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 第6558章 生死攸关(下)

第6558章 生死攸关(下)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作者:MS芙子字数:0更新时间 : 2020-11-22 04:44:59
“闭嘴!”

        司轻舞满脸通红,想要捂住王敏的嘴。

        哪知辛霖早有提防,反手抓住她的手腕。

        “人赃并获了吧,你个歹毒的女人,无忧怎么你了,你要对她下毒手?”

        辛霖气得赤目欲裂。

        季无忧弱小的跟只小白兔似的,司轻舞居然忍心下手,这女人心狠手辣,她一定要替无忧报仇。

        辛霖怒极。

        她周身,一股灵气散发出来,周遭,顿时冷了下来。

        暗之灵!

        司轻舞再次感到了之前那股力量。

        那股吞噬自己体内的灵力的力量,辛霖怒瞪着她,仿佛要把她撕成碎片。

        “你想做什么?放开我,你再敢碰我,你和你的朋友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司轻舞费力挣扎着。

        “辛霖,放开她。”

        夕雾和战痕也在旁想要制止辛霖。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你们害死了小柚子。”

        辛霖的眼,因为愤怒一片通红。

        她周身的暗之灵也愈演愈烈。

        她整个人就如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她的声音森冷,就如从地狱里传来的那样。

        周围听到她声音的人,都觉得不寒而栗。

        “辛霖好像有些不对劲。”

        凌光和秦川也被辛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

        “快阻止她。”

        秦川本能甘道夫不对头。

        “姐……你快想想……”

        凌光心知,只有凌月可以阻拦辛霖。

        可是他回头一看,发现凌月竟然不见了。

        “人呢?都什么时候了?我姐跑哪里去了?”

        凌光急切着,四下张望。

        “全都散开,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一个个的,还在闹事。”

        人群里,传来一阵冷喝。

        就见帝莘快步走来。

        “帝教官,你来了就好。”

        凌光找不到叶凌月,又惊又急。

        一看到帝莘,忙抓住了帝莘,一个劲的使眼色。

        “辛霖,立刻松手,我们先想法子救季无忧。”

        帝莘见辛霖周身散发出可怕的暗之灵来,犹如当头棒喝,喝阻道。

        辛霖恍若未闻,她此时,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

        她的眼前,一片血红色的雾。

        她只能看到司轻舞那张可恶的脸。

        “是她害死了无忧,杀了她,将她撕成碎片。”

        一个偏执的声音,在辛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

        她抓住司轻舞的手腕的手,掐住了司轻舞的脖颈。

        “九……救命……”

        司轻舞只觉得浑身僵硬,根本无法动弹。

        一旁的夕雾和战痕也想帮忙,可是他们却感到浑身僵硬,再看脚下,两人同时一惊。

        他们的身旁,盘踞着大量的暗之灵。

        那暗之灵将他们困住,让他们寸步难移。

        夕雾和战痕眼底的震惊之色可想而知。

        他们没想到,辛霖领悟暗之灵不过短短的一日多,竟能凝聚那么强大的暗之灵。

        “暗之灵是一种黑暗的灵力,这种灵力,一旦超控不当,很容易影响宿主的意志,眼前的辛霖,显然就是被暗之灵给驾驭了。”

        战痕担忧道。

        “帝莘,快阻止她!”

        夕雾也深知这一点。

        其他学员早已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眼。

        唯一能救司轻舞的,就只有帝莘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帝莘冷笑。

        他只是看了眼火场,就知道,这场火来的不简单。

        这场火,是因为大量凝聚火灵才引发的。

        司轻舞一人,没法子凝聚那么多的火灵。

        可若是加上她的几个朋友,再用上一些特殊的道具,就能凝聚足量的火灵。

        司轻舞的目标,看样子,可不仅仅是季无忧一个人。

        如果不是辛霖和叶凌月有事分别走开,那这时被困在火场里的人就不只是一个季无忧,而是三个人。

        一想到这些,帝莘凤眸里,闪过一抹怒色。

        他带来的学员,司轻舞也敢动,这女人找死!

        “帝莘,难道你想华国大难?司轻舞身后的势力……”

        夕雾的声音里,多了一分乞求的意味。

        “她背后是天王老子都不行。”

        帝莘转身,他看向火场。

        不知为何,他有些心烦意乱。

        “我求你,我……我以我姐姐的名义求你。当初,我姐姐让你照顾我,你答应过,会帮我做三件事,这些年,我从未求过你,今天,我就求你一次,救司轻舞。”

        夕雾也是被逼急了,她咬咬唇,高声道。

        帝莘眉头一蹙。

        他的确是答应过夕雾三个条件。

        那是因为,夕雾的姐姐夕颜当年是因为自己牺牲的。

        她临终前,只求他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夕雾。

        这些年,夕雾的确也从未开口求过她。

        “你求我也没用,你看的模样,没人能阻止她。”

        帝莘顿了顿,沉声道。

        辛霖被暗之灵反噬,已然失去了理智。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精通暗之灵的宁家老头子前来,也未必有用。

        “凌月哪里去了?”

