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都 > 第四十九节 心却依然疏远

第四十九节 心却依然疏远

小说:仙都作者:陈猿字数:1598更新时间 : 2014-10-08 14:58:38
  日子一天天过去,微光透过岩石罅隙照入山腹,有时是稍带暖意的日光,有时是清冷的月光和星光,魏十七对子午两刻天地气机转换颇为敏感,每到这时,他便在石壁上刻下一条划痕,虽然有时会因修炼而错过,但大致的日头不至于相差太多。

  余瑶放下了矜持和心结,大大方方接受魏十七的好意,在乾坤一气丹和黄螭丹的支撑下,花费了大半年的工夫,温养道胎,用功不辍,终于恢复如初。但她仍然面临一重难关,那就是凝炼剑种,只有凝成剑种,短柄雁镰才有用武之地。

  魏十七也没有荒废岁月,他操纵飞剑在石柱上练习刻字,进展神速,隔了十余丈距离,藏雪剑如飞梭般往返,收放自如,一次刻下一笔,留下一行行酒盅大小的字迹,深得“准”、“稳”二字的精髓。

  修行之余,余瑶一直在观察魏十七,揣测他的想法。从表面看,他是个道心坚定的剑修,用最笨的办法,孜孜不倦地锤炼御剑术,心无旁骛,对女色也有节制,并不贪恋,回想他的言谈举止,根本不像一名血气方刚的青年。

  大凡青年,无论多么老成,多么早熟,总对这个世界抱有好奇心,难以抵挡诱惑,有机会的话,愿意尝试种种可能,他们面前的道路有无数分叉,有诸多选择,正因为看不清前途,所以无法回避迷茫、错失和懊悔。但对魏十七来说,这些负面的情绪完全不存在,他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能得到什么,怎样才能得到。她隐隐觉得,只有经历红尘,尝过人间的甘苦,回过头来,才能有这份风轻云淡、从容不迫的心境。

  魏十七偶然说起的一句话,始终缠绕在她心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把得失看得如此豁达,抽离了一切感情,冷静到近乎冷酷,她自忖做不到。

  他们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彼此变得熟稔,能够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余瑶始终觉得,她并不真正了解他。

  二人的关系突破了最后的界限,魏十七对她一如既往,该说就说,该笑就笑,既没有表现得如漆似胶,也不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视她的姿色为无物。很多时候,都是她说,他听,话题无外乎昆仑派,太一宗,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他不大说自己的想法,那天偶尔提起“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只是昙花一现,更多的时候,他一笑了之。

  每当她试图走进他的世界,总被他有意无意地推开,身体亲密无间,心却依然疏远。

  魏十七按部就班锤炼御剑术,练到这种地步,已经臻于极致,所谓“心剑合一”,不外如是,此后更进一步,不外乎修炼剑芒剑气,乃至于剑丝剑灵。阮静留给他的第二篇“剑诀”,却是另辟蹊径,旨在将本命飞剑炼成剑丸,摄入体内祭炼种种神通。五金飞剑入体,亏损肉身,难怪阮静提醒他宁可慢一些,也不要急于求成。

  且不论飞剑入体是何等凶险,魏十七面临的最大难题是黄螭丹数量有限,无法支持他和余瑶同时修炼。权衡利弊,魏十七决定转而修炼“鬼影步”,把大半黄螭丹交给余瑶,助她凝炼剑种。他有一种预感,山腹之中的宁静并不会持续很久,太一宗的后手绝不只是雷火劫云,必须尽快提升实力,以应对随时可能降临的危机。

  二人时常聊起这次赤霞谷之变,余瑶是昆仑嫡系弟子,见多识广,她推测太一宗出其不意偷袭赤霞谷,最大的倚仗正是雷火劫云,不知他们使了什么手段,将劫云万里迢迢移至昆仑山,赤霞谷中的一干同门,恐怕除了阮长老秦长老等寥寥数人,无人能逃过此劫。不过太一宗既然有如此厉害的杀手锏,为何不直取流石峰,而是选择了赤霞谷?最大的可能是劫云移至此处,威力远逊色于连涛山的护山大阵,攻不破流石峰上的种种布置,与其无功而返,不如一举毁了赤霞谷中的昆仑俊彦,重创旁支七派,抢占先机。

  经此一战,昆仑元气大伤,且不说向渔、崔吉、丁一氓、石烽火、申屠平这些有可能突破剑气关的英才,单是五行宗主持论剑的弟子,也都是昆仑嫡系的中坚,若全都陨落于此,恐怕三五十年恢复不了元气,此消彼长,只能眼睁睁看着太一宗的势力越过蛮骨森林,一步步向西陲渗透。

  余瑶抽丝剥茧分析太一宗的用意,魏十七深以为然,昆仑旁支与嫡系唇齿相依,重创旁支,削弱五行宗,就好比去掉核桃的硬壳,流石峰完全暴露在外敌的屠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