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393 攻心之策(下)

1393 攻心之策(下)

小说:都市之国术无双作者:鱼儿小小字数:2804更新时间 : 2017-09-27 22:23:09
  苏辰只是短时间的教导,就能让众弟子取得偌大成果,山上山下,全都在传唱着江大师兄的威名。

  外门弟子们谁也不舍得错过这次机会。

  虽说他们有着一些自知之明,明白天资所限,深知外门弟子终究跟亲传弟子不同,不能得传门派根本法诀,很难有望仙途。

  但是,谁心里还不有个咸鱼翻身的梦想?

  万一就美梦成真呢。

  看着嘻闹的众人,远处遥遥望来的廉红药抿嘴浅笑,心里却是有着平静喜乐。

  “当日我上得山来,五云步就是一片愁云惨雾、死气沉沉的模样,谁也看不到希望在哪,如今却是大不一样……”

  “大师兄终究是心软,一定是教导司徒平剑法去了。我得加紧苦练,不能让那个二皮脸比了下去。”

  廉红药捏了捏小拳头,眉间光芒一闪,就有一道虹光身周游走,嗖的一声直飞后山。

  有了许飞娘给的六六归元丹力助,小姑娘如今已能御剑飞天,修为突飞猛进。

  对五云步,也终于有了归宿之心。

  ……

  “司徒平,你可想好了,若是真的跟我练剑,就绝不能与峨眉派勾勾搭搭,我不怕实话告诉你,咱们五云步与峨眉派终将大打出手,争夺资源气运,是对立的。任何一个门派弟子都不容许脚踏两船,左右逢源。”

  苏辰疾言厉色,身上却是有着如高山一般的压力,看得司徒平心脏狂跳,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对方并非说笑。

  说不容许,那就是真的不容许。

  日后若是违反了,这一位绝逼会抽剑砍人。

  “怎么会?有了大师兄教导高深剑法,我都看不上峨眉派了,以前去西峰玩耍,也只是好奇,对,是好奇心起。”

  司徒平连忙陪笑。

  苏辰也不去听对方的说词,实质上,在他的元神感应中,这小子其实没一句真话。

  唯一的想法只想着跟自己学剑,要强大起来,这种心思倒是真的。

  看来是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得敲打一下,苏辰皱了皱眉。

  “你知不知道?你原本也算得上是峨眉弟子,若是被开革,正好会遂了心愿。直接拜入峨眉,也没人会把你拒之门外……而且,因为是被抛弃掉,而非你背叛师门,不会受到五台派的追杀。“

  “怎么可能?”司徒平惊讶。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父司徒兴明当年被人救了出来,拜入峨眉凌雪鸿座下,你母亲蒋三娘,却杀了你父亲的恩人。可你父亲并不报仇,反而跟仇人双宿双飞……”

  苏辰大致把对方的身世际遇说了一下,脑海里的记忆虽然零散,这些时日稍加打听,已是清清楚楚。

  看着司徒平面色变幻不定,苏辰摇头叹息。

  他说起这些事情,只不过是语言的艺术而已,换一个角度讲述,就有不同的效果。

  直接告诉司徒平,你父亲当初就是反骨崽,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母亲也被人追杀至死,还是峨眉派下的手。如今你还心慕峨眉,又要背叛五台派,想想其中下场吧。

  司徒平显然也听明白了。

  “难怪,难怪师太和朱梅她们……”

  “态度不对吗?当然了,她们看你,就如见到你父亲。就算是对你不错,心里总还是喜欢不起来的,谁不想收下的门下弟子是忠心不二,心地纯一?若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后悔就晚了。”

  “不……父亲不是白眼狼,他只是跟我娘真心……”

  司徒平双眼通红,咆哮道,这话刺痛了他的内心。

  三岁已经有了一些记忆了。

  他午夜梦回之时,还记得娘亲在后面迎战追击的敌人,最后生生战死……

  父亲鲜血满襟,只是死死护住自己,拼命逃逸,没让自己受到一丝伤害。

  娘亲死的那一刻,父亲了无生趣的悲痛神情一直印刻在小小司徒平的心里。

  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忘却。

  这一刻,痛楚袭卷全身,司徒平都再顾不得装出一脸的讨好。

  “跟我说没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追求美好的爱情,可以抛弃一切恩与仇,这事暂且不予评论,我也不会对你有着什么成见,但别人可不那么想。”

  苏辰继续埋钉子。

  有时候,直刺隐藏的伤痕,虽然令人痛苦,但更能催人快速成熟。

  不等司徒平回过味来,苏辰话锋一转,又道:“这些年来,就没想过为何师父越来越不待见你吗?”