        帝莘在人群中搜索了一圈。

        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作为辛霖和季无忧好友的人居然不在。

        如果说,在场有谁可以解决这个大麻烦,那就只有她了。

        “我姐不见了,我以为是她找的你?难道不是?”

        凌光也在人群中搜索了一圈,实在是没有找到凌月。

        方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辛霖和司轻舞吸引了过去,的确没有人知道叶凌月的下落。

        “我好像看到,她刚才冲进火场了。”

        这时,有人轻声说了一句。

        轰——

        凌光脸色骤变,他冲到说话那人面前,哑声道。

        “你再说一遍,你看到我姐……”

        “她冲进去了,大概三四分钟之前。”

        那人也被凌光的骇人模样吓到了。

        “简直是胡闹!”

        夕雾禁不住骂了一声。

        “凌光,你别冲动。”

        身后,凌光就如一只急红了眼的困兽,他发疯朝着火场冲去。

        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凌月这时候冲进去,哪里还能活着出来。

        “辛霖,凌月进入火场救无忧了。”

        帝莘眉头紧蹙,他冲着辛霖喝了一声。

        已经被暗之灵笼罩住的辛霖却是浑身一震。

        她那双充斥着愤怒和仇恨的眼中,仅剩的一丝清明一闪而过。

        “凌月……”

        就在她失神的一瞬,帝莘身形一闪,已然到了辛霖的身后,一击落下,辛霖身子一软,帝莘顺势将辛霖往秦川和凌光手里一推。

        夕雾松了口气,刚想出言感谢帝莘,就听到司轻舞一声尖叫。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司轻舞刚从新领导手中脱困,哪知道不等她松口气,她就被帝莘如同老鹰抓小鸡似的,拽住了衣领,拎起来,就往火光冲天的火场冲去。

        夕雾和战痕回过神来时,就只来得及看到帝莘和司轻舞的背影被火吞没。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帝莘冰冷冷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

        “这小子就是个疯子!我们早晚会被他害死!”

        战痕骂骂咧咧道。

        这下子好了,死的不只是一个,一死得四!

        被拖入火场的那一瞬,司轻舞吓得魂飞魄散。

        今晚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个噩梦。

        她人生的前十几年,那都是赢家模式,别说是委屈,就是吃亏这种事,都发生过。

        可到了华国,确切的说,到了大龙山后,她就开启了噩梦模式。

        先是那个讨人厌的辛霖,还有她那些讨厌的朋友凌月、季无忧,可最最可怕的还是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教官。

        这个男人,浑身都带着可怕的杀气。

        那是真正的杀气,如果说辛霖会掐死自己,那眼前这个男人,很可能会直接折断她的脖颈子。

        他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将她直接拎进了火场。

        “放开我!我喘不过气了,我会死的。”

        司轻舞眼看大声威胁没有用,只能示弱,哀求着。

        她本就长得楚楚可怜,软声哀求,更是我见犹怜。

        帝莘果然松开了她,司轻舞稍缓过一口气,刚想继续努力。

        哪知道帝莘直接拽住她的头发,往前拖。

        司轻舞尖叫着。

        “你松手,疯子,你敢!我要告诉……”

        “告诉谁都没用,毕竟死人是没法子告状的。”

        男人的声音,如同一盆子冰水,当头淋下,让司轻舞彻底哑了声。

        “哦,我忘了,你还有保命的法子。也许,你可以试试,你的秦王能不能在我出手折断你脖子的一瞬,赶过来。”

        帝莘低声道。

        司轻舞打了个寒战。

        “你,你知道我身上……”

        司轻舞下意识摸了摸手。

        她左边手腕的内部,有一个暗红色的形如胎记的印记。

        那印记,非常隐蔽,几乎没有人发现。

        可司轻舞并不知道,她方才被拖入火场时,已经本能的摸了它好几次。

        这个印记,当然不是一般的印记。

        它是秦王哥哥留给自己的一枚灵阵。

        它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保护她一次或者是招来秦王。

        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是司轻舞保命的家伙。

        她当然不会轻易动用。

        可如果刚才辛霖或者是帝莘逼急了她,她自然会使用。

        “那火灵是你们凝聚的,找到它的位置,否则,我不介意和你的秦王比比速度。”

        帝莘沉声道。

        医务室所在的建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要找人并不容易。

        司轻舞可以利用火灵,定位到季无忧的下落,至于那胖猫……帝莘心底冷哼了一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