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圣的工作 > 六十五章 · 生死卷

六十五章 · 生死卷

小说:棋圣的工作作者:娜尔爱多字数:3583更新时间 : 2020-11-22 03:49:27
  为什么这种店会有抽奖的小游戏,这点着实令人费解。

  抽一次,价格就是2000,相当黑心。

  最贵重的奖品居然是北海道的温泉旅行活动,现在夏天都还没到,这里就整这种冬天的旅行活动,着实商业鬼才。

  二等奖是职业棋手签过名的扇子,这个倒挺有意思的。

  科执光被提醒了,也觉得自己需要这么一个东西在手中装装逼,在那里一扑一扑,还能干扰对手注意力,当当盘外招。

  “4036。”科执光报出了藏宝图的指示号码。

  减2000¥。

  “好的,恭喜你抽到了这个小袋子。”穿着近代女仆装的服务员小姐将一个锦囊的小袋子给了科执光。

  这次终于没有送书了,之前送的那三本书,科执光到现在基本还没碰过,再来一本的话着实吔不消。

  按捺住心跳,以朝圣般的心潮澎湃打开袋子——

  【特殊道具:生死卷】

  【狂徒的必备品】

  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名字。

  上面燃烧着浓烈的黑色火焰气息,和之前在白梦音羽家里看到的那些棋谱传单是同一个感觉。

  但这张【生死卷】的气息明显更加强烈,辐射强度是那些棋谱的好几倍。

  科执光咽了咽口水,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惧意。

  它的说明就到此为止,但看它的名字,科执光也能猜出个大概。

  可能和挑战卷差不多,也是用来挑战其他人的。

  成功率,应该高达百分之百。

  而使用它所要赌上的东西,恐怕也超乎想象,无论是对敌,还是对己。

  这就是在藏宝图终点所等着他的东西吗......

  这个东西在现在这个时候爆出来,指代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对清沼汹泽使用的。

  科执光想了想,将这个卷收好,起码现在还没到使用它的时候。

  讲道理,这应该不算怂吧?虽然自己很乐意痛打沼泽哥一顿,帮社会除除害,但也没到和他你死我活的地步,话说这下棋番,应该不至于下死人吧?

  先研究一下,它到底是怎么个死法,起码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死。

  很有可能是——象征灵的死亡。

  袋子里还掉出了第二件东西——

  居然是清沼汹泽的人物说明卡。

  【曾经的他也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好少年,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嘲笑,彻底摧毁了他的棋道之路,但那个男人向他伸出了援手,让他在黑夜里重获新生】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呢?

  第一感,科执光只能想到幽玄寺的和尚。

  第二感.....是御城棋,晴岛鹿很diss这个人,还说什么相关条例是他修订的,感觉就很有反派的气息。

  科执光问向了柜台后站着的服务员:“小姐,我想问一下关于这家店的事.....比如,这家店它合法正规吗?”

  “这点先生你大可不用担心,这家店的营业执照,可是两年前御城棋大人亲自颁发的。”

  这店员可真耿直啊,立刻就把科执光想知道的消息抖搂出来了。

  “这家店有什么历史背景吗,我看这里的装饰,好像都是真货。”科执光说,他当然也看不懂真假,只是这里的灵性物多得吓人,每一块地砖,乃至每一个烟灰缸几乎都能显示出点什么,各种指数疯狂+1,或者-1。

  “被先生您说中了,这里的确都是纯正的古物,这里的一切都保留着当时的风貌,据说当时这里起就是一个很出名的赌棋馆呢。”

  “有什么关于妖怪的传说吗?”

  “这个的话,只能问店长本人了。”

  科执光构思了下问题,继续发问:“那店长在这里做了两年之久,有过挑战赛失败的记录吗?”

  “当然有,如果没有败绩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人一直前仆后继地来挑战他呢,败绩的话.....目前老板一共进行了超过300场挑战赛,只输了30多场。”

  “确定这30场不是托儿?”

  “先生,请不要这样说啊,那些来这里赢过老板的客人后来也都在棋界闯出了一番天地,真的是他们自己凭实力获胜的。”

  一番盘问下来,店员表示这里绝无问题,是个正儿八经的靠实力讲话的场所。

  一时之间,简直抓不到沼泽哥的黑料,起码法律上抓不到。

  虽然他也不是来这里玩侦探游戏的,但人的猎奇心和好奇心都驱使着他到这里探索一番。

  他想知道,沼泽哥现在到底掌握多少常规外的能力。

  以及,运势具体到底是什么。

  他收集运势到底想做什么,总不能是真的把妖怪从坟墓里刨出来吧,那本番直接宣告崩坏炸穿。

  总之谜团很多,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打完沼泽哥后,拎着他的脖子问。

  这时,科执光的目光无意间瞥见到了棋馆的角落,第一位挑战者落寞孤寂的身影。

  他的身后,象征灵已经消失了。

  不会.....真死了吧?

  ......

  ......