  “为何?”

  “哈哈,这不明摆着的吗?混元祖师可是死在峨眉派众仙的围攻之下,五台派破灭也根源于此。咱们与峨眉可是有着深仇大恨的,还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没动过脑子?”

  “怎么……我见师父与峨眉派关系极好的样子……”

  说到这里,司徒平忽然说不下去了。

  有些事情不说穿,当然就不会在意,一旦说穿了,就不值一提。

  他忽然想起了,师父许飞娘每次拜访过餐霞师太或者荀兰因之后,回来总要躲在宫殿里生闷气。

  然后,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

  “是因为我跟峨眉弟子走得太近……师父,师父怎么不直接告诉我?”

  “哼,告诉你,让你说与朱梅她们知晓?还是说想让峨眉派所有人都知道,师父是在委曲求全,想要对付峨眉?”

  “我怎会说出去?当然会守口如瓶……”

  司徒平胀红了脸,分辩道。

  他越说越小声,显然连自己也不相信这一句话。

  他当时十一二岁,见识浅薄,只觉得餐霞师太和霭可亲,两位师姐更是温柔可人。而师父许飞娘不近人情,什么都要管着,让人很不开心。

  “如果当初我知道这些事情,怕不是真的会说出去。”

  想到此处,司徒平有些怅然,只觉世事风波险恶,完全看不清明。

  他喃喃说道:“为什么要如此对我?我只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又有什么值得峨眉众人惦记的?”

  “这你可想错了,听说峨眉派祖师长眉真人最善术算,可以前知。门下众弟子,大部分都在许多年前就确定了以后前程……他们看重你,当然是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对峨眉派很有好处。”

  苏辰嘴角闪过一丝讥笑:“放心,绝不会是看你天赋过人,想传承峨眉道统于你的,否则这些年来,怎么也会传下剑经心诀,为你打好根基了。”

  “……”

  司徒平黯然,沉默一会,突然躬身行礼:“谢大师兄指点迷津,否则我司徒平行差踏错都不自知。”

  他突然想明白了,无论一个人的天资是好是坏,少年时期永远都是打下打根基的最美好时光。

  这时候能有名师指点,修练顶级功法,养成良好习惯,以后就会少走许多弯路。

  求道的路上一步慢,步步慢,并非说笑。

  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人年纪很大了,才开始得到机缘,最后成就也是极为惊人。

  但只要回过头来想一想,假如这种人并没有被耽搁,而是从少年时代就得到最好的教育,岂非能成仙做祖。

  峨眉派没有用心教导自己,显然也不是表面上的那般真心待人。

  苏辰欣然而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回,他发现司徒平的态度并不虚假。

  先是制造出赶出门派的危机,接着松口让对方重新燃起希望,再揭开伤疤刺痛他的内心,破灭内心梦想。

  最后就是点明他如此处境的根源,让他悔恨。

  这位苦孩儿看清险恶人心,再次点燃希望……

  在重生与毁灭的内心建设之中,司徒平无疑经过一场洗礼,终于破开了一丝心防。

  识海之中,有着涓涓细流注入,那是气运。

  “能得到司徒平的气运,不容易啊,总算没有白费心思。不过,这气运有些少,显然还没有全心全意,好家伙……”

  苏辰眼神闪烁着,看了一眼司徒平,沉声道:“如今,世人都传说我有特别的方法,能让新晋弟子剑法速成,能点石成金。而且,还把红药师妹当做例子,这事也对也不对……特别的方法,当然是有的,但想要快速进步,也并非每一个人都有这等资格。天赋资质,心性品德,一样都不可少。”

  “那我?”司徒平呼吸急促起来,眼神炙热。

  ………………………………

  感谢干罗佳(2000)百无一用的书虫(500)书友20170727182826070(500)凌虚上人(600)Victorstella等打赏,谢谢支持鼓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c。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c