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都 > 第四十九节 食其肉寝其皮

第四十九节 食其肉寝其皮

小说:仙都作者:陈猿字数:2092更新时间 : 2014-12-09 15:22:13
  秦贞大吃一惊,跳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师兄,你……你……”

  血如泉涌,戚都的无头尸身颓然倒地,残雪尽被染红,融为涓涓血水。魏十七丝毫不为所动,将手轻轻一招,藏雪剑一声剑鸣,仍化作剑丸,投入他掌中。临时起意,戚都果然不知道剑丸的来历,这是他心血相通的本命物,咫尺之间暴起伤人,戚都即便伤势痊愈,也难逃厄运。

  人头落地,命归黄泉,奚鹄子与戚都孰是孰非,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戚都从仇家那里得到了什么,因何修为精进,也没有人知道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把,魏十七赌赢了。

  刺鼻的血腥味让秦贞感到恶心,她呆呆望着师兄,仿佛第一次认识他。是为了摄魂诀那几页冶炼魂器之法?还是为了垂星剑和鲲鹏诀?杀人,夺宝,做出这种事的人,还是她的师兄吗?她不禁打了个寒颤,眼中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魏十七一言不发,望着她,只是静静望着她,等她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生命是一场游戏,他不想扮演不属于自己的角色,哪怕为了任何人,在这个没有归属感的世界里,他只愿随心所欲地做自己。

  秦贞慢慢挪到他身边,脚步似乎有千斤重,她伸出手去抱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头,望着戚都的无头尸身,一言不发。

  “害怕了?”魏十七的声音忽远忽近,变得那么陌生。

  秦贞摇摇头,只是用力抱紧他的胳膊,仿佛一松手,他就会离开。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觉得委屈,想哭。

  “呵呵,一十九年前,老鸦岭中,有一个受伤的仙人从空中飞过,一头栽倒在山崖上,撞得山崩地裂,碎石乱飞。他没有事,服些丹药就好了,只是飞溅的碎石砸在一名猎户的脑壳上,砸出一个大窟窿,一命呜呼。好好地打猎,遇到飞来横祸,你说是谁的错呢?”魏十七摸摸她的脸庞,拇指滑过嘴角,幽幽道,“那名猎户姓魏,恰好是我的老爹。”

  秦贞心中一颤,松了口气,心道:“原来是这样,难怪……”

  “说实话,他也是无心,祸从天降,原本怨不了谁,不过做儿子,不知道就罢了,杀不了他也罢了,知道了,又有机会,那就暗算他一把,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魏十七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说给秦贞听,这一刻,仿佛斩断了冥冥之中那一缕因缘,仿佛禁锢心情的硬壳豁然裂开,他觉得一阵轻松,真正体会到“片尘不染,心无挂碍”这八个字的意思。

  了无挂碍的感觉真好,有首诗偈怎么说来着——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明明杀了人,手上沾染了鲜血,可魏十七却感到很轻松,就像他当初在雪窟洞一剑斩下黄龙子的头颅,不犹豫,不萦于怀。

  魏十七将秦贞揽在怀里,道:“你还记不记得齐云鹤道长?”

  “当然了,他是我们的第一位授业恩师。”

  “胡杨渡,土地庙,昆仑山,他领着我们去天都峰,有一天晚上,我去山里打猎,一夜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你们找到了我,呃,我打了很响的呼噜,是吗?”

  秦贞抽了抽鼻子,道:“我记得师父说你的呼噜……惊天动地,百折千回,很有气势。”

  “嗯,也许吧,其实那天晚上发生了很多事,有一些我没有说。戚都斩杀了美人蟒,丹毒外溢,当时我中了毒,生死一线,孙二狗劝戚都救我一命,戚都说,呵呵,他说,救我就违背了本心,不救。那个时候我就想,我也有本心啊,我的本心,就是将来有机会的话,要食其肉,寝其皮,绝不放过他!”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在说不相干的旁人的事,秦贞却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她能感觉到师兄心中的恐惧和暴戾,像一颗种子,埋在黑暗的土壤中,到今天终于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原来他就是杀害老爹的凶手……命运真是离奇,你说,有没有人在刻意安排这一切?就像一篇有人设有大纲有伏线的小说?算了,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你听不懂……”

  秦贞感到害怕,她不想听师兄用这样的语气,说这些冷漠的话。

  “听话,把头转过去,别看。”

  “你……不要!”秦贞吓得大叫起来,紧紧抱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口,呜咽道,“不要,不要……”

  魏十七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何反应如此激烈,转念一想,哭笑不得,道:“食其肉,寝其皮,这是形容,我不吃人,我只是……只是打算搜刮他的东西,你盯着的话,下不了手,那个……有点难为情。”

  秦贞“噗嗤”笑了出来,抓着他的衣襟擦去眼泪,仰头看他,脸红红的。她郑重其事地说道:“师兄,不管发生什么,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我们……一起搜刮他!”

  贼公贼婆么,魏十七笑了笑,也不避讳她,卷起袖子,把戚都的剑囊和储物袋摘下,顺手递给秦贞,然后把他里里外外翻了一通,首级和无头尸身收进蓬莱袋,掩埋了血迹,重新坐到篝火旁。

  秦贞把剑囊和储物袋放在他身前,捧了一捧雪,洗了一通手,觉得疑心,又仔仔细细洗了一遍,搓得小手通红,这才从火堆上取下蛇肉,斯斯文文吃着,一双妙目注视着他。

  魏十七从剑囊中取出垂星剑,看了一回,不置可否,仍收入剑囊中。若没有相应的剑诀驱动,垂星剑也平平无奇,留在手上终是隐患,弃掉也不可惜。

  他把剑囊放在一旁,着手检点储物袋中的物事,一件件看,再一件件放回去。

  最后,他摸出一卷残破的帛书,色泽微黄,触手如玉,打开一看,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字,黑里透红,似乎用妖物的精血所书,经历这许多年,仍不见褪色。魏十七就着火光从头细看,果然是摄魂诀内卷残缺的那几页,记述了摄魂剑诀的由来和魂器的冶炼,他心无杂念,凝神默记,一一印在了脑海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