  对局室内,第二局棋开始。

  “我要是输掉了这局,真的会失去运势吗?”第二位挑战者面色发白地说。

  “规则的话,我很早就已经告诉过客人您了哦,对此,我就不再多做赘述。”清沼汹泽的脸上挂着笑意,“来吧,落子吧,客人,这局你执黑。”

  一个小时不到,棋局再次结束,挑战者再次失败。

  规则是双方15分钟的备用时间3次15秒的读秒,棋下得飞快,的确是一晚上能砍好几盘的那种。

  第二位挑战者同样也双目无神地走了出来。

  “兄弟,看开点,也就是损失了20万的报名费而已,别听他扯的运势什么的,那都是心理攻势!”旁边有人宽劝第二位挑战者。

  “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我失去了一切。”他摇着头说,全身被消极负面填满。

  虽然大家都被告知会赌上运势什么的,但都没人当真,但看到这俩位兄弟一脸司马相走出来后,每个人心中都寒颤了几分。

  “社长,果然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看着好邪门的样子。”平实生小声哔哔道,三分钟热度已经结束,开始认清现实。

  平实生求助似地看了一眼科执光。

  科执光有些棘手地挠了挠毛发,心说你早几个小时认怂,我和你就先合伙放倒副社长,然后把白梦架回去了,结果你现在认怂,搞得都不好下台了。

  科执光看了一眼白梦,她正安静地坐在棋盘前,继续操练着那盘棋局,落子的声音仿佛一片恬静的竹林。

  再看一眼她身后的【尸隼】,它一直停在第二楼的栏杆上,幽望着这边。

  原来这东西能和主人保持这么远的距离啊.....

  直到现在,科执光对这种黑化现象依旧一头雾水,白梦现在的状态和黑化毫无关联,神智相当清晰,甚至还有些高洁,眼瞳里高光十足,与黑化没有半分关系。

  “科同学,你现在依旧还想劝我离开吗?”白梦问。

  “确实想,但我不强行想了,毕竟我对这里的兴趣也莫名其妙来了几分,你先走,我再走。”科执光说。

  “我的想法,依旧没有变,我还是要挑战这里,这是我的机会,也是我的决定。”白梦音羽说,“其实我会选择来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或许与你有关。”

  “与我?”

  “我在合宿期间,一直被井上星彩压制,导致我对我的棋产生了疑问和不自信,但后来我和你下了一盘双人棋,虽然只是一盘玩赏性质的棋,但它却让我找回了些东西,你的那种乱来的下法,自信的棋风,可以说是你给了我信心吧,也正是那份信心,给了我挑战这里的勇气。”

  科执光哑了哑,说好的这口锅副社长和平实生背,怎么突然一个回旋扣到了自己脑袋上?

  “其实下完那盘棋,我就知道了,你当天和苍羽老师下的那盘棋,是分先的,你.....比我强,其实在围棋方面,我的胜负心还是很强的,但知道你比我强时,我并没有感到不舒服,你是那种少有的我羡慕,但不嫉妒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

  沉默半响之后,科执光不由自主地说:“那你有兴趣,以后也混棋界吗,当个业余棋手就行,混混杂志封面,其实工资也还蛮高的。”

  白梦愣了愣,点头而道:“确实,如果我赢下了这场,我就自由了呢,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那好,我答应你,将来我就当个业余的花瓶女棋手。

  说完没多久,科执光在心中给了自己一老拳。

  艹艹艹!莫名其妙立了个flag!快来个人帮忙拔一拔!

  显然这个年代大家都没有立flag的概念,更别谈拔了,周围这俩人没有丝毫反应。

  这要是输了,感觉自己头上又要多扣一口锅.....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停歇在二楼栏杆上的【尸隼】,忽然和它对视上了。

  这时,科执光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直都忽略了一点。

  它的眼睛,还是清晰的。

  虽然它看上去的确很狰狞丑陋,但它的眼睛始终是清晰的,但由于丑陋的那一面实在太醒目了,导致科执光一直以为它们都是双目无瞳的失了智状态。

  再环顾周围,其实眼下几位挑战者,它们的象征灵虽然都在腐烂病化,但唯独眼睛是清晰的,说明它还有神智。

  像是某种临死前强烈的求生意志,充满了暴烈的进攻性,支撑着最后一丝神智的清澈。

  总之,这玩意压根不是黑化来着。

  一阵没来由的敬畏在科执光心中升了起来。

  时间流逝,月牙高悬。

  三号中盘告负!

  四号四目半告负!

  五号弃权!

  六号十七目半告负!

  时间已经来到了5:50,即将夜尽天明。

  “请七号选手,白梦音羽,入场参赛。”

  “终于轮到我了。”白梦轻呼一声,将发丝撩至肩后。

  “等一等,带上这个。”科执光将【护身符】递给了她。

  也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对友军产生作用。

  这个对局室里只会更凶险,必须得带点装备进去,哪怕只能带个全属性+1的50金币的树枝。

  “嗯,谢谢。”白梦欣然地收下了,在队友们的注视下走进了对局室,大门在身后合上。

  “等等!把头发.....唉,说晚了。”科执光摇了摇头。

  “这关头发什么事?”副社长不解地问。

  “把头发扎成单马尾,我觉得可以加buff。”

  “嗯?”

  昏暗的对局室内,白梦坐到了棋盘前,轻轻点头,尽到该尽的礼节。

  “清沼店长好。”

  “白梦小姐好,你手边的这个是.....科君给你的?”清沼汹泽惊疑地问,似乎从那个随处可见的护身符上看出了些端倪。

  “这是我的同伴给我的护身符,这个不能带吗?”白梦握紧了这个护身符。

  “当然可以带。”他重新恢复起了笑容。

  “区区快门的光,可是无法杀死吸血鬼的啊。”他小声地说,笑容变地极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