万不要惯着他……”

  诚王房间,元熹是第二次进来。

  第一次是在宫里的时候,她还小,跟元缂玩捉迷藏,不小心躲进里头,撞上了正在沐浴的叔叔,受到了训斥。

  当时她被他阴沉的脸色吓怕,哇哇大哭起来。

  九叔拉着她一顿哄,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抚下来。

  她也是在那时知道自家叔叔有洁癖,不喜欢外人乱闯自己房间的事。

  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进他房间了,就是有事找他,也只远远地站着等,这么光明正大地进来也是第一次。

  噗一开门,一股淡雅的沉榆香混杂着颜料的味道扑面而来。

  屋里的陈设,是一如既往的淡雅色调,除满屋子的花鸟鱼虫画作外,不过一桌两椅,一床一柜,再加个次间屏风和梳妆镜罢了。

  因元彦和爱读书的缘故,次间书桌上还放着文房四宝和几卷经书。

  紫璟一进门便跑到里间柜子前打开,在底层抽屉里翻找出一个黑檀木盒子拿着走了过来,放到桌面上,笑嘻嘻道:“六郎说,这些都是他在游历天下的时候捡来的。不过都是些小石头,除了蓝色还有其他颜色的,虽没蓝色的好看,我觉得也都不错,你看这块,像不像夕阳下天空的颜色?”

  “桑儿。”南阳忽然拉着她的手正色道,“你能帮帮我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