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都 > 第六节 补锅匠的把式

第六节 补锅匠的把式

小说:仙都作者:陈猿字数:2166更新时间 : 2017-07-14 12:57:15
  青铜御者面无表情,腰背挺得笔直,仿佛永不知疲倦,拖着战车的驷马却有些撑不下去了,虽得星力灌注,亦显露出颓势,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步履愈来愈慢。又奔行了十余日,战车闯过一处未知之地,星力掀起滔天狂潮,呼啸而来,席卷而去,青铜御者急忙拉住六辔,驷马高高扬起前蹄,忽然失去性灵,如泥塑木雕,再不能前行半步。

  鱼娥朝魏十七打了个手势,举步迈出车厢,伸手一招,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倏忽缩小,化作一道青光,投入她袖中。她举目四顾良久,这才回首道:“此处便是中极天了,星力暴戾不堪,驷马不堪重负,只能止步于此。”

  魏十七略一颔首,却见游天鲲心花怒放,如同老鼠掉进米缸里,肆意吞噬海量星力,停滞已久的魂魄蠢蠢欲动,再度壮大。鱼娥在旁,他倒不便当着她的面汲取星力,以免着了相,于是放任游天鲲将星力一一炼化,占为己有。

  鱼娥又从袖中抛出一物,飘飘渺渺,窄窄长长,卷卷曲曲,却是一片柔韧的草叶,色作青黄,遍布金脉,甫一现于极天之中,星力便化丝丝缕缕渗入其中,熠熠生辉。

  “此乃‘金枝玉叶’,亦可作代步之舟,唯其所耗星力甚巨,非至中极天,不堪重负。”

  真仙手段层出不穷,无从揣测,荒北城之战,巴蚿祭出堕雷珠、螭纹沥血错金环、无量摧心箭,田椿祭出鸱吻扫霞衣、定海针、缚仙绳、灭情子母锥,眼前这位鱼娥亦不逊色,左一宗“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右一宗“金枝玉叶”,相形之下,他囊中羞涩,除了六龙回驭斩和昆吾金塔外,拿不出什么可堪匹敌的法宝。

  二人踏上金枝玉叶,鱼娥心念一动,缓缓向前飘去。魏十七凝神细看,这金枝玉叶遁速并不快,远不及极天周游驷马战车,但中极天星力如潮,此宝乘潮而去,如渡海之筏,竟无须外力驱使。他心中暗暗叹息,这一回闯入极天,却是鲁莽之举,若非偶遇鱼娥,借得真仙至宝之力,此刻他还在下极天徘徊,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鱼娥仿似猜到了他的心思,随口道:“真仙诸般法宝,并非祭炼所得,最上乘之法,莫过于‘观想一物,投诸现世’,次之,‘以星屑铸形,投诸神意’,再次之,‘以器胎附神,星力温养’,不过这些凭空成就的法宝离不开星力驱使,留与后辈弟子亦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世间所传真仙遗宝,不过是星力洗炼过的寻常法器,又或是真仙得道前所用的法宝罢了。”

  这却是连秦渠都未曾得闻的手段,鱼娥浑不当回事,魏十七微微动容,忍不住问道:“不知渊海三洲之地,可有人行得此上乘之法?”

  鱼娥道:“天庭之上的真仙大能,或有此手段,吾辈最多取中法,这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和金枝玉叶,便是‘以星屑铸形,投诸神意’而成。渊海三洲尚有十位真仙,以陆黾洲云罗谷玉泉洞黑羽为首,当年天庭降下七道青气接引飞升,被他一一击破,道行之深厚,超乎侪辈,连他都未能窥得上乘之法,更不用说他人了。”

  二人相谈片刻,魏十七收获良多。鱼娥虽然出身星罗凶洲,却性情平和,不动心机,魏十七问及真仙之事,非涉隐秘,便随口指点一二,落落大方,绝不故作姿态。一来她与魏十七并无仇隙,极天之上,还要借重他出手,不妨结个善缘,二来真仙之上更无境,真仙与真仙相去甚远,天人之关未破,也不怕他翻了天去。至于虫族攻打大瀛洲这点小冲突,在真仙看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星力涌流,推着金枝玉叶飘向前,一忽儿快一忽儿慢,全不费力。过了数日,鱼娥不再与魏十七闲谈,全神贯注操纵金枝玉叶,兜兜转转,来到一片沉寂的虚空之中,原本汹涌的星力忽然化作涓涓细流,四下里星屑飞舞,晶莹剔透,如无数调皮的精灵。

  鱼娥道:“此地距离星兽的巢穴不远,星屑汇集于此,甚为难得,道友如有意,不妨采集一二,纵使不用来洗炼肉身,祭炼法宝,亦别有好处。”

  魏十七心中一动,机缘巧合来到中极天,成年星兽汇集的星屑,非是寻常,鱼娥看不上眼,对他却是难得之物。他谢过一声,衣袖一拂,祭出昆吾金塔,九层八面,门户洞开,金光一道道扫过,将星屑摄入塔内。

  鱼娥细细看过几眼,诧异道:“此塔何名?可是以星屑祭炼过?”

  魏十七道:“这昆吾金塔本是大瀛洲道门祖师抱朴子所遗之物,后为人重创,伤及本源,恰好手头收集了一些星屑,重加祭炼,才修复成这般模样。”

  “黄庭山斜月三星洞抱朴子?”鱼娥却是听说过这位道门真仙的名号。

  “正是。”

  “嗯,这昆吾金塔本是防御之器,以星屑祭炼,虽然折损了一些神通,平添几分坚固,可作杀伐之器攻敌。”

  鱼娥说得委婉,魏十七却听出她并不认可,显然以星屑祭炼昆吾金塔,只是补锅匠的把式,本源未复,神通折损,纵然勉强可用,也是对付凑合将就罢了,“平添几分坚固,可作杀伐之器”,怎么个杀伐法?抡起来砸人?魏十七苦笑一声,真仙视若敝履,对他来说,昆吾金塔与六龙回驭斩一守一攻,实乃不可或缺之物。

  鱼娥随口又问道:“抱朴子以此塔成道,也是一宗难得的宝物,不知毁在何人之手?”

  魏十七道:“不瞒道友说,也是运气不好,撞见了陆黾洲穹窿族的帝朝华,昆吾金塔便是坏在她手里的。”

  鱼娥“哦”了一声,“帝朝华本体降临,不敢硬接九天十地阴煞针,可是那一回?”

  “只有那一回,侥幸逃脱了,若再有第二回,就不是运气不好,而是天要灭吾了。”

  鱼娥若有所思,道:“难怪……陆黾洲四位真仙,帝朝华一向不显山不露水,实则神通广大,仅次于云熙黑羽,道友能从她手下走脱,实属难得。”

  仅次于云熙黑羽?是在陆黾洲仅次于黑羽,还是渊海三洲之地,仅次于黑羽?魏十七好奇心起,正待多问一句,鱼娥将目光投向无穷极天,轻声道:“小心,星兽已被惊动,须臾即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